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右腿留给我,直接打折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闻言,傅槿宴缓缓的点了点头,声音有些哑,透着浓浓的坚定的感觉,“你说的我都明白,我也在努力着,谢谢你。”

    “客气什么,平心而论,我还是当你是一家人。”

    韩风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心中默默地给韩潮点了一根蜡。

    弟弟啊,不是哥哥不支持你,只是这个场面,我真心的觉得你不适合,所以你还是收了心,放弃吧,跟傅槿宴抢人,你真的还不够格。

    “对了,你们今天怎么会来医院的,也是来看笑笑的吗?”

    “不是,我们都不知道她生病的事情,还是她给蓝蓝发的消息,让我们来‘江湖救急’,我们才知道的。”

    提起此事,韩风的脸上就是止不住的笑,幸福的感觉倾流而出,“其实我们今天来是来做检查的,蓝蓝怀孕了。”

    听闻宋清蓝竟然又怀孕了,傅槿宴感到很是惊讶,“竟然怀孕了?那可真是要恭喜你了,马上就要当爸爸了。”

    “是啊,上一个孩子没有缘分,幸好又来了一个,有了这个,蓝蓝多多少少会有些心理安慰,应该就不会再那么自责了。”韩风的脸上虽然是笑着的,但是眼眸中还隐藏着苦涩,“虽然她拼命地隐藏着,但是我能感觉得到,她始终都放不下那件事情,当时孩子没了,对她的影响真的是太大了。”

    傅槿宴听了,心中顿时苦涩得像是吃了一箩筐的苦瓜,难受得苦不堪言。

    这种感觉,他也曾经体会过,有多难受,他也是知道的,现在提起孩子,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韩风察觉到他的神情有些不对劲儿,眼眸中闪过一抹深思,“你怎么了,没事吧?我看你的脸色不是很好。”

    “我没事,就是想起过去的一些事情,心情有些不好。”

    摆了摆手,傅槿宴的语气越发的失落,整个人再也没有当初意气风发的感觉,有一种老态龙钟的错觉。

    见状,韩风心中的疑惑更加的深,但还是没有弄明白他为什么惆怅。

    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秘密,不是每一个秘密都可以公之于众的。

    “那就好,若是遇到什么困难,千万不要客气,万事不要自己扛着,总会有峰回路转的时候的。”

    “我知道,不过还是很谢谢你。”傅槿宴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有些抱歉的说道,“我公司还有事情,就先离开了。嗯……我来的事情,希望你不要告诉笑笑,我不想影响了她的心情。”

    韩风轻轻地“嗯”了一声,“我明白,你放心好了,这件事情我不会告诉轻笑的。你路上小心吧。”

    傅槿宴对着他微微颔首,转身离开。

    经过宋轻笑的病房的时候,听到里面的声音还是很欢快,他也不自觉的弯了嘴角。

    真是一个小傻子,什么事情高兴得能乐这么久?

    可是——

    你现在这么开心,我却是开心不起来。

    笑笑,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

    清晓园里没有了你的身影,我几乎都不敢回去,里面充满了你的回忆,我总是觉得你就在我的眼前,我的身边,或者是躺在我的怀里,正对着我笑,可是当我再看过去的时候,只剩下一片虚空,空空荡荡,什么都不剩了。

    你不在我身边,一切都是我的幻觉。

    咬紧了牙关,傅槿宴终究还是忍着心中的思念,转身离开。

    他没有发现,在某个角落,有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躲在角落里,拿着电话正在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郑姐,我看到傅总了……对,在医院里面,他在一个病房前面站了好久,刚刚才走……没有,他没有进去……好的,我会去查清楚病房里面住的是谁……好的,您放心好了,我办事不会出问题的。”

    韩风送走傅槿宴,也转身回了病房里面。

    一打开门,就听到宋轻笑中气十足的吼叫声,“欧珊珊!你确定你是来照顾我的,而不是来故意气我的吗?我知道你一直嫉妒我的美貌,但是你也不能因此就不顾及我们的姐妹情谊啊,你看,你就算变成个二傻子,我都没有放弃过你啊!”

    欧珊珊:“……蓝蓝姐,我提议让她再在医院多住一段时间吧,不然就这么疯疯癫癫的样子,出去了用不了多久就会被精神病院的给抓走。”

    宋清蓝沉吟片刻,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同意了:“说得有道理,我们宋家的脸,可不能让她一个人给丢干净了。那左腿给你,右腿留给我,直接打折!”

    闻言,韩风着实惊讶了一番,哭笑不得,“你们这是要干什么,怎么都开始这么暴力了?”

    宋清蓝扭过头,看见自家老公进来了,连忙招呼他,“老公,快过来,今天我们就要替天行道,收拾了这个小妖精,你都不知道,她说话有多气人。”

    “那是你们两个没理,说不过我,现在就要肆意打击报复,简直是没有天理啊!”宋轻笑趴在床上又哭又闹,哭天喊地的,装的很像那种泼妇的样子。

    见状,韩风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笑着摇了摇头,“不行,你们女人之间的战争我还是不要掺和的好,弄不好就是杀身之祸啊。”

    “姐夫,明智!”宋轻笑对着他竖了竖大拇指,扭头看着宋清蓝,下巴一样,轻哼一声,“看看你人,多么的机智,多么的聪明,再看看你,这么冲动,真是不应该,你要记住,你可是个孕妇,要给肚子里的宝宝做榜样。”

    看着她那么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宋清蓝感到又好气又好笑,轻哼一声,懒得搭理她,直接站起来说道:“老公,我们回家吧,我有些累了,要是再在这里待下去,我恐怕就要被她气死了。”

    闻言,韩风忍着笑,搂着她的腰,对着她们微笑示意:“那我们就先走了,轻笑,你好好调养身体,有空了就去家里玩,你姐姐一直念着你呢。”

    “谁想着她啊,我巴不得一辈子都看不到她。”宋清蓝梗着脖子嘴硬道。

    韩风了解自家媳妇儿的性格,对此也没有说什么,笑了笑,搂着她离开了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