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我拿他当好朋友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一旁的韩风和宋清蓝听说她要走,连忙站了起来要去送她。

    “蓝蓝,你怀着身孕呢,好好休息,别出来了,让小风送送我就好了。”

    闻言,宋清蓝便也只好点了点头,目送着韩风去送苏梅离开。

    转眼间,房间里面只剩下欧珊珊和宋氏两姐妹在场了。

    看着她们两人之间的气氛似乎有些不对,欧珊珊提着韩潮刚刚送来的午饭,走到一边的沙发处坐下,一边拆包装,一边说:“蓝蓝姐,你和笑笑随便聊,当我不存在就好了,我先吃饭,肚子都要饿瘪了。”

    没想到她竟然如此的绝情,宋轻笑瞪大了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别看了,回神了。”宋清蓝没什么好气的声音在耳侧响起,“来吧,你是想要坦白从严,还是抗拒更严啊?”

    “我……”

    面对着面前的两个抉择,宋轻笑眨了眨眼,委屈兮兮的问道:“就没有能够争取宽大处理的机会了吗?”

    “看你表现吧。现在你先回答我的问题:当初你信誓旦旦的告诉我,你和韩潮之间什么关系都没有,你对他也没有任何的感情,和他是没有可能的,所以刚才的情况是怎么回事?而且我记得,你之前躲起来,是不是也是求的韩潮?你们两个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和他真的什么关系都没有,我们就是最普通的朋友,纯洁的友情而已。”

    宋轻笑握紧了双手,语气有些急的解释道,“他是我的好姐妹,在我心里,他就是和珊珊一样的存在,当然了,他比不上珊珊重要。”

    闻言,欧珊珊吃饭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看着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哈哈哈,你拿他当好姐妹,笑笑,我敢保证,韩潮要是听到你这么说,掐死你的心都有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我想和你谈恋爱,你却当我是姐妹’,哈哈哈哈……”

    “闭嘴!吃你的饭,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宋轻笑有些着急的说,“你少吃点儿,给我留点儿啊。”

    “宋轻笑!”宋清蓝硬着声音喊了一嗓子,“你给我端正态度,好好地回答我的问题,不许左顾右盼。”

    “我没有啊……”

    宋轻笑弱弱的反驳了一句,结果被对方的一记眼刀削得屁都不敢放一个了,缩着脖子要多老实就有多老实。

    见状,宋清蓝没好气的哼了一声,“说吧,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你真的想要和韩潮在一起?”

    宋轻笑一听,连忙摇了摇头,小脸上一派坚定,“没有没有,我可没有这个想法,我拿他当好朋友,就一直都是朋友,至于别的感情,以后我不敢保证,但是现在,是绝对一点儿都没有。”

    “既然没有,那你们还这么的亲密?”

    “这也不是我要求的啊。”

    说起这个,宋轻笑就有种想哭的冲动,觉得自己委屈得不得了,“我倒是想要和他划清界限,毕竟他也是一个公众人物,绯闻缠身对他的影响太大了,可是他帮了我这么多忙,我实在是没脸做的太过分,多伤人心啊,所以我现在就是顺其自然,他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但是我不回应,我向来都是直接拒绝。只是希望有一天他能够死心,或者再扯一些,能够打动我,那就再另说了。”

    看着她这么一副赖皮的样子,宋清蓝简直是气不打一处来,伸手戳了戳她的额头,恨铁不成钢的骂道:“你看看你这个没出息的样子,当初为了傅槿宴,在我面前你多能耐啊,简直像是多出十个胆子一样,天不怕地不怕的。现在呢,好日子过够了,你就开始作了是不是?离婚这种事情,你连个屁都不放,自己悄悄地就给办了,你当是过家家呢,这么没轻没重,我都不想说你啥,浪费时间,你就庆幸我现在不好动手,不然的话,今天我就打得你继续在医院里面住着,一辈子都出不去!”

    闻言,宋轻笑连忙往被子里面躲了躲,看着气得火冒三丈的宋清蓝,笑得十分讨好,“那个姐,姐,我真的没有在糊弄,离婚的事情我也是经过了深思熟虑之后,才下的决定,我也不是小孩子了,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的,而且只是离婚而已,又不会缺胳膊少腿的,没事的,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嘛,傅槿宴也是好好的,连新欢都有了,说不定过不了多久,我们就能收到他的结婚请柬了呢。”

    “收到个屁!你就这么没心没肺吧,到时候你要是哭,可不许来找我!”

    哭?

    听到这个字,宋轻笑嘴角轻松的笑意稍微停滞了一下,但也只是短短一瞬,便恢复了一开始的轻松惬意,没有人发现她的不对劲儿。

    若是哭,自己早就已经哭过了。

    可是又能怎么样呢,这短短的一生,谁又能保证会陪着谁一辈子呢,生老病死都是人之常情,更何况是这种简单的分离,不过是一个原本人生旅途中的伴侣,突然告诉她,自己有事,不能再陪着她了,那也没有关系啊,再找一个就好了,找不到,那就自己负重前行。

    没有谁会因为离开了谁就活不下去的。

    所以现在的宋轻笑将事情看得很开,傅槿宴有了新的喜欢的人,那她就衷心的祝福,两人虽然离了婚,但他终究还是傅孟辰的爸爸,以后说不定还是要经常的见面,所以没必要将关系弄得特别僵,以免日后见面尴尬。

    至于她自己心里那些酸楚的感觉,都是可以忽略不计的,毕竟这个结果也是她自己求来的,是她费尽心思,不惜当着傅槿宴的面和韩潮做戏,就是为了骗他,然后离婚,所以就算心里再痛苦,再难过,哪怕心酸痛苦得已经要死了,她都要咬紧了牙关,一句委屈都不说。

    说出来都会被人笑话的。

    “姐,你放心,我当初既然做出这个选择,那我就不会后悔,是福是祸,都是我自己的事情,我也不是小孩子了,有能力承担自己的责任,所以啊,你就不用担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