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苏阿姨还能揍你不成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哎呀,我也就是随口一说,你那么当真干什么。”抽出湿巾擦了擦手,欧珊珊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封建迷信不可信啊,作为新时代的新新女性,总要相信科学的嘛。”

    “我倒是也想相信科学,可是……”

    话说到一半,宋轻笑咬着下唇,露出些许为难的表情,欲言又止,“你也知道,我可是个小仙女,要是摒弃封建迷信,那我怎么办?”

    “……”深吸了口气,欧珊珊对着她露出一个极其敷衍,极其没有诚意的笑容,磨着牙说道:“凉拌!”

    凑不要脸!

    “珊珊,你这是典型的羡慕嫉妒恨,这种思想真的是要不得啊。”

    叹了口气,宋轻笑一边教诲她,还不忘往嘴里塞苹果,又吃又说,两不耽误。

    欧珊珊实在是懒得搭理她,见状,翻了一个白眼儿,掏出手机继续刷微博。

    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短暂了沉默。

    宋轻笑听到是自己的手机铃声,连忙将吃得只剩下一半的苹果塞到了嘴里,拿过手机一看,顿时眼睛一下子瞪的滚圆,苹果来不及咬碎,被她直接咽了下去,结果成功的卡住了喉咙,发出一阵沉闷的“啊啊”的声音。

    听到声音有些不对劲儿,欧珊珊不经意的抬头一看,就发现自己的好闺蜜正捂着喉咙,憋得满脸通红,挣扎得很是难受。

    见此情景,她当即就反应过来是发生了事情,当机立断上前使劲拍了拍她的后背。

    仅仅一下,命中要害。

    就听到一阵“呕”的声音响起,再然后就是一长串的咳嗽声,接连不断,宋轻笑捂着喉咙,咳得惊天动地,满脸的生无可恋。

    看着她这幅脱力的模样,欧珊珊很是无奈,“你说说你,都多大的人了,吃个苹果还能呛到,也不怕被人笑话。”

    宋轻笑这个时候没有精力理会她的调侃,伸手指了指还在泠泠作响的手机,声音沙哑,分辨起来都有些费劲儿,“你先帮我接个电话。”

    欧珊珊这个时候才注意到她的手机竟然还在响,那过来看了看,挑了挑眉,对着她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清了清嗓子,接通电话放到耳边:“喂,苏阿姨,是我,我是珊珊。”

    声音矫情做作得令宋轻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欧珊珊也注意到了她的表情,斜了她一眼,对着电话说话的声音依旧没有改变,“啊,笑笑这会儿不太方便……也没啥别的事情,就是刚才吃苹果不小心噎到了,刚刚抢救过来,现在正在那里缓着呢。”

    刚说完,她就感觉到宋轻笑丢过来的一个白眼儿,扭头看去,就看到她对着自己龇牙咧嘴:“这种丢脸的事情就不用说出来了吧,我难道不要面子的吗?”

    “没事没事,这是你亲妈,你怕什么。”摆了摆手,欧珊珊一脸的无所谓。

    宋轻笑:“……”

    你丫的当然觉得无所谓,反正丢脸的又不是你。

    唉,也不知道造的是什么孽,居然遇上这么一个坑闺蜜。

    苍天啊,难道我曾经做错了什么吗?所以你派她来折磨我。

    “吃苹果噎到了?”电话那头的苏梅显然也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一个原因,顿时很是无语,沉默了片刻,才又问道,“珊珊啊,你问问笑笑,还记不记得之前说好的周六的时候回家来的事情。我在家里等着她,结果人没回来,电话也没有一个,什么意思?”

    “回家?苏阿姨,笑笑现在回不去家。”欧珊珊连忙和她解释,“笑笑前两天突然发烧,送进了医院,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医生说她的身体太虚弱了,需要好好的养几天。”

    一听到宋轻笑竟然在住院,苏梅当时就急了,“怎么会住院了呢?这个孩子,住院了怎么也不告诉家里一声,真是越来越有主意了……行,珊珊,你告诉笑笑,我现在马上就过去。”

    说完,也不等她有所回答,干脆利索的就把电话给挂了。

    “苏阿姨还是这么的雷厉风行,这么多年都没有变啊。”欧珊珊笑着将手机放下,一抬头,就看到宋轻笑正一脸生无可恋的看着她,眼眸中一片死灰。

    “大小姐,你这是咋了,世界末日还是你破产了,怎么表情这么绝望?”

    宋轻笑看了她一眼,瘪着嘴,语气低落,“我妈是不是说她要过来?”

    “对呀。”点了点头,欧珊珊觉得她这个问题问的有些奇怪,“女儿都已经生病住院了,当妈的难道还不来看看吗?那不得着急心疼啊。你在纠结什么?”

    “我……”

    张了张嘴,宋轻笑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只觉得心中一片荒芜,再也没有了生的希望,“你忘了我妈让我回家,要和我好好地谈谈心,我本来还想着能不能找些事情躲过去,现在好了,我确实是找到事情了,而且也不用回家了,可是我妈要过来了,天啊,想想就觉得好可怕,到时候,我们就要在医院的病房里面展开一场母女间的厮杀了。”

    闻言,欧珊珊满头黑线,嘴角抽抽得像是中了风一样,“用不用这么夸张,苏阿姨什么时候这么暴力了,不至于啊。再说了,你现在可还生着病呢,苏阿姨还能揍你不成?”

    话刚说完,就看到宋轻笑对着她点了点头,语气沉重无比:“会,或者就算她现在不揍我,也会给我攒着,找机会再揍我,而且还是算着利息的那一种。”

    欧珊珊:“……”

    这样的话,那确实是不太好处理了。

    想了又想,欧珊珊觉得自己只能在言语上进行一下安慰,“放宽心,你都这么大了,苏阿姨怎么可能还会打你呢?再说了,她打你,你不会跑吗?又不是傻!”

    “事情没落在你头上,你说话倒是轻松得很。”

    此时的宋轻笑已经觉得人生无望了,仰面躺在病床上,望着天花板,双眼无神。

    怎么办?该怎么办?

    这个时候,自己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若是傅槿宴还在身边该多好,有什么事情他都会护在自己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