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这是你的新欢?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苏姨,您不用这么小心翼翼的,”摇了摇头,宋清蓝笑的十分温柔,“我知道上一次的事情给您留下了很深的阴影,但是那个人渣已经不会再在这里出现了,我也会小心谨慎一些,不再像以前那么的冒冒失失的,我会收敛自己的脾气,不再冲动。否则的话,若是让我十个月都在家里呆着,我一定会发疯的。”

    说着,她悄悄地扯了扯韩风的衣角,示意他来“救急”。

    韩风察觉到她的小动作,轻笑一声,将她的手握在手心,看着苏梅,笑着说道:“是啊苏姨,您也是知道蓝蓝的性格的,她本来就不是那么娴静的人,若是让她待在家里哪也不去,她说不定会闲得头上长出蘑菇来。您放心好了,我会好好的照看她的,上下班都由我接送,饭菜我也会找专人准备,等到她月份大一些的时候,我就不会让她去公司了,那个时候再留在家里,应该就会好很多了。”

    看着他们夫妻两个都这么说了,苏梅自然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万般无奈的点了点头,却还不忘提醒宋清蓝,“反正你自己要多注意,否则的话,我就去你家里照顾你,一直到你生下孩子出了月子为止,记住,这不是威胁。”

    “苏姨,您放心好了,不过,到时候我还真的是需要您来帮我,不然的话,我怕我照顾不好孩子。”宋清蓝拉着她的手撒着娇,两个人看起来十分亲密,再也没有了当初那般的隔阂。

    宋轻笑在一旁看着,心中也很高兴,她不会有那种自己的妈妈被人抢走了的感觉,毕竟在她的心里,是真的将宋清蓝当做亲姐姐对待的,所以不会有嫉妒的心情。

    ——况且人家还特意赶过来“拯救”她,这份恩情,无、以、为、报、啊!

    宋清蓝的到来,使得原先的话题早早的画上了句号。

    纵使苏梅心中还有着许多疑问,但是当着韩风的面,却是怎么都不好说出口了,毕竟这件事情还是挺不好的,能不在别人面前提起,就不要提起,多多少少还是要顾及一下宋轻笑的面子的。

    几个人坐在一起,有说有笑的聊着一些趣事,气氛十分和谐。

    不知不觉,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就到了……韩潮来“换班”的时候。

    “笑笑,今天我给你带了你最爱吃的海鲜,不过先说好,只能吃一点,不然你的肠胃好不容易好了,又要犯病了……”

    韩潮推门进来,就忙着低头翻看自己提着的食盒,所以没有注意到病房里面的人有些多。

    直到他听到自家堂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韩风?你怎么在这里?”

    猛然间的抬起头,看着眼前坐着的几个人,饶是见过大风大浪的韩潮也有些承受不住,张了张嘴,才干巴巴的打了声招呼:“伯母,哥,嫂子……你们怎么也在这里?”

    “这个问题是我刚刚问你的。”轻轻地皱了皱眉,韩风看着他轻车熟路的样子,和宋清蓝对视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相似的神情。

    这两个人之间是不是有事?

    宋轻笑也没想到,会遇上这么尴尬的时刻,愣了半晌,反应过来之后,连忙解释道:“那个,韩潮这两天是和珊珊一起照顾我,不然珊珊一个人,扛不住,韩潮有的时候会帮我们带一下饭,大家都是朋友,互相帮助一下也是情有可原的嘛。”

    解释的很是苍白无力,有种欲盖拟彰的感觉。

    感觉周围的人似乎并没有被自己的理由说服,宋轻笑有些欲哭无泪,却不敢再多说什么,以免越描越黑,连忙对着韩潮使了一个眼色,“那个韩潮,谢谢你给我带饭啊,你是不是还有事情要忙?那你就先去忙吧,我这里这么多人呢,完全不用担心。”

    韩潮根本就不想走,眼前的这个状况,像是要见家长的架势,他若是能够留下来,凭借着自己的口才,指不定将苏梅哄得眉开眼笑的,说不定就能认下他这个新女婿了,到时候再去攻擂宋轻笑,就简单多了。

    但是他心里想的挺好,却不敢轻举妄动。

    最近宋轻笑好不容易对他没有那么疏远了,万一自己一个沉不住气,到时候又将她推远了,那该怎么办,哭都没有地方哭去。

    算了算了,忍一忍,事情总会有转机的,这一次错过了,还有下一次嘛。

    “嗯,那我先走了,你一会儿记得吃饭。”

    将手中提着的食盒放在桌子上,韩潮和众人又纷纷的道别之后,转身走了出去。

    当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人走后,病房里面突然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之中,谁都没有说话,表情都是别有深意。

    在这其中,宋轻笑最是不安,总有一种如坐针垫的感觉,感觉屁股下面的床都是带着刺的,坐立不安。

    “笑笑,要不要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苏梅幽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这是你的新欢?”

    闻言,宋轻笑顿时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差点儿从床上蹦起来,膛目结舌,一脸懵逼,“妈!你是准备吓死我吗?什么新欢,你不要乱说。”

    “你不承认没有关系,我心里有数。”

    轻哼一声,苏梅瞥了她一眼,眼神意味深长,“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管了,反正你都已经是孩子的妈了,有些事情不用我交,你自己应该也能处理好。我很高兴看到你这么快就从阴霾中走出来——虽然走的实在是有些太快了,不过相较于槿宴,你腿脚还是慢了些,你们两个的事情,我暂且不管了,随你们瞎折腾去吧,只是,你要是再给我整什么幺蛾子,小心我让你尝尝小时候挨揍的滋味!”

    说着,还威胁十足的朝着她挥了挥手。

    见状,宋轻笑欲哭无泪,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很纠结很无奈的地步。

    看着她一副吃了苦瓜的样子,苏梅轻哼一声,站起身来,俯视着她说道:“行了,看你这个样子似乎也没有什么大问题了,那我就不在这里呆着了,先回去了,有事情记得及时通知我,下次再敢瞒着我,小心我当着所有人的面收拾你,到时候你可别怪我不给你面子。”

    “知道知道啦。”宋轻笑点头如捣蒜,脆弱的小脖子都要不堪重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