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一触即发的气氛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是吗?他真的是这么说的啊,那就恭喜你们了,希望你们早日共结连理,我到时候好去婚礼现场祝福你们。”如果你真的能够嫁过去的话!

    郑婉儿一听,顿时一张脸乐得难以形容,明明想要大笑,但是僵硬的脸使得她的笑容根本就无法展开,整张脸感觉就像是被胶水粘住了一样,动也动不得。

    看着她的脸,宋轻笑表情很是纠结。

    就这样的一张脸,傅槿宴到底是怎么看中的?难不成离婚的事情对他造成了刺激,所以他决定破罐破摔,自暴自弃了?

    那对自己还真的是挺狠的啊!

    “不过……”

    眼珠一转,宋轻笑心里生出了一个想法,还是冒着坏水的那一种,“郑小姐日后若是真的嫁给了傅槿宴,生下孩子的话,记得千万不要母乳喂养。”

    “为什么?”

    “因为……”以手掩唇,轻笑了一声,宋轻笑一本正经的回答道,“我担心你若是想要母乳喂养,结果小宝宝吃的时候,吃到的不是香甜的乳汁,而是满嘴的硅胶,那就不太好了。”

    说完,她自己先忍不住,捂着肚子哈哈大笑起来。

    而郑婉儿的脸也在她肆无忌惮的笑声中变得越来越黑,越来越难看。

    她双手紧握成拳,牙齿咬得“咯吱咯吱”的响,像是要扑过去咬断她的脖子一样。

    对此,宋轻笑权当没有看见,捂着肚子笑得越发兴奋。

    就在这时,一阵敲门声响起,打断了她们之间一触即发的气氛。

    宋轻笑扔下一句“失陪”,起身走过去开门。

    门外站的正是她心心念念的外卖小哥,手里提着她心心念念的外卖,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宋小姐,您好,这是您订的餐,希望您用餐愉快。”

    宋轻笑连忙接过来,道了声谢之后,才关上门。

    她前脚走进厨房,后脚郑婉儿就跟了上来,看着她在捣鼓着外卖,嗤笑一声,做作的摇了摇头,叹息着说道:“哎呀,宋小姐,午饭你就吃这个啊,多油腻啊,味道也不好。”

    说着。她又摆出一副感慨的样子,“还是槿宴做的饭菜好吃,上次去他家里的时候,他亲自下厨给我做饭,味道真的是棒极了。明明都是普普通通的家常小炒,但是我吃着味道就是不一样,可能是因为里面掺杂着‘爱’吧。宋小姐,你说是吗?”

    早在她说起傅槿宴为她下厨的时候,宋轻笑的动作就顿住了,低垂着头,看不清她脸上的情绪,但是她捏着袋子的手正在慢慢的用力。

    亲自下厨吗?为另外一个人洗手作羹汤?

    傅槿宴,你曾经说过,除了我,你不会再给别的女人做饭吃,你说过,这是我的专利,现在为什么……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若说之前郑婉儿说的那些都是小打小闹,对她造不成什么伤害的话,那这一次,对她来说,就是狂风暴雨,令她无力招架,眼泪已经围在了眼圈里,要不是她极力忍着,恐怕现在已经流了出来。

    郑婉儿见自己说完,半晌都没有得到回应,看过去的时候,正好看到她手掌用力的样子,扯着嘴角露出一抹无声的冷笑,眼眸中浸满了嘲讽。

    哼!和我斗,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重!

    轻咳一声,郑婉儿装作不经意般的说道:“其实啊,宋小姐,我今天来,还有一个目的。最近几天的新闻我都看到了,有关你和韩潮的事情。说实话,看着你一个女人被骂成那个样子,我也于心不忍,感同身受,要我说,你还不如趁着这次的机会,直接就大大方方的承认了,这样一来,就不会有这么多的烦恼了,那些人也就能消停点儿了,对你对韩潮,都是好事一件。况且你们两个看起来也确实十分般配,简直不能更合适了。”

    “若是看到你有了可以照顾的人,槿宴也会很开心的。毕竟事情也牵扯到他,我看他最近也十分苦恼,却又无从发泄,实在是心疼的不行。”

    闻言,宋轻笑终于抬起头看了看她,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眼眸中的泪水早就已经忍了回去,就像是一个没有生命的木偶一样,看着十分的僵硬,阴森。

    良久之后,才听到她讥笑了一声,语气有些缥缈不定:“是吗?原来你今天来找我,是为了当媒婆的?怎么,觉得我独身一人,对你造成威胁了?不应该吧,刚刚你不是说,傅槿宴对你很好的嘛,既然这样,你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心思差点儿就被拆穿,郑婉儿紧张得汗都要冒出来了,抿了抿唇,装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说道:“瞧你说的,我有什么好担心的,不过是因为心疼槿宴罢了。刚才也说了,槿宴因为你们的事情也受到了牵连,这两天心情很是不好,毕竟这种事情,谁沾上谁都不会高兴的,可我在他的身边的时候还能劝解他一下,等我出去忙的时候,他的心情又会不好了。不过说起来,我倒是真的没想到,槿宴竟然是这样的一个性格的人,看着高冷得不近人情,但是熟识起来之后,他就会展现自己脆弱的一面,看着令人无比心疼啊。”

    听着她话语中的甜蜜的感觉,宋轻笑觉得就像是有一把无形的刀,正在凌迟着她的心,一刀接着一刀,毫不留情。

    原来你已经将你软弱的一面展现给另外的女人了吗?

    原来你真的已经放下过去,想要重新开始了是吗?

    我真的是好傻,到底还在期待着什么呢?这一切的结果不都是我自己想要的吗,现在得到了,我为什么还不开心呢?

    果然人都是贪心的,永远都不知道满足……

    咬紧了牙关,宋轻笑抬头看着笑容充满了挑衅的郑婉儿,轻扯嘴角,露出一抹浅浅的笑容,哑着嗓子说道:“要是觉得心疼,你就好好的陪陪他,他不是很喜欢吃辣的,所以一些川菜什么的,他都不是很喜欢;他的肠胃也不是很好,喝酒就容易犯胃病,很严重,所以若是有避不开的应酬,一定要提醒他带着胃药,以防万一;他不喜欢……”

    宋轻笑洋洋洒洒的说了好多好多,都是这么多年以来,两人相处之中,她总结出来的事情,今天全部都讲给了另外一个女人听。

    没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了,这种事情,早在两人分开的时候,就应该忘记的,现在能够转交给更适合的人,也没什么大不了了。

    只是从此以后,我们就真的是天高路远,再无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