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救场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妈,这也不是什么大病,我也是不想你担心,所以才……”

    “什么叫大病?你就算是感冒咳嗽一声,在我这里也算是‘大病’。”苏梅拧着眉,不赞同的说道,“你也是个当母亲的,若是辰辰生病了,哪怕是小毛病,你是不是也会担心的不行?将心比心,你在我这里也是一样的,不能因为你现在大了,就觉得自己无所不能,在妈妈这里,你还是个孩子,生病了就得告诉家里,知道不?”

    “我知道了。”点了点头,宋轻笑眼眶有些发热,声音压得很低,有些哽咽,“我以后会注意的,不会再让您担心了。”

    “那就好。”

    对于她的回答,苏梅很是满意,身体微微向后靠了靠,相比刚才,姿态显得轻松许多,但是……多了一丝兴师问罪的感觉。

    她眼睛瞥了瞥宋轻笑,轻哼一声:“身体没问题了,那我们聊一些别的吧。你现在告诉我,你和槿宴到底是怎么回事?”

    该来的总会来,躲也躲不掉。

    宋轻笑一直都知道这个道理,也做好了准备,只是她没有想到,质问来的如此之快,竟然刚刚才问过她身体,还是心疼的不行的样子,转眼间就是一副拷问的模样。

    女人都是这么的善变吗?

    宋轻笑对着手指想了又想,心中百转千回,想着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妈,我和傅槿宴,就是不喜欢了,觉得不合适了,所以才离婚的,没有什么别的原因。”

    “不喜欢了,不合适了?”

    轻嗤一声,苏梅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头,问道,“笑笑,你告诉我,这是什么?”

    “脑袋啊。”宋轻笑很是老实的回答道。

    苏梅冷笑一声,“这是脑袋,里面装的也不是面粉和水,所以你觉得你刚才说的话,我会相信吗?你不喜欢他了?我要是相信你,除非我是个傻子。”

    闻言,宋轻笑垮下了一张脸,瘪着嘴,悄悄地嘟囔了一句,“你要是个傻子还好了呢,我就不用这么犯愁了。”

    “你嘴里嘀嘀咕咕的说什么呢?”

    苏梅一声冷喝,吓得她头发都要竖起来了,连忙摆了摆手,“没有没有,我啥也没说。”

    心跳如打鼓,三魂七魄基本上都要被吓跑了。

    对于她的回答,苏梅自然是不相信的,知女莫若母,她心里想什么,自己还是有数的,只不过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

    冷哼一声,苏梅越发的没什么好气,“之前刚知道你们离婚的时候,我就想要找你问问怎么回事,结果你倒好,自己跑了,生怕我们找你,没办法,我就去找了槿宴。”

    听到她说自己真的去找了傅槿宴,宋轻笑的心里就是“咯噔”一下,十分的不安。

    “您找他……那他是怎么说的。”

    “他怎么说的你心里没有数吗?”白了她一眼,苏梅语气中充满了无奈,“无论我怎么问,槿宴都只是一个回答,说是你的要求,他也没有办法拒绝,还一直在给我道歉,说是没有照顾好你。笑笑,你们之间到底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难不成,真的是槿宴在外面有了别人了?”

    之前的新闻她也早就看到了,对于那个所谓的傅槿宴的新欢,她还是持有怀疑的态度,但是却又找不到适当的理由去反驳,毕竟这也算是铁铮铮的事实摆在了眼前,令人无法拒绝。

    宋轻笑垂着眼眸,掩住了其中的落寞和难过,声音听起来很是沮丧无力,“我们离婚是既定的事实,我只能告诉您,当初我们离婚的时候,没有谁背叛谁,只是……心里有道坎,我们谁都过不去,所以为了以后不再互相折磨,我才提出了离婚。至于现在他和谁在一起,那是他的自由,毕竟他现在也是单身,有权利去爱别人。”

    看着苏梅明显的并不满意她这个回答,还想要再说些什么的时候,病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两个人携手走了进来。

    “苏姨。”

    看着站在眼前的宋清蓝和韩风,苏梅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喃喃的问道:“你们两个怎么也来了?”

    “是这样的苏姨,今天我陪着蓝蓝来医院检查,刚好得知轻笑生病住院了,就想着做完检查赶紧过来看看她。”韩风笑着解释道。

    闻言,宋轻笑悄悄的抬起眼皮,正好对上宋清蓝看向她似笑非笑的表情,顿时朝着她咧嘴一笑,讨好的意味十足。

    听到他们是来医院检查的,苏梅顿时愣了一下,担心不已,“检查?检查什么?蓝蓝,你身体不好,生病了还是怎么了?”

    “苏姨,我没事的,您不用担心。”摇了摇头,宋清蓝笑得有些羞涩,含羞带怯的看了看韩风,才红着脸解释道,“这两天我胃口有些不好,总是想吐,所以韩风今天就特意陪着我来检查一下,医生说……我怀孕了。已经快要两个月了。”

    一听到她说是怀孕了,屋子里的人都是一副惊喜的模样,看向她的眼神儿都带着喜悦。

    “蓝蓝,你怀孕了,这是好事啊。快别站着了,赶紧过来坐下。”苏梅笑着拉着她的手,让她坐在自己的身边,看着她,笑得眉开眼笑的。

    一旁的宋轻笑也是一脸的祝福和羡慕,只是心中渐渐上涌的苦涩,却是无人知晓。

    姐姐怀孕了,多好的事情啊。

    可是自己呢,自己的孩子,却早早的就已经离开了。

    欧珊珊看着宋轻笑眼底的痛苦,抿了抿唇,心中也是十分的不好受。

    明明知道好友是因为什么才难过,自己却什么都不能说,只是眼睁睁的看着她痛苦难过,陷入悲伤之中走不出来,这种感觉真的是太不好受了。

    傅槿宴!你丫的就是典型的作死!

    活该以后没人要,孤苦一生。

    “蓝蓝啊,这次怀孕了,可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啊,公司的事情暂且就先放下吧,让老宋派人先接手,你好好的在家里修养,等生下孩子之后,若是想要回去公司,你再回去上班,也没问题的,你觉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