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误入歧途的青春期叛逆少女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那你当时是什么反应?”宋轻笑好奇的问道。

    “开始的时候我还是忍着的,想着她们愿意说就说,我权当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不放在心上就好了,毕竟日子是我们自己过的,关别人什么事。结果那群人见我不怎么搭腔,越说越来劲,竟然直接说让我去医院检查检查,看看是不是身体有什么毛病,说的还特别好听,早发现早治疗,省得到最后不好治。我特么的……”

    闻言,宋轻笑也是一脸的气愤,语气变得十分不好,“这都是什么人,这种话都说得出来,不顾及别人的面子的吗?”

    “她们只管自己说的开心,才不会顾及别人的死活。”

    嗤笑一声,顾晓依一脸的不情愿,咬着牙,愤愤不平,“所以当时我就忍不住了,刚好我还记得说话的那个人,她家的女儿嫁出去三年了,也没有孩子。于是我当时就说了,怎么没去带着她女儿去好好地检查一下,毕竟都三年了,再不去,到时候就真的要晚了。等我说完,那个人的脸色顿时就黑了,指着我的鼻子骂我不识好歹,还说什么我一个没爸没妈的孤儿,愿意娶我,都是他心地善良,我却拿着鸡毛当令箭!你说她这话是不是太过分了!”

    “确实,身为长辈,为老不尊,简直令人恶心!”宋轻笑一脸的厌恶,表情写满了愤懑,“那你听了这话,没有和她当场打起来吗?”

    按照她对顾晓依脾气的了解,她可不是会受这种气的人,一定是当场就要将场子找回来才安心才对。

    “我当然不能平白的被她这么指着鼻子骂,那样的话,以后我还不得被她们踩到脚底下。”

    冷哼一声,顾晓依眼眸一转,笑容狡黠,“但是很不凑巧,她说那句话的时候,我婆婆和我公公刚好过来,听了个一清二楚,我婆婆当即就把我叫过去,搂着我对着那个人说,我和结婚,是因为我们两个互相喜欢,而且他们也很喜欢我,不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我婆婆还说了,下次要是再听到谁说这些难听的话,她就要生气了。”

    宋轻笑听得双眼发光,一脸的羡慕,“哎呀,你婆婆对你很好啊,这么护着你,都不让你受一点儿委屈,多好啊。那你还愁什么呢?”

    “我婆婆是护着我了,但是我心里还是觉得憋气啊。”

    顾晓依噘着嘴,委屈得不行,“但是我又不能找别人发火,看了一圈,就剩下一个了,于是我就把气都撒在了他的身上,直接说我身体有毛病,生不出孩子来,让他别白费心了。他也知道这件事情,当时还哄我,跟我道歉,可他越是这样,我就越是生气,然后就……一直到回来,我还在和他冷战,单方面的冷战。”

    闻言,宋轻笑一脸懵逼,显然是没有反应过来,剧情竟然是这么发展的。

    可怜的,也不知道你是不是上辈子炸了别人的敬老院,所以这辈子才摊上这么一个小妖精。

    两个人对视了许久,谁都没有说话,大眼瞪小眼的,也不知道都在想些什么。

    最后,还是宋轻笑忍不住了,“噗呲”一声,无奈的笑了出来,“你呀你呀,你说让我说你什么好?人家巴巴的哄你,还给你道歉,你倒好,抓住不放了。关键这还不是他的问题。”

    “可那也是他家的亲戚啊,四舍五入就是和他有关系的。”顾晓依说的理直气壮,“父债子偿,这个也是一样的道理。”

    她的话刚说完,头上就被敲了一个爆栗,“成语是这样用的吗?你又来秀你的智商下限了是不是?”

    “哪有!”顾晓依摸着自己被敲的地方,委屈巴巴的看着始作俑者,“笑笑姐,咱们半斤八两好吗?你还好意思打我。”

    宋轻笑看着她那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心里有几分好笑,但还是强装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柳眉倒竖的说道:“还有一句话叫长姐如母呢!我成语学得不好自然有别人收拾我、教育我,但你就不一样了,我不对你负责,你以后可怎么得了哦。毕竟,你叫我一声笑笑姐,我终生都是你姐啊。”

    说着,她还煞有介事的摇了摇头,似乎顾晓依已然是一个误入歧途的青春期叛逆少女了。

    顾晓依:“……”

    生病了都还这么闹腾,简直是日了狗了。

    p,分分钟想暴打病人的节奏有木有?

    在医院打病人会不会被保安拖出去?

    在线问,求解答!

    好不容易将气顺下去了,顾晓依斜着眼睛瞅了得意洋洋的宋轻笑一眼,阴阳怪调的问道:“长姐如母,听你这口气,那是不是我得叫你一声‘妈’呢!”

    宋轻笑立马将头摇得像吃了摇头丸一样,摆摆手,一脸的推辞,“嘿嘿,那怎么好意思呢。”

    我看你好意思得很!

    顾晓依在心里愤愤然的吐槽,随即叹息一声,算了,宋轻笑这丫的就是这德性,自己大度,不跟她一般见识,会拉低智商的。

    她一脸无奈的看着宋轻笑,像个长辈似的叹息道:“你呀你,我走的时候身体还是好好的,怎么就突然生病了呢。”

    “还不是最近工作太拼了,一下子就累倒了,人这一辈子,谁还不生个几次病呢,身体再好的人都不例外。”宋轻笑笑眯眯的安慰她,又开始安利起了自己的理念,“安啦,就是发烧而已啦,说明我身体是正常的,正常细胞在跟病毒细胞打仗,现在它们正处于拉锯战中。偶尔打打仗,正常细胞的单兵作战能力就更强了,整体素质也会更好,不时常拉出来溜溜,再好的机器都会生锈……”

    说着说着,宋轻笑诧异的看着脸憋得都快要抽筋了的顾晓依,无语的问道:“我是在跟你说正经的呢,你笑什么!”

    “实不相瞒,笑笑姐,每次你这么一本正经的给我科普常识,我就想笑。主要是你那个表情和语气有点搞笑。”顾晓依笑得状若癫狂,像被电打了一样,“你的细胞被你描述得像是个人一样,现在正为了你这个终极bss大人的安危苦逼的打仗,你还不给它们送点慰问品过去,犒劳一下三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