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憋屈的早餐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眼看着两个人竟然是要吵起来的趋势,宋轻笑连忙挡在了两人之中,企图消灭他们之间的隔阂,“哎呀,你说你们两个是干什么呢,大家都认识,都是朋友,干什么要这么争锋相对的。”

    说着,她看着欧珊珊,对她使了一个眼色,嘴上还笑着说道,“珊珊,我知道,你在乎你家安德烈,但不是每一个男明星都会对他造成威胁的啊?而且按照安德烈的地位,现在可是少有人能轻易地撼动他,所以啊,你就放一百八十个心吧。”

    说完欧珊珊,宋轻笑又看向韩潮,语气也是充满了调侃,“你也是,珊珊护犊子,你还跟她计较什么,难不成你对安德烈还心存幻想?年轻人,这我可要警告你了,这种想法很危险,安德烈已经娶妻生子了,你们之间没有可能的,你还是放弃他吧。”

    韩潮:“……”

    欧珊珊:“……”

    本来是针锋相对的相面,被宋轻笑这么一插科打诨,中心思想瞬间跑偏,而且是那种跑了就再也拉不回来的偏!

    “你丫的少跟我在那里扯淡,别以为你现在卧病在床,我就不忍心揍你,惹急了我,我还是要让你尝尝我的……小笼包一样的拳头的威力的。”说着,欧珊珊举起手,威胁性十足的朝着她挥了挥。

    宋轻笑也很是配合的连忙举手求饶,“女王饶命,小的不敢了,小的以后再也不敢了。”

    看着她这副“怂”样,欧珊珊满足的轻哼一声,终于还是把手放了下来,将佣人刚刚带来的餐点摆在桌子上,“行了,没空和你瞎扯淡,赶紧来吃饭吧,不是说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吗?本来胸就小,这要是再饿扁了,以后你就是我兄弟了!”

    闻言,宋轻笑顿时红了脸,悄悄的瞄了一眼韩潮,感觉他似乎没有注意到欧珊珊刚才说的话,这才稍稍松了口气,唾了她一口,“能不能说些正经的。”

    她拿起勺子刚要将粥送进嘴里,就听到身旁的韩潮说道:“笑笑,我也给你带了早餐,要不要吃我的这一份?”

    然后也不等宋轻笑做出反应,他就自动自发的将手上提着的早点也摆在了桌子上。

    这下好了,本来不小的桌子,被他们两个一摆,瞬间没有了空隙,满满当当的,相当的丰富。

    看着面前两种截然不同的餐点,宋轻笑吞了吞口水,瞬间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吃谁的都不合适。

    吃欧珊珊的,可是韩潮一大早的过来看她,还给她带了早点,不吃多令人失望;可是若是吃了韩潮的,那后果完全不用想,自己要是没有被欧珊珊鞭尸,那都是因为还有法律保护着她,但是别的,就护不住了。

    眼前的难题,将宋轻笑成功的困住了。

    偏偏周围还有两双虎视眈眈的眼睛看着她,紧紧的盯着她,时刻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仿佛她的举动,决定着世界的和谐一般。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宋轻笑毅然决然的决定……两个都吃!

    这样应该就不会有事情了吧?

    于是,宋轻笑一手拿着欧珊珊带来的早点,另一只手抓着韩潮带来的点心,吃得痛并快乐着。

    欧珊珊见状,也没有说什么,坐在她的对面,和她一起吃,毕竟她也饿着肚子呢。

    只是如此一来,韩潮倒是没有地方可以坐,而且他也没有吃早饭。

    于是他便将目光投向了正在埋头苦吃的宋轻笑,希望她能感受到自己的想法。

    如此灼灼的目光,饶是反应迟钝如宋轻笑,也实在是无法无视,她缓缓抬起头,正好对上他满怀希望的眼眸,又看了看自己面前的餐点,瞬间了然。

    “韩潮,你是不是还没有吃早饭?”

    “是啊,”点了点头,韩潮有些委屈的说道,“我本来是去找你吃早饭的,所以还没吃。”

    “既然这样……”

    沉吟片刻,在韩潮满怀希望的眼神之中,宋轻笑收拾了桌子上她还没有动过的几样吃的,递到了他面前,“那你也赶紧吃吧,不然饿着肚子多难受啊。”

    拿着这些早点,韩潮欲哭无泪,还想要垂死挣扎一下,“那我去哪吃……”

    屋子里面只有那么一张合适的桌子,已经被她们占领了。

    见状,宋轻笑扭着头巡视了一圈,眼前一亮,伸手指着沙发那里说道:“那里呀,虽然桌子有些矮,但吃饭还是不怎么耽误的。”

    闻言,欧珊珊终于是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丝毫不顾及两人的感受。

    而在她的嘲笑声中,韩潮的脸也有些黑了。

    但是他却又无可奈何,只好扯着嘴角,露出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转身走到沙发处,憋憋屈屈的吃着早饭。

    感觉真的是太窝囊了!

    一顿早饭,就在这样的“刀光剑影”中愉快的结束了。

    收拾好了一切之后,欧珊珊出门去找医生,留下宋轻笑和韩潮在病房中。

    这时,突然有人敲了敲门。

    韩潮走过去将门打开,却发现是一个他不认识的男人,手里还捧着一束鲜花,娇艳欲滴。

    “你找谁?”

    “请问这里的病人是宋轻笑小姐吗?”

    听说是找宋轻笑的,韩潮皱了皱眉,但还是点了点头,侧着身子让出一条路。

    男人走进去,对着有些茫然的宋轻笑微鞠一躬,然后将手中的鲜花送到了她的手里,笑着说道:“宋小姐,希望你能够好好地保养身体,早日康复。”

    宋轻笑一脸懵逼的抱着花,看着眼前陌生的男人,面露不解,“这位先生,我们……认识吗?”

    “我认识宋小姐,不过宋小姐应该不认识我。”男人含糊其辞的笑道,“不过这束花我也是受人所托,帮别人送来的,不是我的主意。现在任务完成了,我先走了,宋小姐好好休息。”

    说完又是一鞠躬,然后转身离开。

    全程宋轻笑仍旧是一脸懵逼,不知所以然。

    韩潮看着离开的男人的背影,陷入了沉思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