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不和你们这群愚蠢的人类交流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听到她这么说,欧珊珊终于绷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看着宋轻笑这货,表情又无奈又想笑,“不管到了什么时候,你这个嘴皮子都是不饶人。”

    一旁旁听的宋清蓝也是笑得捂住了肚子,“可不是,笑笑的这张嘴,平时还好,一来劲儿了,那就完了,根本就拦不住了。‘叭叭叭’的贼能说。”

    “你们这是嫉妒我口才好,羡慕嫉妒恨,我都懂,不和你们这群愚蠢的人类交流。”说完,宋轻笑轻哼一声,拿着勺子喝着粥,吃得风起云涌的。

    “对对对,你不仅口才好,你心里素质也好,俗称‘厚脸皮’。”来自好闺蜜一号的当胸一刀,插得又快又狠。

    可惜宋轻笑已经沉迷在海鲜粥的美味之中,无暇顾及周围的事物,对于她们的调侃也是充耳不闻。

    拜托,吃饭皇帝大诶,哪还有闲工夫陪着你们闲唠嗑。

    呼哧呼哧的将一大碗粥吃得一滴不剩,要不是欧珊珊眼疾手快,将碗夺了过来,说不定她还要捧着碗舔一圈——也是没谁了!

    “笑笑,虽然我知道你一直走的都是内在美的路线,但是这个外在形象也要多多的注意一下,毕竟外人看到了,不明白真相,还以为你是从贫民窟里面刚跑出来的呢。”

    “可是这个粥真的很好吃嘛。”宋轻笑瘪着嘴,感觉自己委屈极了。

    也难怪,这家店的粥是一绝,平时想要买到十分不容易,有时候排了很长的队,等了很久,结果却被告知已经卖完了。

    宋轻笑很喜欢她家的食物,不仅仅是粥,还有各种小吃,但是因为太懒了,不愿意去排那么久的队,所以眼馋了很久,都没有买到。

    今天这么幸运的就吃到了,她自然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

    情难自禁,应该是可以理解的哈!

    眼看着夺碗无望,宋轻笑吧唧吧唧嘴,只好无奈的放弃了,环视一周,突然想起来,看向宋清蓝问道:“姐,姐夫出去送妈,怎么这么久还没回来?该不会是路上被哪个狂热的崇拜者掳走了吧?”

    话音未落,一个爆栗就已经毫不留情的敲到了她的头上,疼得她捂着头大叫了一声,眼泪围眼圈,模样别提多委屈了。

    “姐,你是要谋杀你可爱善良温柔美丽又大方的妹妹吗?”

    没想到宋清蓝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瞪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没错,我就是要打你这个厚颜无耻之徒,省得你再跟我扯那些没用的,浪费时间。”

    闻言,宋轻笑瘪了瘪嘴,委屈得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人家也是合理推测嘛。”

    “合理推测个大头鬼!”宋清蓝冷哼一声,“韩风直接送苏姨去了机场,所以时间要久一些,明白了吗?”

    “明白了,明白了,原来是这样啊,你早说不就好了嘛。”

    顺利甩锅。

    宋清蓝:“……”

    苍天啊!我到底是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会遇上这么一个二货?

    丫的以前不是挺正常的吗?为什么今天的画风这么的奇怪,就像是脑子进了水,还掺了面粉的感觉一样啊!

    太可怕了。

    病房里面一阵欢声笑语,房间不是很隔音,所以在走廊上也能隐约听到一些。

    里面的人并不知道,在她们聊得火热的时候,外面还站着一个人,正目光灼灼的看着紧闭的病房,多少次想要推开门,但始终都没有勇气。

    明明里面都是他熟识的人,其中还有他此生的挚爱,可是他依旧是没有勇气。

    或者说,现在的他,没有什么资格吧。

    苦笑一声,男人扭头刚要走,就听到前方传来一个有些不确定的声音:“傅槿宴?”

    被“点名”的傅槿宴定睛一看,正是去送苏梅刚刚回来的韩风,便对着他轻轻地点了点头,权当打过了招呼。

    韩风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他身后的病房,轻皱了皱眉,提出邀请,“要不我们去旁边聊聊?”

    傅槿宴想了想,没有拒绝,跟着他走到了安全通道的地方。

    两个同样意气风发的男人站在楼道中,倒也有着别样的感觉。

    “既然来了,怎么不进去?”

    “进去?”苦笑着摇了摇头,傅槿宴的语气有些低落,“笑笑肯定是不愿意见到我的,我进去了,恐怕又要影响到她的心情,就这样就挺好的,知道她的身体没什么问题,我就放心了。”

    短暂的沉默。

    轻咳一声,韩风还是没有忍住,问道:“你和轻笑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吗?你们离婚的消息也实在是有些太突然了,我们完全都没有准备,现在轻笑又不愿意说,只说和你没有感情了,这怎么可能呢,你们两个的感情有多好,是个人都能看出来的。”

    闻言,傅槿宴唇紧紧的抿成了一条线,下颌紧紧地绷着,心情复杂的难以言说。

    “我和笑笑之间……确实是出了一些事情,但是她不愿意说,我也不能说,毕竟这件事情确实是伤了她的心,我无法否认。”

    听到他这么说,韩风长叹了一口气,表情有些无奈,“既然你们都不愿意说,我也不能勉强你,只是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做任何事之前,最好都要权衡利弊,不要任凭着自己的心情来,当时可能是痛快了,但是事后,指不定就要后悔,所以,万事都要慎重。”

    “我明白。”点了点头,傅槿宴心中却是十分的茫然。

    他明白什么?

    他若是真的明白,当初就不会一怒之下,签了那份离婚协议,这是他此生最后悔的事情。

    现在事情走到了这一步,他每天听着手下的人向他报备,韩潮和宋轻笑有多么的亲密,每天风雨无阻的来陪着她,照顾她,雷打不动,而自己,却只能偷偷地给她送上一束花,连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敢说,生怕引起她的厌烦,连这个权利都要被剥夺。

    他什么时候这么窝囊过!

    “傅槿宴,说句实在的,我和蓝蓝对于你们离婚的事情,一直都不看好,但是终究我们还是局外人,这是你和轻笑两人之间的事情,我们没有权利插手,能帮着劝上几句话就已经很不容易了,所以若是你的心中还有不舍,那就想想办法,和她重归于好吧,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两个人能够在一起,是多么大的一种缘分,希望你们不要因为一些事情想不开,就此错过,那将是此生最大的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