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这个剧情,真特么的有些扯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片刻之后,傅槿宴看完手里的一份文件,利索的签下自己的名字,终于抬头看着已经坐在了沙发上的欧珊珊,沉声问道:“欧小姐,不知道今天大驾光临,有何贵干?”

    “我来干什么,你应该心知肚明吧。”欧珊珊讥笑着说道。

    闻言,傅槿宴面无表情的说道:“欧小姐说笑了,我和欧小姐并没有过多的交集,所以你今天是为何来找我,我也是一头雾水,还请欧小姐不吝解释。”

    “傅槿宴你差不多得了啊!”欧珊珊突然大爆发,声音猛地拔高,“少在那里跟我拽文嚼字!我问你,你怎么知道笑笑住院的?还去给她送花,你是什么意思,专程过去恶心人的吗?”

    没想到自己的行为竟然已经被发现了,傅槿宴伪装的完美的面具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痕,“你怎么会知道的……那笑笑呢,她知道是我送的花吗?”

    语气中难掩焦急。

    看着他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欧珊珊心中扬起一丝怪异的感觉,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她不知道,只有我知道。”

    听到她这么说,傅槿宴这才松了一口气,紧绷的表情也有所松懈。

    见状,欧珊珊心中的疑惑更重,想了想,终究还是没有忍住,将自己心里的疑问问了出来,“傅槿宴,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既然已经选择了和笑笑离婚,现在又整这么一出是什么意思?我要是没记错,你应该已经有了新欢了吧,难不成你还想着新欢旧爱都不放手,坐享齐人之福?那你真的是痴人说梦!还有,我问你,笑笑为什么会小产?她什么时候怀的孕,孩子又是怎么没的,这是不是你们离婚的真正原因?”

    随着她一个接着一个的问题抛出来,傅槿宴的表情渐渐地失去了控制,由一开始的淡然,渐渐地变得不冷静,仿佛在压抑着心中的冲动一般,放在桌子上的双手紧握成拳,手背上青筋暴起,整个人都是紧绷的状态。

    他没想到,欧珊珊竟然会知道了宋轻笑小产的事情,心中刚刚愈合的伤口,再一次被无情的揭开,鲜血横流。

    良久的沉默,谁都没有说话,气氛陷入一个冰点之中。

    欧珊珊紧抿着唇,皱着眉头紧盯着他,等待着他的回答。

    开始的时候,她不知道原因,宋轻笑不愿意说,她也不会去勉强她,可是现在,她知道一些情况了,而且还是这么令人震惊的消息,所以她一定要问个清楚。

    若是宋轻笑真的受到了天大的委屈,那么就算她豁出去一切,也要给她讨回一个公道!

    “你沉默是什么意思,傅槿宴?是男人就好好的说出来,别以为闭着嘴不说话就可以让我罢休,不问清楚,我今天是不会走的。”欧珊珊抄起双手,一副准备在这里住下来的打算。

    良久,傅槿宴终于青筋暴跳的说出一句话,“我没有新欢。”

    “呵……”闻言,欧珊珊冷笑一声,不屑的看着他,“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呢?你有没有新欢,全中国的人都知道了好吧?天天和那个假兮兮的郑婉儿秀恩爱上头条,铺天盖地的都是你们的消息,无孔不入,简直要亮瞎我们的狗眼啊,你现在竟然说自己没有,简直要笑掉大牙。傅槿宴,是男人咱们就痛快点好吧?你要是痛痛快快的说自己喜欢上别人了,我或许还能看得起你几分,可是你现在又在这里否认,我打心眼里鄙视你。”

    傅槿宴看着欧珊珊一脸讥讽的样子,突然平静了不少,她这样子,也是在意笑笑吧?想为她出头,讨回一个公道。

    笑笑能有这样的好朋友,他心里是放心的。

    “这件事说起来很复杂,既然你想知道所有的前因后果,而且……还一副不知道誓不罢休的样子,那我就告诉你吧。”傅槿宴苦笑了一声,“事情到了现在,再瞒着也没必要。你先别那么激动,慢慢听我跟你说。”

    “嗯哼。”欧珊珊闻言,知道有戏,从鼻子哼出一声,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事情是这样的,当初笑笑得了肠胃炎……”傅槿宴双眼放空,盯着半空中的某处,思绪回到了他最不愿意想的那段时光,将整件事情娓娓道来。

    每次回想就是一次伤害,或许等到某天,他再回想起那段时光而不再心痛时,也就是已经疗愈了吧?

    半个小时后,欧珊珊瞪大了眼睛,像是看到了外星人一样,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写满了不可思议。

    “竟然……是这样的……”她喃喃自语的说,话锋一转,她又犀利的问道,“可是为什么,你现在要这样做?要公然和郑婉儿秀恩爱?你这是在报复吗?报复笑笑非要离婚的事吗?还是,你真的不再喜欢笑笑,而看上郑婉儿了?”

    傅槿宴狠狠的翻了一个白眼,笑笑那丫头傻,她的闺蜜脑子也不好使,看来智商这玩意,真的是可以传染的。

    以后一定要多给她们吃脑花吃核桃。

    “你以为我没想过办法挽救这一段婚姻吗?我就差没有跪下来给她磕头了,但是通通没用。你知道笑笑那个性子,看似什么都不在乎,其实对于自己认定的某些事特别犟,撞到了南墙,撞得头破血流都不回头,更谈何其他?要不是真的无计可施了,你以为我会用这种激将法吗?我还怕这个办法没用好,一下子就将笑笑激到别的男人的怀里了,到时候我真的赔了夫人又折兵,哭都没地方哭去。”

    欧珊珊也觉得这个剧情,真特么的有些扯!

    这么曲折离奇惊悚诡异峰回路转,到底是谁想出来的?给姐姐站出来!

    “哎,听你这么一说,我好像又有点同情你了。”

    欧珊珊放软了口气,叹了一声。

    傅槿宴:“……”

    麻蛋劳资不需要同情,需要追回自己的媳妇!

    你同情有个毛线的用啊,帮我一把才是王道好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