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章 你当我是H1N1啊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傅槿宴……

    脑海中突然冒出这个名字,使得宋轻笑微微怔然,神情陷入沉思之中。

    哪怕现在仅仅是提起这个名字,想一下这个人,心就会疼得无法言喻,像是被刀子割一样,难以言喻的疼痛。

    曾经的爱人,现在已经是形同陌路。

    若是在当初,知道自己生病了,只怕他早就心疼的不行,搂着自己亲自喂药喂饭,不吃就一声声的哄,要多温柔有多温柔,要多宠溺有多宠溺。

    可是现在——

    宋轻笑,你后悔吗?

    后悔吗?

    宋轻笑已经无数次想过这个问题,却始终都没有得出一个满意的答案,她也后悔,可是她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她只想要让自己心安,午夜梦回的时候不会再做噩梦,不会再想起那个没有缘分就失去的孩子,对着自己张开双臂,蹒跚着奔过来,嘴里喊着“妈妈,妈妈,你为什么不要我了”这样的场景,只要想起,就会心痛难忍,接近崩溃的边缘。

    所以她一定坚持要离婚,哪怕此后会心痛,会难过,可是她也要坚持如此,这是她的赎罪,没有别的什么可以替代。

    欧珊珊看着她一直盯着天花板发呆的样子,想了想,说道:“对了,笑笑,你也不用太发愁,之前我不是和你说过,实在是应付不来,就把你姐找来,让他们夫妻两个帮你挡挡灾,你还能多活一段时间。”

    宋轻笑听了,仔细思考了一下,缓缓点了点头,慢慢的从床上坐了起来,“你说的也有道理,我得找个帮手,不然就凭我一个人,实在是应付不来。”

    说着,她掏出手机就给宋清蓝打了电话,结果半天都没有人接,又打了几次,结果还是一样。

    “你姐应该是在忙吧,所以手机静音,没有接到你的电话,你给她直接发微信吧,这样她看见了,到时候就直接能过来了。”欧珊珊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宋轻笑点了点头,点开和宋清蓝的聊天框,手指灵活的在上面噼里啪啦的敲打着。

    “姐!十万火急!快来救命!!!我在医院,我妈要来追杀我了!小妹的命能不能保住,就靠姐姐了!求求你,救我一命吧!”

    下面附上了自己现在所在的病房号。

    看着满屏幕的感叹号,欧珊珊摇了摇头,“啧”了一声:“看看这话说的,满屏的求生欲呼之欲出,令人不忍直视。”

    “你还好意思说!”

    收起手机,宋轻笑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哭丧着脸,怨气满满,“要不是你嘴快,我也不至于沦落到这种地步,感觉自己委屈的都要哭了。”

    闻言,欧珊珊实在是要忍不住笑了,捂着嘴轻咳一声,一本正经的说道:“好了好了,节哀顺变……不是,顺其自然,船到桥头自然直嘛,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的。”

    宋轻笑还是一脸的颓然,像是马上就要面临世界末日,而她还没来得及买船票似的——就算来得及,她也没钱买!

    “对了,笑笑,若是苏阿姨问你为什么要离婚的时候,你打算将实情告诉她吗?”

    “不告诉她。”宋轻笑想都没想,丝毫不犹豫的否决了,“这件事情,我和傅槿宴知道就可以了,不想要别人知道,尤其是我妈,她若是知道了,还不一定会闹出什么乱子来,而且事已至此,她就算是知道了又能做什么呢,还不是平添烦恼,所以就更没有必要了。”

    早就知道了真相的欧珊珊挑了挑眉,没有说话,只是表情有些高深莫测。

    苏梅来的很快,应该是刚挂断电话,就直接冲去机场买了机票,一个人飞了过来,直接杀到了病房里。

    看到猛然间已经冲到自己面前的老妈,宋轻笑一口水又差点儿呛到了喉咙里,幸好她有过经验,也提前做好了心理准备,虽然有些艰辛,但还是咬着牙将水给咽了下去,然后对着她,露出一个心虚到极点的笑容和。

    “妈妈妈妈,你来,来了啊。”

    “苏阿姨,您来这边坐。”欧珊珊将座椅摆好,招呼着她过去。

    苏梅对着欧珊珊笑的慈眉善目,坐下之后,眼睛对上宋轻笑,瞬间就变了一个态度,嘴角明显的都可以看出来,已经耷拉下来了,紧抿着唇,脸色也是阴沉不定,眼睛一直上下打量着她,只看得她心里越发的发毛。

    明明房间里面温度适宜,宋轻笑却觉得阵阵阴风袭来,胳膊上的寒毛都要竖起来了。

    “怎么病的?”

    没想到苏梅第一句竟然是关心她的病情,宋轻笑很是受宠若惊,瞬间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顿时就瘫倒在床上,一副病弱到手脚无力的模样,说话也是断断续续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应该是……”

    话还没说完,就听到苏梅冷冷的呵斥了一声,“装什么装,刚才不是还精神头十足呢吗,怎么我一来就变得这么虚弱,你当我是hn啊!”

    “噗嗤”一声,欧珊珊实在是没有忍住,捂着嘴笑了起来。

    宋轻笑也想笑,但是她觉得她现在若是笑了,那以后就连哭的机会都没有了,所以她只好死死的忍住,藏在被子里面的手毫不留情的掐上自己的大腿,疼得她浑身一哆嗦。

    ——完了,没有控制好力度,下手狠了。

    “苏阿姨,医生说,笑笑是劳累过度,再加上之前身体的亏损还没有补回来,所以就病倒了。”欧珊珊终于看不下去她这么怂的样子,挺身而出,帮她回答,“不过您也不用太担心,这几天我都看着笑笑,让她在医院好好地修养着,该吃的药一顿都没落下,医生说了,她的身体恢复得不错,马上就可以出院了,以后应该就不会再有什么问题了。”

    闻言,苏梅这才算是放下心来,点了点头,看着缩在被子里面,像是一只受惊的小仓鼠一样的宋轻笑,长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她还有些苍白的脸,语气充满了无奈,“你说说你,生病了为什么不早点儿告诉我,今天要不是我给你打了电话,你是不是就打算一直瞒着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