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求你千万不要和我断绝关系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我们韩潮虽然是公众人物,难道就不能有喜欢的人了吗?不管恋情是不是真的,至少现在宋轻笑是单身,已经离婚了,既然如此,那他们为什么不能在一起?上面那些人说的那么火,带节奏带得这么明显,莫不是哪家来故意黑我们韩潮的吧?告诉你们,我们不怕!”

    “就是就是,明知道宋轻笑刚刚病愈出院,就算仅仅是朋友,彼此之间照顾一下,也是情有可原的啊,况且那些说同居的,能不能瞪大了你们的24k钛合金狗眼看清楚,你们要是同居,会特意开着车跑到城东去买早饭,然后再送到城西去吗?编瞎话也不知道走走心,一个小报纸,怪不得上不了台面,品行太垃圾了!”

    “韩潮,挺住!我们一直在你背后支持着你!不要怂,咱们正面刚,一定能战胜他们!”

    看着粉丝们还在努力的和那些人辩解,掐架,韩潮的心里颇不是滋味。

    她们不过是因为喜欢自己,却要因为自己,被这么多人骂,都是十几岁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在家里也都是爹疼娘宠的小公主,怎么到了自己这么,就要受到这样的委屈呢?

    韩潮握着手机的手微微的在颤抖着,愤怒的情绪在心中渐渐地堆积,感觉马上就要到了临破点了。

    这时,一只手轻轻地搭在了他的手上,细白柔软,泛着温柔的光,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韩潮顺着手臂看过去,就看到宋轻笑抿着唇,神情惆怅的模样。

    “笑笑,对不起,我又……又将你扯了进来。”

    宋轻笑对着他轻轻地摇了摇头,眼睛盯着他的手机,语气有些轻,“韩潮,这件事情我觉得还是有些古怪。你来医院的时候,每次都是很谨慎的,从来没有直接将脸露出来,除了接我出院的那一天。这样的话,怎么会无端端的就被狗仔盯上了呢?而且刚才的这件事也是一样,你来我这里的事情,怎么就这么凑巧的又被人拍到了,我总觉得,是有人早就察觉到了你的想法,所以故意设的圈套等着你来钻。”

    闻言,韩潮像是被当头一棒,混沌的头脑渐渐的有了一丝清明。

    宋轻笑的话说得很有道理,自己一直以来都十分低调,最近几乎都要属于销声匿迹的状态了,怎么突然就被狗仔盯上呢?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捣鬼,知道了他和宋轻笑的关系,故意透露给狗仔,想要借此给他们制造麻烦。

    眼下看这情况,他们的目的,显然已经达到了。

    长叹了口气,韩潮调出微信,给他的经纪人发了条消息,让他查一查,新闻发出的那家杂志社,是怎么知道他去医院的。

    收起手机,他望着宋轻笑,表情越发的愧疚不安,“笑笑,无论如何,这次依旧是我的错,毕竟我若是再谨慎些,也不会被人拍到这些照片,我知道你现在十分的生气,你打我也好,骂我也好,但是我只求你,千万不要赶我走,不要和我断绝关系,拜托你了。”

    听着他近乎哀求的语气,宋轻笑心里也十分的别扭。

    这才短短的一上午,感觉就像是世界要灭亡了一样,各种状况层出不穷,没完没了,简直连让她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

    原本韩潮还想着将新闻压下去,可是现在又闹了这一出,想要再粉饰太平,似乎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你放心,这件事情也不能全怪你,我也有责任,若是我没有那么依赖你,当初和你说明白之后,就断了联系,或许现在就不会有这么多烦恼了,是我的错,我还是太优柔寡断了。”

    闻言,韩潮整个人都懵了,手机都没有握住,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但是此时他也顾不上手机了,一把握住宋轻笑的肩膀,声音紧张得都在发颤,“笑笑,笑笑,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以为的意思。”

    宋轻笑推开他的手,转身慢慢走到客厅,坐在沙发上,脸上没有什么表情,“韩潮,你不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很奇怪吗?我和你论起来,真的只是朋友而已,可是却又显得太过亲密了,导致这一连串的事情发生,弄得我真的是已经心神俱疲了。韩潮,我现在独自一个人带着辰辰,真的很累,所以我不想掺和到任何莫名其妙的事情当中去,那些东西,除了给我造成影响之外,其余的什么也做不到,我真的没有精力像网上那群人一样去争辩什么,可是平白被骂,我真的咽不下这口气。”

    韩潮听着她有气无力的话,心中十分的不是滋味,越发的自责,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这次的事情爆出来的真的是太突然了,让他完全没有招架的余地,事到临头了,只能手忙脚乱,却是说多错多,各种无奈,难以解释。

    “笑笑,我知道这件事情你很生气,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你消气,但是你相信我,我一定会用尽我的力量,将这件事解决掉的,不会让你再承受这些不属于你的遭遇。”

    说完,他深深地看了一眼宋轻笑,转身离开。

    看着门打开又被关上,宋轻笑双手捂住脸,心情愁闷,不知道该如何宣泄。

    也不知道这件事情,家里人知道多少了,还有傅槿宴,不知道他……

    想到傅槿宴,宋轻笑的心里更加惴惴不安,总有一种自己出轨被抓了的感觉。

    这种念头刚一生出来,就被她用力的按了回去。

    “宋轻笑,你的脑子被驴踢了不成!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傅槿宴都已经有了新欢,早就忘记你了,你居然还会有这样的想法,真的是脑子有坑!你和他之间没有关系了,没有关系了!”

    无奈于刚才自己竟然会有这样的想法,宋轻笑双手捂着脸,情不自禁的嘲笑起自己来,笑着笑着,声音变得有些哽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