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匿名人士送花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韩潮,你说这个,会是谁给我送来的?”

    宋轻笑端详着怀里的鲜花,里面是她最喜欢的小野玫瑰,但是没有丝毫的线索,可以让她探索出来。

    闻言,韩潮抿着唇,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知道你生病的应该不多……说不定是你哪个粉丝,昨天看到你进了医院,所以今天就送花来慰问一下你,但是人太害羞了,所以就装了一下神秘。”

    宋轻笑一听,顿时瞪大了眼睛,一副受到了惊吓的模样,“这个也太扯了吧……不过我倒是挺喜欢的,毕竟我也是有着粉丝的人,会有人密切的关注我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说着,她又笑嘻嘻的嗅了嗅鲜花,转而递给他,“谢谢啦,帮我插起来吧。”

    韩潮点了点头,接过鲜花,拿着花瓶进了卫生间。

    眼前看不到了他,宋轻笑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变得有些愁容满面。

    对于这束突如其来的鲜花,她的心里有一个人选,但是她却不相信。

    “怎么会是他呢,他昨天还和郑婉儿在机场依依惜别,哪里会知道我住院的事情,而且就算是知道了,也不会在意的吧,毕竟他的心里已经没有我了,我们早就结束了……”

    想到这里,宋轻笑更是悲从中来,忍不住红了眼眶。

    为了不被察觉,她连忙眨了眨眼睛,将刚要翻涌出来的泪水忍了回去,抽了抽鼻子,扯着嘴角笑了笑,又是一副没事人的样子。

    可是心里的苦,只有自己知道。

    找到医生,大致询问了一下宋轻笑的情况之后,欧珊珊这才放下心,转身准备回病房,结果刚经过一个拐角,就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从病房里面走了出来。

    她心中好奇,想要跟过去看看是谁,结果就听到他打电话的声音,“喂,傅总,花我已经送过去了,宋小姐接受了……嗯,她不知道是谁送的……看着脸色还算可以,就是有些苍白,但是精神还不错……好,我再去找她的主治医师,问一下具体的情况……”

    听着断断续续的聊天内容,欧珊珊就已经可以断定,电话那头的一定是傅槿宴!

    “好啊,你竟然还给来给笑笑送花,之前自己造的孽都已经忘记了吗?没事,你忘了,我可没忘,傅槿宴,我们应该好好地谈一谈了!”

    冷哼一声,欧珊珊没有再理会那个男人,转身回了病房。

    “珊珊,你回来了啊……诶,你的脸色看着不太好,发生什么事了吗?”宋轻笑一眼就看出来欧珊珊表情的不对劲儿,不由得关切的问道。

    欧珊珊却是摇了摇头,深吸了口气,语气平淡,“没事,不用管我。笑笑,我有事情要出去一趟,你在这里乖一点,注意休息知道吗?”

    “你放心去办你的事情就好,我这里你不用担心的,不是还有韩潮在呢嘛。”

    闻言,欧珊珊看了韩潮一眼,破天荒的说了一句,“麻烦你了,替我照顾一下笑笑。”

    “客气了,笑笑也是我的好朋友,照顾她是我应该做的。”韩潮的反应也是淡淡的,但是终究没有一开始针尖对麦芒的锋利的感觉了。

    欧珊珊也没有太在意他的话,扭头看着宋轻笑,神情凝重的说道:“笑笑,你放心,你受的委屈,我都会帮你讨回来的,谁敢在我的眼皮子下欺负你,简直就是活的不耐烦了。”

    说完,她轻哼一声,提着手包,转身就走了出去。

    背影看上去气势汹汹,完全是一副准备去找人寻仇的架势。

    看着她这个样子,宋轻笑吞了吞口水,看向一旁的韩潮,颤颤巍巍的问道:“你知道珊珊是要去干什么吗?”

    韩潮对着她摇了摇头。

    他怎么会知道。

    宋轻笑也发觉自己问了一个好愚蠢的问题,不由得自嘲的笑了笑,将疑问放在心里,准备等她回来的时候再问。

    挂断电话之后,傅槿宴揉了揉眉角,心中忐忑不安。

    昨天去机场送完郑婉儿之后,他又回到工作室,本来是想要呆一会,解解相思之情,结果却没想到,竟然看到宋轻笑被送去了医院,他连忙旁敲侧击的打听,才知道她是发烧,并且因为小产之后身体虚弱,再加上高强度的工作,身体扛不住,终于还是累垮了。

    听到“小产”两个字的时候,傅槿宴的心就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抓住一样,疼得他呼吸都有些困难起来,手捂着胸口,脸色痛苦不堪。

    即使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可是每每想起这件事情,他心中终究还是难过,难以释怀。

    但即使再难过,再担心,可是他依旧不敢出现在宋轻笑的面前,不想看到她看到自己时那副厌恶的样子,那比杀了他还要让他痛苦。

    无奈之下,傅槿宴只有想着送给她她最喜欢的小野玫瑰,希望她的心情能够好些,也有利于病情的恢复。

    垂着眼眸沉思了片刻,傅槿宴突然想到了昨天遗忘的一件事情,沉着脸拨打了公司的内部电话:“来我办公室一趟。”

    不一会儿,一阵敲门声响起,随后门被推开,一个穿着职业套装的女人走了进来,小心翼翼的站在他面前,微垂着头,双手交握在小腹前,指端纠缠在一起,显得有些紧张。

    傅槿宴盯着她看了许久,直看得她越发紧张,咬着唇心情忐忑不安,才冷声的问道:“是你告诉郑婉儿我行程的安排的?”

    眼前的女人是秘书办的一员,主要负责的就是他每天的工作安排,然后交给陈盛,由陈盛通知他。

    冷不丁的被问起,淼淼下意识的抬起头,当看到他冷凝的表情的时候,心中更加的慌乱,连忙又低下头,小声的嘟囔着:“我、我不是故意的,是郑小姐、郑小姐问我,我没有办法,才说的……”

    言语之中透露出郑婉儿强迫她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