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说不定脑子已经被烧出了问题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好吧,那我们就先回去。走的时候太着急了,也不知道公司的门关好了没有,要是没关好,里面被搬空了都不知道。”萱萱颇有些担忧,“东西一会下班我就给你送过来,要是有什么需要,尽管打我们的电话就行了。”

    两人走后,欧珊珊见宋轻笑还没醒转,立马出了病房,去了一趟主治医生那里。

    有些情况她必须要了解清楚,既然已经让她知道了一个开头,那她势必要挖掘下去。

    直觉告诉她,笑笑离婚这件事,一定跟她小产的事脱不了干系。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傅槿宴……呵呵,他们就走着瞧!

    敢伤害她的贴闺蜜,她是不会放过他的。

    宋轻笑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发现周围一片雪白,犹如置身云雾中。

    眨了眨眼,让自己飘忽的神智清醒了几分,她转动头,就看到床边趴着一个人。

    珊珊?

    咦?姗姗不上床来睡,趴在床边干嘛?

    “渴……”脑海里是这么想的,但她脱口而出的却是这句话。

    欧珊珊一下子就被惊醒了,本来趴着睡也睡不踏实,她立即抬起鸡窝般的头,目光灼灼的看着宋轻笑,一连串的话像是豆子一样被喷了出来。

    “你醒了笑笑?感觉怎么样?好点没有?”

    宋轻笑再度嗓音沙哑的强调着:“姗姗,我渴!”

    抓重点啊傻蛋!

    欧珊珊终于如梦初醒般的点点头,急忙去给她倒了一杯水,然后将她的头扶起来,慢慢的喂着她。

    宋轻笑像一条饥渴了一千年的咸鱼,就着欧珊珊的手,咕噜咕噜的喝着杯子里的水,杯子很快就见底了。

    她心满意足的打了一个饱嗝,这才问道:“姗姗,你在这里干嘛?这是医院吗?我怎么了?”

    她只隐约的记得,她好像在很认真的工作来着,但是慢慢的,就觉得一阵头昏脑涨的,身上也没力气,她干脆趴着睡觉去。

    这一觉醒来,她只觉得太长太长了,做了什么梦也都不记得了,睡得她都晕晕乎乎的,嗓子眼渴得快要冒烟了,干疼得厉害。

    她这是被架在火上烤了一圈吗?

    欧珊珊看着宋轻笑这迷糊得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也是服气了,“拜托,我的大小姐,你发烧了你都不知道吗?还是你那两个小助理及时发现了,把你送到医院来,不然,你现在多半烧成个傻子了,谁都不认识。”

    “啊?我发烧了?我怎么不知道?”宋轻笑有点吃惊,怪不得她觉得那么热呢,像是被人用铁锅烙着饼。

    “你都烧得快昏迷了,能知道才怪。”欧珊珊翻了个白眼,眼中闪过一抹心疼,“你呀你,这么大个人了,都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医生说你是劳累过度,再加上身体不太好,这才引起的发烧,现在你虽然醒了,但是烧还没退呢,只是没有昨天那么厉害了。”

    “昨天?”宋轻笑非常敏感的捕捉到了关键词,不可思议的问道,“你说,我发烧是昨天的事了?”

    看着外面艳阳高照的天,宋轻笑觉得这一天天的过得……真特么快。

    看了看周围,又看了看欧珊珊一脸的残妆,没有往日光鲜亮丽的样子,宋轻笑好奇地问道:“你这个样子,还不会是……守了我一整夜吧。”

    话音刚落,就收到了欧珊珊抛过来的一个完美无瑕晶莹剔透的……白眼儿,附带着她那个没什么好气的语调,“不然你以为呢?我告诉你,除了本女王对你这么上心以外,还有谁能对你这么好,你就知足吧,上辈子也不知道做了什么好事,积了什么德,这辈子才能遇上我这么一个长得漂亮,心地又好,能力又强的好闺蜜啊。自己偷着乐吧。”

    宋轻笑:“……”

    看着眼前这个自卖自夸,丝毫不脸红的女人,她的心中就感觉悲痛又荒芜。

    丫的就是看我现在身体虚弱,战斗力基本就是个渣,打不过你,所以才能说出如此厚颜无耻的话!

    等我恢复了体力的,绝对揍得丫再也说不出来这样的话!

    “你在那想什么呢,眼珠子转得好像是要掉出来了一样。”耳边突然传来欧珊珊不解的声音。

    宋轻笑原本还在神游的意识,一下子就被她的声音勾了回来,对上她好奇的表情,眨了眨眼睛,笑得很是虚伪,“没、没想什么,就是觉得你说的对,特别对,非常对。”

    看着她明显不走心的表情,欧珊珊就知道她在说谎。

    两人好歹也是多年的好闺蜜了,彼此之间不能更了解了,基本上属于对方不用说话,只是一个眼神儿,就能猜透她心里在想什么。

    看着宋轻笑有些飘忽的神情,欧珊珊心中断定:这货一定又在偷偷的在心里说我的坏话!

    不过虽然知道她心里肯定没有说自己的好话,指不定又在吐槽自己自恋的事情,但是欧珊珊也懒得和她计较。

    ——毕竟还是个病人,说不定脑子已经被烧出了问题,若是自己现在和她掰扯这些事情,未免显得有些太欺负她了。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本女王一个女人,二十年都不晚。

    丫的就好好地养好身体,等着我暴风雨一般的洗礼吧!

    希望你会喜欢……

    没有任何预兆,宋轻笑突然打了一个冷战,总有一种自己被人算计了的感觉,搓了搓手臂,往被子里面又缩了缩。

    见状,欧珊珊语带关切,“怎么了,是感觉冷了吗?难道还没有退烧?”

    说着,她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又转而摸了摸自己,不由得皱起了眉,“这温度感觉比我的还低啊。应该是不烧了……估计是空调开得太低了,我去给你调高一些。”

    说完又连忙将空调的温度上调了一些。

    宋轻笑原本也不是真的感觉冷,但是她知道,自己要是说了,一定又会被她大刑伺候着再次严刑逼供,所以就闭上嘴,也没有拦着她,任由她捣鼓捣鼓这,捣鼓捣鼓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