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梦想的那个吻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对着显示“通话已结束”的手机微微发愣。

    什么鬼?

    刚刚不是要说新闻的事情吗,怎么突然之间就转到了吃饭的事情上了?

    这个时候是关注吃饭的时候吗?大哥你到底能不能长长心?

    郁闷的将手机丢到一旁,宋轻笑双手捂住脸,仰面躺在床上,整个人无比的惆怅。

    这一天天的,都是什么事啊!

    就不能消停点儿,让人过过安生的日子吗?

    躺了就没一会儿之后,宋轻笑就听到了一阵敲门的声音,翻了个白眼儿之后,终于还是认命的走出房间。

    一打开门,韩潮正站在门口,手上提着热气腾腾的早餐,看见她,笑得有些讨好。

    “先进来吧,你自己找地方做,我还没有洗漱,回房间去刷个牙。”

    说完,宋轻笑转身就回了房间。

    韩潮也注意到,她身上穿的还是睡衣,不过是最最普通的款式,捂得严严实实的,看着倒是比一般的衣服还要保守,她的头发也十分凌乱,纠缠在一起,像是一个飘逸般的鸡窝一样。

    韩潮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动自发的进到厨房,将买的早餐放进盘子里,然后端放在餐桌上。

    想了想之后,他抬脚去了傅孟辰的房间。

    一推开门,看到在床上睡得四仰八叉的小小身躯的时候,韩潮“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

    果然还是小孩子,睡觉都这么的不老实,幸好这个床够大,不然的话,这一晚上还不知道要多少次掉在地上呢。

    不过——

    都说男孩子比较随母亲,傅孟辰睡觉都这么的活泼,那他妈……会不会也像他一样?

    韩潮情不自禁的在脑海中勾勒了一下这个画面,脸上的笑意更加深刻了。

    感觉十分的可爱啊!

    “辰辰,辰辰,该起床了,时间不早了哟,太阳都要晒到小屁屁了……”

    宋轻笑迅速洗漱一番之后,又换了一身衣服,才重新从房间里面走出来,环视了一圈,却没有看到韩潮的身影,不由得面露疑惑。

    直到她听到一阵窃窃交谈的声音,顺着声音发出来的方向看过去,正好看到韩潮抱着傅孟辰从他的房间走出来。

    傅孟辰显然还没有睡够,虽然已经洗漱,还换下了睡衣,但小脑袋还是一点一点的,趴在他的肩上,睡眼朦胧。

    看着自家儿子这么可爱的模样,宋轻笑的心早就软成了一汪春水,因为新闻的事情而生出来的烦闷也消散了许多。

    “辰辰,别迷糊了,吃早饭了哟。”

    将傅孟辰放在座椅上,宋轻笑扶住他的肩膀,声音轻柔得像是在唱儿歌一样,“辰辰以前不是都催促妈妈起床的吗?今天怎么起不来了呢?”

    “我……”

    傅孟辰晃了晃小脑袋,眨着眼睛,有些茫然的低声呢喃,“我有些不习惯,昨天很晚了才睡着……麻麻,辰辰明天一定会早早的起床的。”

    看着他一脸认真的模样,宋轻笑不忍心再逗他,捧着他的小脸轻轻地揉了揉,笑得眉眼弯弯,“没关系的,辰辰现在想睡到几点都可以,赖床也没有关系,但是等到过几天回学校的时候,就不可以这样了哦,知道了吗?”

    “辰辰知道了。”此时的傅孟辰也渐渐的清醒过来,用力点点头,小脸上的表情要多认真有多认真。

    见状,宋轻笑微微一笑,俯身在他额上落下轻轻一吻,“好了,那我们吃饭吧。早饭是韩潮叔叔带来的,记得和他说谢谢哦。”

    “谢谢韩潮叔叔给我们带来食物。”傅孟辰一板一眼的道谢,“还有谢谢韩潮叔叔叫我起床。”

    闻言,韩潮哭笑不得,虽然如此,但还要摆出一本正经的模样对他点了点头,“客气了,这都是叔叔应该做的。快吃吧,不然凉了味道就不好了。”

    看着面前的母子两人如出一辙的吃饭的模样,韩潮心里涌起了些许悸动。

    刚才宋轻笑亲吻傅孟辰的时候,他在一旁看得,心中竟然有了嫉妒的感觉。

    那个吻,若是能够给他的话,他一定会激动得原地蹦起来,然后空中转体三百六十度,再来个反转体七百二十度,凌空劈叉,外加托马斯回旋,完美收场……

    那可是宋轻笑的吻啊,想想就令人激动得不行了好吗?

    可惜,终究只是梦想,只能自己偷着想一想,实现的可能性……微乎及微。

    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有些自嘲的笑容,韩潮沉默的看着他们吃着早餐,餐桌上十分的安静,只能偶尔听到碗筷碰触的声音,清脆悦耳。

    吃过早饭之后,韩潮又主动揽过了刷碗的“重任”。

    宋轻笑难得的没有拒绝,任由他系着自己新买的卡通围裙,站在水池边,怎么看怎么违和。

    “新闻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

    韩潮刚刚给抹布打上洗涤灵,冷不丁被她问到这个问题,心一慌,差点儿将手里的碗给丢出去。

    好不容易抓稳了碗,他抬头看了看宋轻笑,只见她一脸的漠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又愧疚的低下了头,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但是若是仔细看,可以发现他擦抹的力气变大了许多,仿佛是为了掩饰心中的慌乱。

    “我……我的经纪人已经在想办法将新闻先压下去,但是你也知道,这个新闻被爆出来,热度太大,想要彻底压下去,可能会很有难度。但是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尽办法的,不会再让你挨骂的。”

    “韩潮,昨天你告诉我,就算有狗仔拍到了照片,也没有什么事,结果这才过了一个晚上,事情就发酵成了这个样子,”宋轻笑依着门框,声音冷淡得听不出什么情绪来,“你当明星都已经当了这么久了,这种事情难道你都没有一点点儿的防备吗?居然连被人跟踪到了医院都不知道。”

    宋轻笑知道,自己现在有些无理取闹,是在迁怒他,这件事情,他也是无法控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