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为了吃的,居然要这么骗我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说着,看着宋清蓝一脸嘲讽的表情,宋轻笑眼珠一转,心中起了坏心思,故意凑到她的耳边,看似在说悄悄话,其实声音根本就没有压低,“而且啊,姐,这对你来说,也是一个好机会啊。”

    “什么好机会?”宋清蓝不明白话题怎么会突然扯到自己的身上,瞪着眼睛,一脸茫然的样子。

    等到她看到宋轻笑脸上挂着的不加掩饰的坏笑的时候,就觉得一定不是什么好事,心中警铃大作。

    “这你还不知道是什么大事吗?我和傅槿宴离婚了,你的机会也就来了呀,怎么样,要不要去找他试试,看看自己还有没有机会?”

    果不其然,就知道这丫的嘴里说不出来好话,居然连这种玩笑都敢对着她开了!

    宋清蓝听了,当时就瞪大了眼睛,伸手捏着她的脸,向着两边扯了扯,语气十分的不友好,“宋、轻、笑!我看你丫的是不是在找死?觉得最近天下太平了,自己悠哉的日子过够了,就想来点儿刺激的是不是?还是说我现在对你的态度变好了,温柔了,你就忘记你姐姐我本来是什么样的脾气了?你要是不记得,那我可以帮你好好的回想一下,保证你这一次记忆深刻,刻在骨子里的那种深刻!”

    宋轻笑被她扯着脸,像是一个发面馒头,还是那种被拍平了的馒头,张着嘴,却是连话都说不利索,还感觉自己的口水随时都可能要流出来。

    手忙脚乱的挣扎了一番,最后还是宋清蓝担心她一个没注意,打到自己,这才松开了手,顺便抽出一张湿巾擦了擦手,嫌弃意味十足。

    宋轻笑正揉着“重获新生”的脸,看见她的动作,很是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儿,“你还能把你对我的嫌弃表现得更明显些吗?”

    “当然可以。”

    宋清蓝对她露出一个妩媚动人的笑容,然后在她的注视下,只用食指和大拇指捏着湿巾,撇了撇嘴,将将其丢进了垃圾桶里面。

    宋轻笑:“……”

    很好!

    非常好!

    这波表演我给你满分,不怕你骄傲!

    “你丫的最好给我把刚才的想法打包好了也丢进垃圾桶里,下次再让我听到类似的话,我就和你好好的谈谈心,聊聊人生感悟什么的。哦,对了,聊的时候,一定是你被绑上,而我手里拿着一根皮鞭的时候。”

    闻言,宋轻笑的脑海中不自觉的勾勒出了她口中那个画面:自己可怜兮兮的被绑在一根柱子上,嘴里还塞着一团破布,面前站着穿着一身皮衣的宋清蓝,手里拎着一根皮鞭,时不时地朝着地上抽一下,“啪啪”作响。每抽一下,宋清蓝就横着声音问一句“说不说”!没有得到回答,继续抽,如此往复。

    但是——

    你丫的倒是把我嘴里的破布掏出来啊!你不掏出来,我倒是想要说话呢,我也得能说得出来啊!

    宋轻笑被自己脑补的画面逗得笑得前仰后合,像是个二傻子一样,关键别人还不知道她在笑什么,所以都是一脸懵逼的样子,一头雾水。

    “我说笑笑,你咋了,失心疯了?”宋清蓝小心翼翼的戳了戳她的手臂,轻声问道。

    这个时候都不敢靠她太近了,万一她一个没忍住,扑过来咬自己一口,那该怎么办啊?

    ——宋清蓝应该是以为她得了狂犬病。

    “没有没有,我就是脑补过度,开心一下,你们不用搭理我,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就好了。”嘴上说着没有事,但是宋轻笑裂开嘴笑的样子实在是有些傻,令人不忍直视。

    一旁偷吃的欧珊珊都看不下去了,擦了擦手,将饭菜拿了过去,送到她面前,“笑笑,你还是先吃饭吧,我觉得你应该是太饿了,所以都已经出现幻觉了,精神似乎也不是太好,看着怪可怜的。”

    宋轻笑低头看了看面前的清粥小菜,又扭头看了看沙发旁边的桌子上还没有来得及收拾的残骸——各种海鲜的壳子,不由得怒从中来,眼睛瞪得滚圆,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欧珊珊!你太过分了吧!韩潮给我带的饭,你吃了我不说啥,但是你好歹给我留点儿啊!你丫的都给吃了,就给我剩了这个,你也太狠心了吧。”

    “这个嘛……”

    嘿嘿笑了两声,欧珊珊摸着鼻子,没什么底气的和她解释,“主要是我担心你的身体,毕竟海鲜属于生冷食物,你现在身体不好,不适合吃这些东西,所以还是先吃一些清淡的,等到你身体好了,你想吃什么我都不拦着你,你跳进渤海去捞海鲜都可以。”

    “捞你妹!”宋轻笑瞪着眼睛,悲伤得简直想要放声大哭,“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昨天医生来的时候都跟我说了,我的身体没什么大事了,明后天就可以出院了。你丫的为了吃的,居然还要这么骗我,女人都是大猪蹄子,我再也不想理你了,我们绝交吧,微信互删一下,谢谢。”

    闻言,欧珊珊完全无动于衷,很是干脆的问道:“那这个你到底还吃不吃?我跟你说,这可是海鲜粥,而且我刚才还特意将扒好的海鲜肉放进去不少,你要是不吃,那我就吃了,不吃浪费。”

    “我吃!”听到是海鲜粥,还是填了不少料的那一种,宋轻笑顿时就双眼冒光,哪里还顾得上刚才口口声声要和她绝交的样子,捧着碗,笑得见牙不见眼,“珊珊,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果然没有看错你。”

    “那还要双删吗?”瞥了她一眼,欧珊珊晃了晃已经拿在手里的手机,漫不经心的问道,“我微信可都已经打开了,已经做好了准备了。”

    见状,宋轻笑没有丝毫犹豫的摇了摇头,义正言辞的制止了她,“当然不能删,我们可是一辈子的好朋友啊,怎么能够删除彼此呢,那样的话,我们的友谊怎么办,我们的塑料姐妹情怎么办?毕竟表面的和谐还是要好好维持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