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小韩子,奉茶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欧珊珊看着他细微的神色变化,知道他并不如表面上那般淡定,心里不由得踏实了,安心了,开心了——傅槿宴,将心比心,你也知道看着自己所爱之人被别人追求,自己却什么都不能做的滋味了吧?你尚且如此,更何况是笑笑呢?她看着你整天围着别的女人转来转去,心里又该是怎样的痛?

    该你受的,一样都跑不了。

    欧珊珊在心里狠狠的吐槽道,今天听闻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她没能好好的指着傅槿宴的鼻子痛骂一番,心里总是不舒服。

    她要是个是非不分的人,早就痛骂渣男了。

    改天等笑笑的身体好了,要不把她哥约出来吃一顿饭?正儿八经的撮合一下他俩?

    陈盛一直在外面坐着等,心里有些忐忑不安,今天总裁已经辞退了一个员工了,他要是一个没做好,下一个还真有可能就是他,所以现在还是乖乖的在门外等候诏令吧,工作忙什么的,加加班就回来了。

    他等啊等啊等,差点都打瞌睡了,终于听到开门的声音,然后欧珊珊就从里面出来了。

    陈盛当即就精神一振——老天保佑,这个煞神终于要走了。

    “欧小姐,这边请。”

    他欢天喜地的跑去按下了电梯,恨不得现在就用火箭送她一程,从此再也不见。

    欧珊珊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调侃道:“哪里敢劳烦陈助理呢?整个市谁不知道,在傅氏集团,除了傅槿宴,就属陈助理最有发言权了,这等按电梯的活,还是我自己来吧,省得成了你们吐槽的对象。”

    闻言,陈盛简直哭笑不得,“欧大小姐,你还是别开我的玩笑了,我人微言轻,哪里有什么发言权,不过是总裁让办什么事就办什么事罢了,而且给我们一百个胆子,我们也不敢吐槽欧小姐你啊。”

    “哈哈哈哈,有意思,陈助理,你这番话让我想起了一类人。”欧珊珊心情颇好的捂着嘴笑了起来。

    “什么?”陈盛一脸懵逼,但他有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从欧珊珊嘴里吐不出来什么好话,而且,那个表情,真的是很渗人啊,让人脊背的冷汗都冒出来了。

    果不其然,下一刻,他良好的直觉得到了印证。

    “古时候皇帝身边的太监不就是这样的么,说话的口气跟你这一模一样。好了电梯来了,陈助理再见。”欧珊珊快速说完,步伐优雅的迈进电梯,给陈盛留下一个袅袅婷婷的背影。

    陈盛:“……”

    皇帝身边的太监?

    p,劳资像吗像吗像吗?用词能不能更文雅准确一点?

    你丫的才是太监呢,你从头到尾从上到下都是太监!

    你回来,我们决战紫禁之巅!

    欧珊珊心情复杂的回到病房,韩潮不知道在说什么,逗得宋轻笑哈哈大笑。

    那灿烂的笑容是她这段时间以来不曾见到的,隔老远就能觉得一阵轻松。

    “姗姗,你回来了?”宋轻笑眼尖的看到了她,连忙招呼着,“快进来呀,愣在那里干嘛呢,你没见周围的人眼睛都挪不开了吗!”

    欧珊珊倚在大门上,明艳的五官,曼妙的身姿,配合时尚的衣着,活脱脱一个人群中的超级大灯泡,哦错了,是超级发光源,让那些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将步子放慢了一些,眼神时不时的撇向她。

    偏偏某人还不自觉,还在那里散发着荷尔蒙。

    “我要是进来了,岂不是打扰了你们的好事咯?”欧珊珊脸上带着恶劣的笑容,吊儿郎当的说道。

    打扰了……我们的……好事?

    这句话宋轻笑拆分开来揣摩,始终觉得不是一句好话。

    特么的她和韩潮干什么好事了?明明他们是在很冷静的讲笑话好不好!

    不行,输人不输阵,她要怼回去!

    “那你就站在门外不要进来好了,继续看我们表演好事咯?”

    闻言,欧珊珊差点气笑了,丫的我跑到傅槿宴那里去为你出气,你竟然这样对我,看来还是我平时对你太温柔了,导致你都忘了姐是吃肉的。

    欧珊珊几步跨到她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双手叉腰,没好气的说道:“看在你还是病人的份上,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以后咱们再一起慢慢的算。”

    宋轻笑突然打了个抖,为自己一时嘴快暗自懊恼。

    真是最快一时爽,事后火葬场,她是知道姗姗的动手能力的,两个她才能抵得上一个她。

    “嘿嘿嘿嘿,欧女王,是小人错了,还请欧女王大人不计小人过。请欧女王坐,上座。”宋轻笑的求生欲十分的强,立马傻乎乎的笑了几声,出言补救,还顺便送了一个眼神给韩潮,拿腔拿调的说道:“小韩子,奉茶。”

    欧珊珊:“……”

    韩潮:“……”

    戏精上身不可自拔,连生着病都这么有表演欲,他们还真是呵呵了。

    陈独秀同志,你赢了,请继续你的表演,我们坐在台下吃瓜就k,顺便为你打疯狂all。

    虽然韩潮不是很愿意,但毕竟是宋轻笑的要求,勉勉强强的也就同意了,起身去倒了一杯水,放到了欧珊珊面前。

    这一次,欧珊珊到底也没有拿乔,轻声说了声谢谢,端着杯子喝了两口,润了润嗓子。

    喝着水的时候她才突然想起来,自己在傅槿宴那里待了那么久,说了那么多的话,结果……特么的傅槿宴那个小气鬼居然连杯水都没给她!

    岂有此理,简直太过分了有木有!

    此时的欧珊珊在心里又给傅槿宴的名字上面打上了一个大大的“x”——太差劲了,不合格!

    连自己的老婆……不对,应该是前任老婆的铁!杆!闺!蜜!都不知道好好敬着些的男人,还想要把媳妇儿哄回去?

    纯属做梦!

    丫的就等着好了,看看本女王怎么收拾你。

    哼!

    于是,可怜的傅槿宴不知道,就因为一杯水,自己竟然又被欧珊珊记恨上了。

    若他早知道的话,当时就会给她搬来一桶矿泉水,摆在她面前,豪迈的大手一挥,“喝,十斤的水,够不够喝?不够还有,续杯不要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