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思念过度走火入魔?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自从宋轻笑住院以后,傅槿宴除了天天让人去送花,也派人密切关注着她的一举一动,每天定时向他汇报宋轻笑的康复情况,以及她每天吃的什么,都被人一五一十的报告给了傅槿宴。

    宋轻笑要是知道自己被人全方位无死角一天二十四小时的监控着,估计分分钟原地爆炸的节奏,不得冲上去找傅槿宴拼命才怪。

    还有傅孟辰那边,傅槿宴也派人看着,自从知道他们母子俩从海滨小镇回来了,傅槿宴也偷偷去看过傅孟辰,以解自己的“相思”之情,但他没让傅孟辰知道。

    现在的情况有点复杂,他还没想好要怎么办。

    或许,以宋轻笑现在的情况,把辰辰接到自己身边照看更好一点?

    但是不知道宋轻笑同不同意?

    或者,自己可以再进一步换种方式行动一下?

    傅槿宴坐在自己的“轮椅”上,思考着“人生大事”,摸着下巴,一副深思熟虑的样子,丝毫没注意一旁的陈盛站在一边欲言又止的样子。

    总裁这是在想夫人?怎么自己喊了好几声都没回神?

    莫不是思念过度以至于走火入魔了吧?

    终于,陈盛再度鼓起了勇气,调高了声音,大声喊道:“傅总!”

    “什么事?”傅槿宴淡定自如若的转过头,看着吞吞吐吐的陈盛,顿时没好气的说道:“一个大男人,做什么吞吞吐吐的样子,看起来猥琐!”

    猥猥猥猥琐?

    陈盛的眼睛瞪得像是两个金鱼眼一样,就差没有鼓出来了,委屈巴巴的辩解着,“总裁,我哪有吞吞吐吐的样子啊,而且,怎么能用猥琐这两个字来形容英俊潇洒的我呢。”

    看着傅槿宴越来越不善的眼神,陈盛立马一本正经的汇报道:“是这样的,郑小姐私底下打电话到我们部门,问你今天接下来是否有工作安排,我们没有回答,搪塞了过去。就这个问题想请示你一下。总裁,你看?”

    自从有了淼淼的前车之鉴,其余人再也不敢多嘴的将傅槿宴的行程告诉郑婉儿了,不然下一个被解雇的就是他们了。

    毕竟,为了一个还没有名分的郑婉儿,赔上自己的前途,是很不划算的事。

    有时候,领导的心思一定要揣摩好,说不定他看起来喜欢,其实私底下却并不喜欢呢?毕竟演戏什么的是常事,所以他们还是做事圆滑一点的好。

    闻言,傅槿宴的眉头皱得死紧,他生平最讨厌的就是私底下打听他行程的人了,这样自己总有一种被监视的感觉,而且,为什么不敢直接正大光明的给他打电话?而是要偷偷摸摸的?说明心怀不轨!

    “以后再接到这种电话,你就说我很忙,一点时间都没有。”傅槿宴冷冷的说道。

    对于这个女人,他其实心里十分的厌烦,经常这样做戏,让他越来越烦闷。

    天知道,对于别的女人,他一点兴趣都没有,但他还是要装作有兴趣,并且彬彬有礼的样子,演戏给某人看,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头?

    “额……”对于傅槿宴这直白的话,陈盛也是没谁了,他犹豫了一会,小心翼翼的问道,“那这样郑小姐会不会生气?”

    万一郑婉儿生气了,然后找傅槿宴告状,傅总会不会把他们统统解雇?

    不过,看起来,好像郑婉儿还没这个魅力,除非是他们前总裁夫人。

    “她爱生气让她自己生去,跟你们有什么关系?”傅槿宴似笑非笑的看着陈盛,手指在桌子上有节奏的叩响,调侃道:“还是说,你其实很关心郑婉儿那个女人的情绪,见不得她不高兴?要不我给你们介绍下,你不是没女朋友嘛?说不定还能一举脱单,实现你多年的夙愿。”

    傅槿宴这句话无异于一个晴天霹雳,炸得陈盛眼冒金星头晕脑胀南北不分,他很想两眼一翻双腿一蹬,就此驾鹤西去……那是不可能的。

    “总裁,天地可鉴,我对郑小姐没有一丁点心思,我宁可打光棍,也不愿……哦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没有说郑小姐不好,郑小姐就是那天边的明月,岂是我这等普通人能够得着的。”

    而且,即使能够着,他也不喜欢这种类型的,总感觉有点做作。

    相比之下,他还是更喜欢宋轻笑那种性格的,开朗大方活泼,就像邻家小妹妹那般容易让人亲近。

    “够不着也要努力够着呀,人活着,总要有一点目标不是?”傅槿宴心情颇好的开着玩笑。

    至此,陈盛终于确定了一件事——他们bss大人压根就不喜欢那个什么郑婉儿,以他的性格,但凡有一点喜欢一个人,不会拿她来调侃,也不会是这种无所谓的态度,只有对待自己不喜欢的人,才会这样。

    像傅槿宴对宋轻笑那样,巴不得把她藏起来,自己一个人珍重、宠爱,不让人窥视一点点。

    所以,他们总裁这是在逢场作戏?为了某种目的?

    脑子灵活的陈盛触碰到了事情的真相,但他不敢问,也不敢说,只能把这个想法悄悄的埋在心里。

    不管傅总是不是在做戏,是不是为了某种目的,他的私生活都不是他这个助理可以干涉的。

    不过好像事情越来越有趣了不是,他开始有点期待接下来的事情了呢,毕竟,当一个吃瓜群众是很爽快的事。

    这天,宋轻笑的眼皮总是跳个不停,让她的内心惴惴不安,十分的忐忑。

    “珊珊,右眼皮跳是什么意思?”

    “左眼跳财,右眼跳灾,你说呢?”欧珊珊漫不经心的说道,手里动作麻利的削着苹果,切成小块,又扎上牙签,递到了她的面前。

    宋轻笑接过来,一边吃着,一边皱紧眉头,“难不成这是在预示我最近要有祸事?可是我这段时间都老老实实的呆在医院里,跟外人接触的机会都没有,工作也都按时完成了,客户都挺满意的,还能有什么事情降到我头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