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高烧不醒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萱萱和小纯忙碌完毕,发现快到午饭时间了,于是非常有默契的关掉了电脑。

    “咱们一会吃什么?”萱萱问道。

    “笑笑姐不是说不要让咱们偷吃吗?她请客来着。”小纯好笑的说着。

    翻了个白眼,萱萱无语的看着她,“我说纯呐,咱们相处也有一段时间了,怎么就这么没默契呢,这么久铁棒也该磨成绣花针了好吧!”

    “这句话是这样用的吗?”小纯狐疑的看着她,皱起眉头嘀嘀咕咕道,“我怎么觉得,这句话好像是说某某男人娶了个娇妻,身娇体软易推倒,然后就用这句话了?”

    萱萱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一脸惊奇的看着她,口中啧啧有声的感慨,“我去,我纯,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不纯洁了?连这么深奥的意思都能挖掘出来,果然是个闷骚的性格,啧啧。”

    “我这还不都是受了某些人的影响!你还好意思说,谁天天在我耳边念叨这些语言的新用法。”小纯不客气的怼回去。

    萱萱:“……”

    好吧我忍,谁让我对此道情有独钟且钻研颇深呢。

    欲戴其冠,必承其重。

    “都十二点二十了,笑笑姐怎么还不下来呀?”萱萱揉着自己已经饿扁了的肚子,疑惑的说道,“以往吃饭不都是她最积极的吗?我们还在埋头苦干的时候,她就拉着我们出去吃饭,今天这是忙碌得忘记时间了吗?太久没在自己的办公室工作,所以一下子停不下来?”

    “与其在这里干等,不如去叫她。”小纯也有点疑惑,“我们干脆上去叫一下她吧,省得饿坏了肚子。”

    两人说干就干,蹬蹬蹬几步就来到宋轻笑的办公室门口,推开门,发现她们的老板大人正静静的趴在办公桌上,很久都不动一下。

    “这是睡着了?”小纯放轻了声音,向萱萱问道。

    萱萱看了下,嘴角抽抽,“应该是。不过这都能睡着,真是佩服,不嫌姿势难受吗。”

    两人走过去,互相看了一眼,还是小纯轻轻拍了拍宋轻笑的肩膀,柔声叫道:“笑笑姐,起来吃饭了。”

    没动静。

    “笑笑姐,菜都做好了,有你最喜欢的小龙虾大闸蟹蛤蜊鱿鱼。”

    仍旧没动静。

    小纯突然皱紧了眉头,语气急促的说道:“喊了这么久都没动静,不太对劲,萱萱,快,把笑笑姐扶起来。”

    两人合力将宋轻笑从桌子上扶起来,却发现她正紧闭着双眼,脸色红得快要滴出血来,正向外散发着热气,额头的汗也扑簌簌往下滴。

    “糟糕,她正在发烧。”萱萱摸了一下宋轻笑的额头,惊声叫道。

    “快,送医院。”

    两人合力将宋轻笑扶起来,然后弄到车子上去,一路开车来到了医院,挂了急诊。

    望着昏迷不醒高烧不退的宋轻笑,萱萱自责的说道:“都是我不好,这么久都没上去看笑笑姐一眼,她一个人都不知道烧了多久。烧成傻子了怎么办!”

    “呸呸呸,童言无忌大风吹去!”小纯没好气的说道,“笑笑姐才不会烧成傻子呢,她身体一向好得不得了,这次也一定没问题的。”

    “我错了,纯,我再也不乱说了。”萱萱立马低头认错,“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买饭去,你在这里守着怎么样?”

    不把自己的肚子喂饱,是没精力去照顾病人的。

    两人刚吃完饭,萱萱的手机就响起来了,是欧珊珊的电话,她诧异的挑了挑眉,很快接起。

    “珊珊姐,找我有什么事吗?”

    欧珊珊略带担忧的口吻从电话那边传来,“是这样的,萱萱,我刚刚打笑笑的电话,一直没人接,有点担心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刚想起她说今天要去工作室一趟,我才给你打电话的。”

    “是这样的,笑笑姐她突然发高烧了,现在正在医院输液呢,我和小纯守着她的。”

    萱萱语气低沉的说道。

    “啊?你们现在在哪个医院?我马上去。”

    欧珊珊吓得电话差点没拿稳,掉了下去。

    萱萱报了一个地址后,就将电话挂断了。

    欧珊珊的速度很快,二十分钟后就到了,她一路疾走着来到宋轻笑的病房,一眼就看到那两个小助理正坐在床边,担忧的看着宋轻笑。

    “笑笑怎么了?医生怎么说?”

    两人见欧珊珊来了,便站起来。

    萱萱长叹了一声,“医生说是这段时间劳累过度,再加上……再加上小产后没有得到足够的休息,所以才病倒的。”

    “什么?”欧珊珊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似乎为自己听到的东西感到震惊。

    什么叫小产后没有得到足够的休息?笑笑她前段时间流过产?

    “嗯,医生是这么说的,具体的,你可以再去问问。”萱萱当时在听到这番话的时候,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毕竟“流产”二字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有多么沉重,即使她还没恋爱结婚生子,也是能够明白几分的。

    现在她们最喜爱的笑笑姐不声不响的就发生了这种事,说不难过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她处于现在这样的境遇。

    所以对于傅槿宴,她们内心的憎恶又多了几分。

    即使是看男人一向看颜值的萱萱,也倒戈相向了。

    欧珊珊突然郑重而严肃的看着两人,沉声说道:“这件事你们谁都不要说知道吗?即使是当着笑笑的面,就当什么都没听到。”

    两人不约而同的点点头,郑重的回道:“我们知道轻重的,放心吧,珊珊姐。”

    “好,那你们就先回去上班吧,这里我来看着就行了,哦,对了,还有笑笑的随身物品,麻烦你们抽个时间送过来一下。”欧珊珊事无巨细的交代着。

    小纯不赞同的说道:“那怎么行,珊珊姐,你一个人太累了,要不我们下了班过来帮忙一起守着吧?几个人轮流着来,也能轻松些。”

    欧珊珊闻言,笑了,“放心吧,你们两个小傻瓜,我哪里是一个人,我家里还有佣人的,背后一大堆人可以供我使唤,哪里就舍得劳累你们呢。到时候,你们要是瘦了一点,笑笑还不得找我拼命呀。”

    这话说得,怎么听起来这么暧昧呢……

    这是萱萱和小纯心中同时升起来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