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打死这个小妖精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聊着聊着天,宋轻笑想起之前的问题,好奇的扭头看着她,“对了,珊珊,那会儿你走的急,我都没来的及问你,你刚才出去干什么了?看你那个架势,好像是要去寻仇一样。”

    “也差不多是去寻仇去了。”点了点头,欧珊珊随口答了一句,没怎么走心。

    说完之后,感觉有些不太对,抬头正好对上宋轻笑惊讶的表情,不由得一阵哭笑不得。

    完了,忘了这个小傻子脑子不好使,说啥信啥了。

    “我之前听说了一些事情,但不知道真相是什么,所以就去找了当事人,问问清楚。”

    “那你问清楚了吗?”宋轻笑继续当好奇宝宝,毕竟,养病的生活太无聊了,总得需要一点小调剂。

    “不过看你现在这么轻松的模样,应该就是已经问清楚了吧。”

    “也……算是吧。”欧珊珊不太确定的点了点头,也不知道这件事情算不算解决清楚了,“事情还没完,但是我心中的疑惑已经都解开了,所以这件事情暂时告一段落。”

    后续发展听天由命吧!她插手只怕会越来越乱,毕竟,宋轻笑这个小傻子绝对还是喜欢傅槿宴的,她能怎么办?

    闻言,宋轻笑“哦”了一声,低着头戳了戳手指,还是没有忍住心中的好奇,问道:“所以,珊珊。你心里的那件事到底是什么呀,能不能告诉我呀?”

    “想知道?”对上她笑嘻嘻的眼眸,欧珊珊起了逗弄她的心思。

    宋轻笑连忙点了点头,像是小鸡啄米一般,十分让人担心她那个脆弱的小脖子能不能承受得住她这么无情的蹂躏。

    见状,欧珊珊露出神秘的一抹微笑,对着她勾了勾手指。

    宋轻笑连忙凑了过去,满怀期待的等待即将听到的小秘密。

    然后——

    “想知道……那你就继续想着吧。”

    宋轻笑:“……”

    这特么的是什么骚操作?还可以这么玩的吗?

    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都已经喂狗了吗?

    没法再爱了,对这个世界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期望了。

    看着宋轻笑略有些崩溃的表情,欧珊珊终于忍不住,捂着嘴笑了起来。

    她一边笑,一边扯了扯她的脸颊,调侃她说:“这件事情啊,暂时还不能告诉你,要保密。但是等到以后,我一定会告诉你的。你就保留一些期待吧。”

    “以后是多后?该不会等到我都七老八十了,你才会告诉我吧?”宋轻笑一副有气无力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得了重病,马上就要撒手人寰了呢。

    闻言,欧珊珊更是乐不可支,连忙摆了摆手,“不会,放心好了,不会太久的,最晚也就是……等你再结婚的时候,我就一定会全部都告诉你了。”

    “等我再结婚?”

    没想到话题竟然会转到这个上面,宋轻笑有些反应不过来,眨了眨眼睛,愣愣的说,“怎么还和我结婚有关系……该不会你是要告诉我,其实你是个男人,爱的是我,但是……哎哟!”

    话没说完,一个爆栗就已经敲到了她头上,疼得她忍不住惨叫了一声。

    而一旁偷听的韩潮早就已经忍不住,低着头,偷偷的笑了,还笑得情难抑制。

    “珊珊,你是不是更年期提前了?现在为什么越来越暴力了!你这样对我,早晚有一天你会失去我的!”宋轻笑捂着头上的“伤口”,一脸的控诉。

    可惜欧珊珊完全不在意,听了只是冷冷一笑,活动着手指,充满了威胁的说道:“是吗?原来你觉得当一个女人——根正苗红的女人,被自己好闺蜜说是男人时的反应是更年期的状况的话,那我就想让你好好的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更、年、期!”

    说着,欧珊珊伸手就要再去收拾她,结果却被一双大手在半路给阻拦了。

    宋轻笑尖叫着躲在了韩潮的旁边,一脸警惕的看着面前张牙舞爪的女人,狐假虎威的说道:“我我我我我告诉你哦,我可是有保镖的人,我不怕你!有本事你就来啊,看看到底是你的指甲尖,还是我们韩潮的皮厚!”

    韩潮:“……”

    这话听着怎么就感觉那么别扭呢。

    本来听到她说“我们韩潮”,他心里还是一暖,但特么的谁能解释一下,后面那个“皮厚”是什么鬼!

    “为什么要说我皮厚?”韩潮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一脸的哀怨。

    闻言,宋轻笑有些诧异,仿佛没有想到,他竟然还能问出这么幼稚的问题。

    “这个你都想不明白吗?难不成你还想要和珊珊动手不成。哎呀,韩潮,这就不是我要说你了,但是你这个思想很危险啊,怎么可以轻易的就和一个女孩子动手呢。就算珊珊看上去霸道又不讲道理,时不时的还要抽个风什么的,但是你身为一个男人,一个绅士,就不能和这样的人斤斤计较,有失风度。”

    欧珊珊:“……”

    你可能当我是一个死人了,听不到你说的是啥了是吧?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欧珊珊看着韩潮,十分真诚的提出自己的建议,“要不我们联手吧,打死这个小妖精,省得她到时候把咱们两个都给气死了。”

    “好主意。”韩潮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两个人一拍即合狼狈为奸沆瀣一气一丘之貉。

    这一次,轮到宋轻笑傻眼了,愣愣的看着朝着自己不停狞笑的两个人,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冷战,抱着自己,哆哆嗦嗦的控诉,“你们、你们怎么可以这么残忍,我还是个孩子啊!难道你们就要对我狠下毒手了吗?你们忘记了我还在生病吗?这个时候你们应该用心的呵护我,宠着我,而不是要虐待我!”

    “这样啊,好啊。”

    冷笑一声,欧珊珊眯着眼睛瞥了她一眼,意味深长的说:“觉得自己还是祖国的小花朵是吗?那小花朵生病了,是不是应该多施施肥?别着急,我一会儿就给你去找找肥沃的农家肥,保管都是新鲜热乎的,一定让你用着满意。”

    说完,还对着宋轻笑抛了一个媚眼儿,挑衅意味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