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精神状况出现偏差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别不高兴了,我现在就过去,你已经到机场了吗?”

    “嗯,到了。”听说他要来送自己,郑婉儿顿时一扫阴霾,语气都变得欢快了不少,“那我等着你哦。路上开车注意安全。”

    挂断电话,傅槿宴最后深深地看了一眼宋轻笑,紧抿着唇,脚下油门一踩,车子像是离弦的箭一样窜了出去。

    “笑笑姐,你看什么呢?”萱萱看着宋轻笑一直在往门外看,不由得好奇的问道。

    宋轻笑张望了几下,摇了摇头:“没事,刚才总觉得有人在看我。应该是我多疑了。”

    刚刚那种被人盯着的感觉很奇怪,她很少出现这种感觉,可能是自己最近太累了,出现了幻觉。

    “咦,你也有这样的感觉吗?”萱萱顿时像找到了组织一样,兴奋的说了起来,“好巧啊,我最近这种感觉也很强烈呢。走在大街上,觉得大家都在看我,路人甲乙丙丁,甚至路边的花花草草都在看我。”

    宋轻笑、小纯:“……”

    这丫的是得了精神病吧?

    要不要送去治疗一下?

    宋轻笑和小纯不约而同的对视了一眼,纷纷冒出这个念头,很为萱萱的现状感到担忧。

    过了一会,宋轻笑终于忍不住建议道:“萱萱,我认识一个还不错的脑科医生,要不给你推荐下?他看病水准一流,而且人又年轻,还长得帅,好多人明明没病都要去找他看病。”

    小纯尴尬的轻咳一声,适时提醒道:“笑笑姐,你这是在介绍对象,还是在介绍看病的医生?”

    这些话说得,生怕萱萱嫁不出去一样,也是醉醉的。

    萱萱听到宋轻笑的话,狠狠的翻了个白眼,“哼,我跟你描述我的情况,你还不信!人家明明就说的是实话嘛,这已经不是回头率高所能形容的了,我觉得自己就是世界的中心,众人眼中的焦点。”

    小纯嘴角抽了抽,抱歉的看着宋轻笑,“笑笑姐,都是我不好,最近忙于工作,忘了关心战友的精神状况,导致她的精神现在出现了一点偏差,我错了,我检讨。”

    萱萱朝小纯扬了扬拳头,挤出一个假笑,笑容里是满满的威胁,“纯呐,你是不是觉得笑笑姐回来了,你有靠山了,就敢这么调侃我了?代我问候一下你的皮,看看它是不是痒了,需不需要我帮你挠挠?”

    小纯见状,连忙躲到宋轻笑身后,露出一个脑袋,调皮的说道:“略略略,本来就是,你还不承认,讳疾忌医可是不好的哟,况且,我一心为你着想,你竟然恩将仇报的想揍我,实在是太让人心寒了。哎,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呀。”

    萱萱被这番话噎得吞不下也吐不出,又不可能冲上去揍她一顿泄气,只好无奈的说了一句:“就你戏多!”

    宋轻笑怜惜的拍了拍小纯的脑袋,半是安慰半是感谢的说道:“这段时间真是辛苦你了,小纯,看来这段时间你的日子相当不好过呢。”

    觉得自己的膝盖又中了一箭的萱萱,决定跟这两个没心没肺的人——绝交!

    债见!再也不见!

    三人齐齐对视一眼,又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说实话,笑笑姐,自从你走后,这里好久都没这热闹了。”萱萱感慨了一句。

    宋轻笑傲娇的一仰头,得意的说道:“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哪里有我的地方,哪里就有欢乐。”

    随即,她那大开的脑洞不知道又联想到了什么,不顾两人的心情,欢快的唱了起来,“自你走后心憔悴,白色油桐风中翻飞,落花似人有情这个季节……”

    这一次,连小纯都忍不住嫌弃的翻了个白眼,要不要这么放飞自我呀!

    这种说唱就唱的毛病,让人很难为情的好吗!

    唱够了,宋轻笑才笑眯眯的看着两人,交代道:“好了,你们先工作吧,我去办公室处理工作去了,中午我请客吃饭啊,你们别背着我偷吃知道不,不然严惩不贷!”

    “嘻嘻,是!”

    “遵命。”

    两个小助理异口同声的回答道,语气是前所未有的轻快,这种老板回来的日子真是美美哒,大单子有人顶着,饭菜有人管着,还能嬉笑怒骂的搭一台戏唱着。

    简直不要太美妙。

    宋轻笑来到自己的办公室,颇为怀念的看着这一切,她离开了那么长一段时间,这里的摆设都还是干干净净的,连绿植上都没有一丝灰尘,看来她们把这里管理得很好呢。

    “还是自己的窝舒服啊……”宋轻笑伸了个懒腰,感慨了一声,坐在旋转椅上,打开电脑就准备工作。

    电脑刚打开,一个新闻对话框就闪出来了,一张熟悉的俊脸一下子就撞进了宋轻笑的双眼,让她不由自主的点击进去。

    然而刚点进去她就后悔了,心里疼得瑟缩了一下。

    这个新闻是刚出炉的,标题也取得很博人眼球——傅氏总裁傅槿宴与影后郑婉儿机场亲密,恩爱秀尽,是否好事将近?

    原来是郑婉儿要去外地拍戏,傅槿宴前去送机,却被好事者拍下传到网上,那一张张偷拍的照片刺激着宋轻笑的眼球,和心。

    这两人,说话这么亲昵,完全就是一副热恋中的样子。

    看着郑婉儿毫不避讳的朝偷拍他们的镜头微笑,那一脸甜蜜的样子,跟任何一个陷入热恋中的女人没什么两样。还有傅槿宴,虽然表情稍显冷淡,但眉间的宠溺明显可见。

    她回来了,他却又爆出这样的新闻,而且就在刚刚。

    像是一把盐骤然洒进流血的伤口,宋轻笑痛得弯下了腰,眉头狠狠的皱起。

    自己什么时候才可以放下呀……

    这样的疼痛,太让人痛苦了,恨不得一死了之。

    定了定神,将这些无所谓的念头抛开,宋轻笑干脆利落的关掉新闻,然后强行让自己集中精神,开始处理起工作。

    现在,所有的事都已成定局,还是自己的工作重要。

    毕竟,没有男人自己饿不死,没有工作分分钟街头要饭的节奏,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宋轻笑当即埋头苦干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