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打回去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郑婉儿没想到,她竟然会对着自己说了这么多,虽然她一开始确实是打着“了解傅槿宴”的旗号来的,但是主要目的并不在此,毕竟她心里也明白,想要从宋轻笑的嘴里套出来东西,哪有那么容易,不过是为了刺激刺激她。

    可是现在她竟然说了这么多,还这么的详细,郑婉儿的直觉告诉她:这一切都是假的!一定是假的,骗人的。

    刚刚还牛气哄哄,谁都不服的样子,怎么突然之间就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一定是有阴谋,说不定就是为了误导自己,让自己在傅槿宴的面前失去所有的好感,以达到她的目的。

    贱人!心肠未免也太坏了!

    轻哼一声,郑婉儿装模作样的看了看时间,懒洋洋的说道:“哎呀,都这个时候了,我该去找槿宴吃午饭了,那么,宋小姐,我就先不打扰你了,你慢慢享用你的午饭吧,拜拜。”

    说完傲娇的一转身,抬脚就离开了这里。

    宋轻笑没想到她说走就走,倒是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片刻之后,随着大门关上发出的声响,唤起了她的注意力。

    自嘲的扯了扯嘴角,宋轻笑看着仅剩自己的屋子,自言自语:“宋轻笑,你又在乱想什么呢?该结束的都已经结束了。”

    低下头看着面前的饭菜,她突然之间没有了任何胃口,皱了皱眉,硬往嘴里塞了几口,终于还是吃不下去,将筷子一扔,转身又回到沙发上去坐着,抱着抱枕,双眼放空的发呆。

    楼下,郑婉儿坐进自己的车里,接过助理递过来的鲜榨的果汁,轻轻地吸了一口,润了润喉咙,脸色变得舒缓了许多。

    “宋轻笑这个贱人,诡计多端,又矫情又小气,真的是够恶心人的。小蕊,通知杂志社,将新闻继续爆,就说宋轻笑之前住院,是因为她怀了韩潮的孩子,然后流掉了!”

    助理小蕊一听,顿时心惊胆寒,“婉儿姐,这样好吗?万一被追究起来……”

    “有我在你怕什么!”郑婉儿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再说了,谁能查得出来,现在所有的人都相信他们两个有一腿,我这也是在帮他们,省得他们犹犹豫豫的,不愿意承认,到时候说不定还要感谢我呢。”

    看着她脸上狰狞的笑容,小蕊什么都不敢说,只好照着她的吩咐办事。

    可惜消息刚刚传到媒体那里,还没来得及被爆出来,就在半路被人拦截了下来。

    看着经纪人手里截下来的消息,韩潮的眼睛眯了起来,透出一种危险的光。

    “咱们猜的果然没错,确实是有人在背后煽风点火,只是你是怎么招惹到郑婉儿的?”

    对于这件事情,经纪人一头雾水。

    毕竟这两个人之间都没有过什么来往,充其量也就是参加活动的时候碰见过几次,但是每次也都是正常的打了招呼,看不出有什么仇怨的样子。

    可是若是没有过节,现在这样……

    “郑婉儿针对的不是我,而是笑笑。”韩潮沉声说道。

    看着那份刚刚被经纪人花了重金截下来的新闻,他的眼底弥漫着墨一般的浪潮,令人不敢与其对视。

    韩潮一眼就看出来,郑婉儿醉翁之意不在酒,看起来像是在打压他,其实归根结底,目标还是宋轻笑,或者说是……傅槿宴。

    或许是她现在成为了傅槿宴的绯闻女友,但是对自己的身份却始终都不安定,尤其是在宋轻笑又回来的时候,更加的不安稳,所以想要先下手为强,利用舆论的力量,将宋轻笑和傅槿宴彻底隔绝开。

    不得不说,女人狠起来,向来都是不计后果的。

    郑婉儿完全不在乎这些新闻爆出来,对别人的影响有多大,她在乎的,只是她想看到的结果,至于其他人,根本不在她的考虑范围内。

    ——简直就是一个疯子!

    “针对的是……”

    经纪人也算是老江湖了,对于很多事情,不用说的那么明显,就能够理解透彻。

    就像此刻,韩潮仅仅是简单的说了这么一句,可是其中的弯弯绕绕,他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不由得十分的气愤以及无奈,“自己想要抓住男人,那就凭本事啊,拉别人下水算什么本事!这个郑婉儿,从一开始我就看不上她,又假又做作,没想到手段还这么的脏,简直是令人作呕!”

    没好气的骂了一顿之后,经纪人看向韩潮:“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韩潮垂着眼眸沉思了片刻,将他手中的那些东西拿了过来,放在手心颠了颠,嗤笑一声:“怎么办……这人都打到面前来了,要是我再没有一点儿反应的话,是不是显得太怂了些,到时候还不一定被别人怎么笑话呢。”

    “你的意思是……”

    看着经纪人的眼睛,韩潮缓缓点了点头,语气说不出的慢条斯理,“她不是喜欢损人利己吗?那我们就让她也尝尝这样的滋味好了,感受一些被广大群众支配的恐惧感。”

    闻言,经纪人了然的点了点头,对着他嘿嘿一笑,表情说不出的幸灾乐祸,“还真是巧,我手里还真的有点儿东西,虽然不能致命吧,但是至少可以恶心她好长一段时间的了。你等着吧,这个郑婉儿居然敢欺负我手下的人,看来真的是活的不耐烦了。”

    “剩下的事情你处理吧,”韩潮站起来,伸展了一下身体,慵懒的说道,“我去看看笑笑,顺便……看看她考虑的怎么样了。”

    他对宋轻笑的心思,没有瞒过经纪人,此时听他这么说,经纪人知道自己劝不住,叹了口气,语气无奈,“我管不住你,但是做什么事情之前,你都要好好的考虑清楚,不要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而做了什么不能承担的事,到时候,你可别来找我哭。”

    “哭?你想得到美!”

    轻嗤一声,韩潮的眼中闪过一抹轻蔑的嫌弃,“想要看到劳资哭?除非是在戏里面。”

    说完轻哼一声,拿着东西转身就走,脚步毫不犹豫。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经纪人无奈的摇了摇头。

    遇上这么一个傲娇的主,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造了什么孽。

    只是希望别再惹出什么乱子来了,还有……希望到时候傅槿宴可不要来找他们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