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我应该怎么做?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看着屏幕上跳跃的她的名字,宋轻笑嘴角抽搐了一下,终于还是认命的拿起手机,接通了电话,率先出声:“欧珊珊我警告你哦,你要是再说两句话就挂电话,信不信我直接把你拉黑,让你去和4谈心去?”

    “哎呀,刚才人家是太激动了嘛,一时没有控制好情绪,你也不要太激动嘛。”电话那头的欧珊珊早就换了一种语气,黏黏歪歪,还透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幸灾乐祸的感觉。

    “你有什么好激动的?”

    “我激动的是,有些人的如意算盘真的是要落空了,”欧珊珊说得含糊其辞,但是看好戏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一想到他现在黑如锅底的脸色,我就忍不住的想笑。要我说嘛,千万不要跟女人玩心眼,不然的话,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闻言,宋轻笑轻轻的皱起了眉,完全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珊珊,你没事吧?为什么你说的什么我都听不明白呢?”

    “听不明白就对了。”

    欧珊珊也没想要告诉她实情,所以一句话就带了过去,“不用在意,我说的是不相干的人,和你没有关系。”

    听她这么说,纵然宋轻笑心中还有疑惑,但是也没有再问了。

    欧珊珊不想说的事情,她自然是不愿意去勉强她的。

    这边两人东拉西扯的,气氛热烈,反观傅槿宴那一边,就完全是两种感觉。

    公司里的人今天说话做事都格外的小心翼翼,如履薄冰,没有其他的原因,主要就是因为ss心情不好,低气压从顶楼直接蔓延下来,经过这么多层楼,气势依旧丝毫不减退,令每个人都是心中都是胆战心惊的,大气都不敢出。

    与底下楼层的员工不同的是,身处总裁办公室这一层的人,全都是面色如常,一副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照常工作,照常处理手头的任务,面不改色心不跳。

    ——不是因为她们的心理素质好,而是因为她们不害怕,毕竟出了什么事,还有人顶在她们的前头。

    没错,就是我们任劳任怨,再苦再难也从来都没有后退过的陈盛陈大特助!

    只要有他在,仇恨就落不到她们身上。

    陈盛就像是一个盾牌,护住了她们的小命。

    只是——

    看着手中的一摞文件,又看了看面前紧闭着的门,陈盛简直都要哭出来了。

    其实他心里也发毛,这个时候的傅槿宴简直就像是一个移动制冷机,稍微挨得近一点儿就会被冻住,然后碎成一地的冰块!

    想到之前看到的那个新闻,陈盛心中叫苦不迭。

    你说好端端的,夫妻之间闹矛盾就闹呗,想打想打,想骂就骂,随便怎么开心怎么痛快就怎么来,但是能不能,能不能不要牵扯到无辜的人啊!

    他们这些员工才是最无辜的,明明什么事情都没有参与,甚至连内情都不知道,却要承受着老大发怒的后果,多冤。

    但是这些话,陈盛也只是敢在心里磨叨磨叨,让他当着傅槿宴的面说,那还不如直接打死他。

    深吸了口气,他终于还是鼓足勇气,伸手在门上敲了敲,听到一声冷漠至极的“进来”之后,才屏住呼吸,缓缓的推开门。

    刚走进去,陈盛就愣住了。

    触目所及之处,满目狼藉,地上全都是散落的文件,还有各种的零碎东西,玻璃的镇纸已经碎成了碎片,散落得到处都是。

    看着眼前的景象,陈盛抬头看了看傅槿宴,只见他盯着电脑,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机械人一样,顿时心里就是一哆嗦。

    完了,ss显然是气的不行,不然的话,怎么会用摔东西这种行为来发泄情绪。

    看来那个有关两人公布关系的新闻,深深的刺激到了他。

    想到这里,陈盛不由得想起自己当初还在窃喜有好戏可以看了,现在看来,恐怖悬疑片要变成惊悚片了,想想就觉得胳膊上的寒毛都要竖起来了。

    “有什么事?”

    傅槿宴冷漠的声音突然响起,打破了他的遐想。

    陈盛连忙摆正姿态,缓步走到他面前,将手中的文件递了过去,“总裁,这是新一期的招标书,请您过目。”

    傅槿宴接过来,随手放在一边,眼睛依旧盯着电脑。

    见状,陈盛想了想,小心翼翼的问道:“总裁,要不要叫人将这里清理一下?”

    “嗯。”简短的一个字的回答。

    闻声,陈盛连忙就要去找保洁人员,但是看到散落一地的文件,他还是蹲下身子,决定先自己整理一下。

    这里面有好多机密文件,不能被外人看到。

    傅槿宴眼睛瞥到他蹲在地上收拾着,突然开口问道:“韩潮发的微博你看到了吗?”

    冷不丁的这么一个严峻的问题丢到了自己的头上,陈盛收拾的手停顿了一下,随即继续手上的动作,低声的回答:“看到了。”

    “有什么想法吗?”

    依旧是没有什么起伏的声音,可是听在陈盛的耳中,却是令他感到欲哭无泪。

    大哥,这是你们夫妻之间的事情,我一个外人,能有什么想法!

    能不能不要这么折磨我,我还是个孩子,我受不起刺激啊!

    心中哭嚎得像是要崩溃了一样,但陈盛的脸上却是一如既往的平静。

    他缓缓站起身来,沉吟片刻,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韩潮这么做的原因,估计是有两种可能,一是他和夫人……宋小姐真的有了感情,恰好又被曝光,所以就顺水推舟了;二是这是他们在演戏,为的也是平息这一次的风波。”

    但愿是第二种吧,那样,总裁就不会这么阴晴不定了,毕竟,移动制冷机吹多了会生病的。

    闻言,傅槿宴低垂着眼眸,久久的都没有说话。

    办公室里面顿时陷入了诡异的宁静之中,陈盛站得笔直,心里却泪如雨下。

    苍天啊,饶了我吧!

    “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

    听到他这个问题,陈盛当时差点儿就给他跪了。

    大哥!你们都已经离、婚、了!就算人家公开是有目的的,但是都跟你没啥关系了吧,你还想怎么做,抢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