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来者不善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没想到她竟然说出了这样的话,郑婉儿当时就愣住了,看着她脸上明显的不安好意的笑容,心中也十分不得劲儿。

    来之前,她曾经仔细调查过宋轻笑这个人,资料显示,她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在设计方面有些才华,但是其他方面,基本上就是一无是处,性格也软弱无能,出了什么事都是傅槿宴帮她处理,自己根本就没有什么主见。

    这样的一个人,按理说,对自己应该是构不成什么威胁的。

    只是当郑婉儿得知傅槿宴竟然在宋轻笑住院的时候偷偷地去看她,心里就打起了鼓,变得越发的不安,而且她还得知,之前公司里面的淼淼已经被辞退了,就在自己向她打听傅槿宴的行程过后没几天。

    这两件事叠加在一起,郑婉儿原本笃定的心变得越发的不确定起来,时刻都在怀疑傅槿宴是不是对宋轻笑还余情未了。

    若是这样的话,那么自己现在又算是什么呢?

    费尽心思攀上他,最后落了个竹篮打水一场空吗?

    那绝对不可以!

    于是郑婉儿思前想后的研究了好几天之后,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一个能够让傅槿宴彻底死心的办法。

    ——若是宋轻笑和别人真的在一起了呢?

    韩潮去医院探望宋轻笑,并且日夜陪伴的事情,有心人一查就能查出来,根本就不需要多费劲。

    郑婉儿偷偷地联系了狗仔,将这个消息透露了出去,让他们抓紧时机,将这个新闻爆出来,这样的话,事情说不清,再加上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的推波助澜,当他们顶不住压力的时候,就只能去承认。

    这样一来,傅槿宴就会知道,两人之间再无可能,也就不会再心存幻想,而自己也能够更加的踏实一些。

    所以郑婉儿今天登门的目的很明显,就是为了在宋轻笑面前刷一波存在感,让她知、难、而、退!然后转投韩潮的怀抱。

    什么本事都没有的一个女人,竟然占据着傅太太的位置这么久,现在好不容易让了出来,就休想再拿回去。

    这个位置,我郑婉儿坐定了!

    “宋小姐真的是说笑了,这种东西怎么可以随便给别人呢。”郑婉儿轻笑一声,眼里透露出了满满的不屑。

    果然是个低贱的女人,时刻都在打着槿宴财产的主意,想必当初她为了坐上傅太太的位置,一定耗费了不少心思吧?

    现在离婚了,竹篮打水一场空,想必很不甘心吧?

    “别人?郑小姐莫不是还不知道,辰辰是傅槿宴的儿子,唯一的儿子吧?”

    “唯一”两个字被宋轻笑咬得极重,意思表现的很明显。

    闻言,郑婉儿掩唇轻笑,“那也只是暂时的,槿宴现在还年轻,就算是再多十年,还是可以生孩子的,到时候我努努力,多生几个出来,你家的那个,就不是什么唯一了哦。”

    听及她提起生孩子的事情,宋轻笑的脸色就是一变,脑海中有很多不是很美好的记忆正在一点点的浮现,令她痛苦不堪。

    郑婉儿察觉到她脸色的不对,以为自己戳中了她的痛脚,顿时心中窃喜不已,轻咳一声,继续煽风点火,“而且宋小姐有没有想过,槿宴是否真的在意你这个孩子呢?毕竟你们离婚的时候,槿宴都没有想过要和你争孩子的抚养权,而是将孩子直接留给你,这说明什么,我不说,宋小姐自己也能明白的吧?”

    听到她这么说,宋轻笑皱紧了眉头,陷入了沉思。

    这件事情确实是她没有想过的,当时她只想着能够让傅槿宴签下离婚协议书,其余的事情她都没有放在心上,现在想起来,似乎确实是有些不对劲儿。

    按理说,傅孟辰也是他的孩子,是他目前为止唯一的孩子,难道他就一点儿不舍都没有吗?就这么一声不吭的将孩子留给她。

    难道在他的心里,因为自己的缘故,连带着迁怒了傅孟辰,所以才对他不管不顾的?

    若是这样的话,那么傅槿宴……你丫的真是好样的!

    “宋小姐啊,要我说呢,这个人啊,贵在要有自知之明,明白什么是自己想要的,什么是自己能要的,还有什么是自己要的起的,否则的话,很容易打脸的。”郑婉儿一边说一边笑,眉眼间浸满了嘲讽的神情。

    见状,宋轻笑心中气愤不已,冷哼一声,学着她的样子,鼻孔朝天,“是吗?这些我倒是都明白,所以我和傅槿宴离了婚,因为他配不上我,至于你……不知道为什么,捡了我不要的,居然能高兴成这个样子,一个二手货就让你这么的沾沾自喜,我应该说你没见识呢,还是说你太土了?”

    “你——”

    总共说了没两句话,自己已经被怼了不止两次了,这对于向来受人追捧的郑婉儿来说,简直是天大的耻辱,令她难以忍受。

    咬了咬牙,她对上宋轻笑含着嘲讽笑意的眼睛,深吸了几口气,没好气的说道:“是吗?虽然槿宴离过婚,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的魅力,毕竟是舍弃了不合适的,才能找到更合适的。我相信槿宴就是这样的,上次我们约会的时候,他还跟我说,庆幸在这个时候遇上了我,还不算太晚,否则的话,就是一生的遗憾。”

    闻言,宋轻笑咬紧了唇,瞪着眼睛没有说话。

    郑婉儿的话,她一个字都不信,傅槿宴是什么性格,她比谁都了解,那么闷骚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说得出这么恶心的话来,明显就是她在编瞎话。

    可是——

    万一,是真的呢?

    想到当初两人离婚的时候,那个先挂断的电话,还有后面接连不断的新闻,都是他和郑婉儿的绯闻。

    以前傅槿宴十分不喜欢自己的被别人窥视到,所以基本上都看不到和他有关的这种八卦新闻,可是现在,这种新闻层出不穷,铺天盖地全部都是,所以宋轻笑心里其实也没底。

    但是就算是不确定,她嘴上也不愿意轻易服输。

    这个郑婉儿一看就知道来者不善,所以绝对不能让她看了自己的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