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泼脏水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韩潮离开公司,直接开着车去了宋轻笑的家里。

    有了前车之鉴,这一次他十分的小心,上车下车都有注意,确定周围没有可疑的人的时候,才放心大胆地往前走。

    其实他是不在意这些事情的,若是可以的话,他倒希望能够天天被曝光,但是他也知道,宋轻笑很不喜欢这些事情,她最近的心情都已经差到了不行,自己若是再不知死活的“招惹”她,只怕这个“上位”之路就更加遥遥无期了。

    宋轻笑正坐在沙发上发呆,突然听到有敲门声,以为是郑婉儿还没过瘾,又要来说什么,顿时气得眼睛都要红了,“噔噔噔”几步走过去,猛地拉开门,已经准备好了破口大骂,结果再看到门口站着的人的时候,猛然的住了嘴,一口气憋得十分难受。

    她确实是没有想到,门外站着的竟然是韩潮。

    这个时候,宋轻笑不由得庆幸自己刚才忍的及时,不然的话,场面就有些尴尬了。

    “是你来了啊。进来吧。”她说着,转过身子,给他留出了可以进来的位置。

    “嘭”的一声,门被关上,随后耳边响起韩潮不解中带着隐隐笑意的声音:“笑笑,你怎么了,感觉你火气很大,刚才开门的时候,我还以为你要扑上来咬我一口。”

    “我倒是想要咬人,只不过那个人不是你罢了。”宋轻笑嘀咕了一声,并没有让他听见自己说的是什么。

    两人走到客厅坐下。

    “你今天怎么过来了?”

    “有件事情我要告诉你,顺便也是过来看看你。”说着,韩潮将手中的东西递了过去。

    宋轻笑不明所以,接过来看了看,顿时一声“我他妈的……”差点儿就忍不住了。

    捏着文件的手慢慢的用力,平滑的纸张已经起了褶皱,但还是不能熄灭她心中汹涌的愤怒之火,“这些都是谁说的?我要打死他!”

    “郑婉儿。”韩潮毫不犹豫的说出始作俑者。

    听到这个名字,宋轻笑噎了一下,感觉像是吃了一只苍蝇一样,脸色难看得不行,捂着胸口,极力忍住那股想要呕吐的感觉。

    她倒是真的没想到,这件事情竟然是郑婉儿做的。

    突然之间,脑海中灵光一闪,她猛地抬起头看着韩潮,不确定的说出了自己的猜想,“那之前的事情是不是也是……”

    话没说完,她就看到韩潮缓缓点了点头,顿时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像是又吃了一只苍蝇一样。

    这个贱人!

    “她的脑子是不是有毛病?前脚来我这里耀武扬威,像是一只战胜了的母鸡一样,转眼又要去造谣,泼我一身脏水,我是不是偷偷地挖了她们家的祖坟了,所以才被她这么‘用心’的惦记着?“

    闻言,韩潮却是皱起了眉,扑捉到了她话语中的关键词,“你刚才说什么?难道郑婉儿还找到你这里来了?”

    宋轻笑原本是不想告诉别人这件事情的,毕竟说出来有些丢脸,但是刚才已经激动的说出来了,索性也就不再藏着掖着,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嗯,她来找我了,其实走了还没有多久。刚才你敲门,我就以为又是她,所以才那么的生气。”

    “她来找你,是要干什么?”

    其实这个问题问得有些多余,韩潮已经想到了郑婉儿来的目的,无非就是炫耀,嘚瑟,顺便奚落她一下。

    果不其然,宋轻笑耷拉着头,磨着牙,没好气的说道:“她来我这里还能干什么,不过就是想要炫耀一番她和傅槿宴有多恩爱,而且居然还是打着‘了解傅槿宴’的名头来的,我当时听了真的是……一万句p到了嘴边,硬生生的又给忍了回去啊。”

    韩潮注意到,说到傅槿宴的时候,她的手无意识的握紧了,仿佛是在用力忍耐着什么一样。

    即使已经离婚了,可是内心的感觉还是没有消退是吗?

    一想到宋轻笑还在偷偷地念着傅槿宴,韩潮的心里就嫉妒到不行,不由得泛起了浓浓的苦涩的感觉。

    感觉很不好受,偏偏他还无能为力,不能做什么,所以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面咽,感觉就更加不好受了。

    咬了咬牙,韩潮深吸了口气,语气平淡,透着一丝不易被察觉的颤抖,“没想到郑婉儿居然也是这么一个沉不住气的性子,这样找上门来的举动确实是挺令人不喜的。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已经想办法反击了,不能让她这么嚣张,我们就束手任打任骂,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宋轻笑一听,顿时来了兴趣,眼睛瞪得圆圆的,透出亮亮的好奇的光彩,“你准备怎么做?”

    “我们打算……”韩潮附身在她的耳边悄声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明明屋子里面只有他们两个人,房间的隔音效果也很不错,却还要做出一副说悄悄话的样子,何必呢?

    或许,这种时候,就需要这样的仪式感吧。

    “我去!原来这件事情是真的啊?”宋轻笑听完,顿时就发出了一声惊呼,捂着嘴,眼睛中浸满了惊讶。

    看着韩潮对着自己肯定的点了点头,她感到更加的震惊,突然觉得自己发现了影后的秘密,滋味不是一般的酸爽啊。

    看着她一副像是受了惊的土拨鼠的模样,韩潮也不由得笑了起来,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笑着说道:“好了,回魂了,至于这么惊讶吗?”

    “当然惊讶了,毕竟当初也只是猜测,现在得到了证实,感觉还是挺震撼的。”宋轻笑喃喃的回答着,脸上还有着些许茫然。

    见状,韩潮更是哭笑不得,伸手扯了扯她的脸颊,没怎么用力,但是力度足够她回神儿的了。

    “好了,不用再惊讶了,这种事情其实都已经是娱乐圈里面的常事了,大家心知肚明,只是没有挑明了而已。”

    闻言,宋轻笑心有戚戚然,“确实,这种事情,肯定不止是她一个人,只不过像是她这么讨厌的,非要出来惹事,所以到时候,就算是有什么后果,也是她自己作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