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掰扯不清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咬了咬唇,宋轻笑犹犹豫豫的给不出一个确切的答案,“韩潮,这件事情,你让我再好好想一想,行吗?”

    韩潮也知道,自己贸然提出这样的要求,确实是有些强人所难,便轻轻地“嗯”了一声。

    “好,我给你时间,你好好的考虑,若是你真的不愿意,坦白告诉我,我绝对不会勉强你的,我只希望你能快乐一些,不要因为我而影响了心情。这几天我可能不能过去你那里了,你和辰辰记得好好吃饭,千万不要偷懒,连饭都忘记吃。”

    “嗯,我知道的,你自己多保重吧。”

    挂断电话之后,宋轻笑更加的迷茫,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思前想后,还是给欧珊珊打了求助电话,毕竟她也属于娱乐圈的人,应该有好的建设性的建议吧。

    听完宋轻笑的复述之后,欧珊珊久久的都没有言语。

    因为隔着电话,所以宋轻笑没有看到她脸上宛如吃了苦瓜一样纠结的表情。

    呵呵!居然还可以这样吗?韩潮,我还真的是小瞧你了,你可是很有计谋,很有心机了,连这样的方法都想得出来。

    只是欧珊珊吐槽归吐槽,却也不得不承认,韩潮提出来的这个想法确实是目前能够解决事件的最好的办法了,勇于承认事情,比找理由,找借口去掩盖要更容易被大众接受。

    只不过——

    “笑笑,你要是答应了他,只怕以后你们两个就掰扯不清了。他对你的心思,你应该心知肚明,原来你们之间到底还只是朋友,很多事情都是隔着一层的,可是你要是真的答应当他的女朋友,哪怕是假的,以后也不会再像现在这么容易了。‘近水楼台先得月’啊,简直是天时地利人和都凑齐了。”

    “所以我才找你来帮忙的嘛。”翻了一个白眼儿,宋轻笑的语气十分无奈,“我不知道我到底该不该帮他,不帮吧,心里过不去,毕竟他都为了我做了这么多事情,这是他第一次开口求我帮忙,可是帮吧,我又真的不想担着这样一个女朋友的虚名,想想就觉得浑身不自在。”

    闻言,欧珊珊嗤笑一声,没好气的说道:“不想担这个虚名?那很简单啊,你把这个女朋友的名声直接坐实了不就简单了嘛。”

    “珊珊!”宋轻笑对着手机直接吼了一嗓子,“我是找你出主意,不是听你闲扯淡的。”

    “好好好,出主意,出主意。”

    欧珊珊无奈的撇了撇嘴,语气也是有气无力的,“但是这件事,确实是不好说,我也不好给你下决定,毕竟这是你们的事情,不是所有的事情我都可以插手的。”

    说着说着,欧珊珊猛然想到一个人,兴高采烈的说道:“笑笑,要不然这样,你去找傅槿宴啊,这种事情对他来说,解决起来简直不能再简单了……”

    “欧珊珊,我看你真的是想要找死了!”宋轻笑咬着牙,一字一顿的说,“让我去找他?除非我的脑袋被门夹了!算了,我不想和你说话了,还是让我自己想想吧。”

    说完,她便干脆利索的挂断了电话,继续发愁。

    如此,就这么过了好几天,宋轻笑也没有得出一个好的结果,还在犹豫着要不要答应韩潮的请求。

    不知道是不是上天也看不下去宋轻笑这么犹犹豫豫举棋不定的模样,于是决定给她来一记猛击。

    正巧又是一个周末,距离“曝光”事件已经过去了几天,宋轻笑难得不用出门去工作室。

    这几天因为被媒体无情的轰炸,她连去工作的时候都是提心吊胆,总是感觉有人在背后偷偷的跟踪她,闪光灯的声音“咔嚓咔嚓”响个不停。

    ——不过她猜想的确实也没有错,这几天一直有媒体的狗仔在她的楼下蹲点,希望能够拍到一些更加劲爆的照片,坐实她和韩潮之间的关系。

    可惜宋轻笑早就已经提醒过韩潮,这段时间比较敏感,两个人之间能不来往就不要来往了,省得到时候事情变得更加麻烦。

    韩潮深谙这群媒体人的无良作风,对此也是深恶痛绝,但却也无可奈何,只好忍着心中的思念,同意暂时不来找她。

    只不过他虽然人没有来,但关怀的心意始终都没有停过。

    知道宋轻笑还要去工作室工作,每天一日三餐,韩潮选了最好的米其林餐厅,做好了派人专程送过去,还有饭后水果,以及下午茶等等。

    而且很贴心的是,他不仅给宋轻笑送了,连带着她的两个小助理,也是人人有份,都没有落下。

    用萱萱的话来说,这应该就叫做“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虽然后来这句话被小纯一个嫌弃满满的白眼儿给堵了回去,但是她心里的想法依旧没有变。

    有的时候,趁着宋轻笑在楼上忙着,她们两个没有事做,就凑在一起偷偷地咬耳朵。

    “我纯,你说笑笑姐要是真的和韩潮在一起了,是不是也挺不错的?”萱萱一边吃着切割的精致的水果拼盘,嘴里含糊不清的问着,“看看他对咱们笑笑姐的用心程度,要是换成我,分分钟扑过去抱着他的大腿,他说什么我都同意。”

    闻言,小纯表情十分的无奈,忍着嫌弃说道:“你就被这些小恩小惠就收买了?笑笑姐要是知道了,非得把你的奖金都扣光了不可啊。”

    “这哪里是什么小恩小惠,这是用心的表现啊。”说着,萱萱拿着叉子又叉了一块红红的火龙水塞到了嘴里,填得满满当当的,腮帮子都鼓成了一个球。

    见她这副模样,小纯都懒得吐槽了,捧着水杯靠在靠垫上,语气清淡的说:“萱萱,我知道,你因为笑笑姐流产的事情,所以对傅总有怨言,毕竟当初你可是盼着他们两个能复合的。只是这件事情的真相究竟如何,我们也不知道,所以啊,这些事情,我们就不要瞎掺和了,笑笑姐喜欢谁,她就会和谁在一起,我们不能用我们的想法去左右她的决定——况且笑笑姐也不是咱们随便就能左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