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喝酸奶与舔瓶盖的严肃问题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闻言,萱萱心中了然,对于她的话很是赞同,“我也觉得,一个女人,就应该有自己的事业,这样以后遇到什么事情,就不会慌乱得不知道怎么办好了,而且这样自己也有底气,什么都不用怕了。”

    “说的很对。”宋轻笑看着她们两个,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儿,“所以以后的一段时间,你们也要更忙了,比现在还要忙,可以承受得住吗?”

    萱萱和小纯对视一眼,齐齐点了点头,异口同声的回答,“当然没问题。”

    “其实笑笑姐,我倒是挺喜欢现在这样忙碌的生活的,至少感觉特别踏实,每天都有事情可做,”向来比较沉默寡言的小纯一脸认真的说道,“之前我每天闲着,没有事做,感觉骨头都像是生了锈一样,动一下感觉都能听到‘嘎吱嘎吱’的声音,现在好了,每天忙上忙下,感觉生活特别的充实。”

    “对对对,我也是这种感觉。”

    萱萱也不甘寂寞的挤了过来,发表自己的意见,“而且啊,这么忙,提成也高,这才几天啊,我算了一下,我这个月能领到的工资差不多可以让我成为一个小富婆了,以后喝酸奶,都可以不舔盖了。”

    闻言,宋轻笑顿时笑得前仰后合,眼泪都快下来了,“竟然是这样吗?这几天的收益就这么好了,既然如此,那我更应该努力一些,争取以后让你过上那种喝酸奶只舔盖,剩下的都不要的奢侈生活好不好?”

    “好呀好呀!”

    萱萱鼓着掌,一脸的欢呼雀跃,只是高兴过后,她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可是,我为什么只舔盖,我又不是傻子。”

    一抬头,宋轻笑脸上的狡黠笑容还没来得及收回去,被她看了个正着。

    顿时,萱萱的眼睛瞪得滚圆,没好气的说道:“好啊,笑笑姐,你又拐着弯损我!太不够意思了。”

    宋轻笑连忙摆了摆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可没有啊,你可不要误会我的心意,我的意思是,你光是舔盖就能喝够了,那你说你得喝多少瓶,一般没有点儿家底的人,哪里过得上这么奢侈的生活。不是我说,马云爸爸都不一定敢这么来,显得你多豪气!”

    萱萱一听,刚才好不容易清明一些的脑子,又开始有些犯迷糊了,不知道她说的是对还是错,扭头看着小纯,本来想要向她求助,结果没想到小纯来了一句:“那你以后能不能把你舔完盖不要的酸奶给我啊?我没有你那么大的理想,所以委屈一些,喝瓶子里的就好了,真的,我要求不高。”

    萱萱:“……”

    神一般的委屈一些,神一般的要求不高!

    丫的居然在这儿惦记我呢。

    想得美!

    看着这两个活宝你一句我一句的谁也不让谁,宋轻笑乐不可支,心情也逐渐变得好了许多。

    三个人玩玩闹闹的,气氛和谐,谁都没有注意到,工作室外面一直停着一辆车,车里坐着一个熟悉的人——傅槿宴。

    从他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见她们坐着的位置,也能看见宋轻笑脸上肆意的笑容,就和记忆中一样的甜美迷人,令人向往。

    当宋轻笑回来的时候,傅槿宴就已经收到了消息,当时他便放下手中的工作,开着车等在了小区楼下,将自己藏得很隐蔽,然后就看到了那辆熟悉的车,以及从里面走出来的熟悉的人。

    当韩潮的身影从里面一起出现的时候,他恨得捏碎了车里的一个摆设,碎片扎进了他的手里,鲜血顺着掌心缓缓流下。

    但傅槿宴仿佛是感受不到疼痛一样,依旧紧紧地盯着他们,直到他们有说有笑的走进楼里,再也看不见了。

    静静地坐了一会儿之后,他终于还是开着车离开了这里。

    所以,他没有看到,身后刚刚下来独自离开的韩潮。

    今天早上得知宋轻笑要来工作室,傅槿宴又是特意起了一个大早,开着一辆她没见过的车,悄悄地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她走进去,自己又躲在一旁,偷偷地观察着她。

    “笑得这么开心,是遇到什么好事情了吗?可是你知道吗?自从和你分开,我好久没有笑得这么开心过了。笑笑,你告诉我,要怎么做才能像你一样,能够坦然的面对一切?能够将所有的事情都抛到脑后,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难道你的心真的是石头做的吗,一点儿心痛和不舍的感觉都没有吗?”

    傅槿宴低声呢喃着,他知道,没有人能够听到自己说的话,宋轻笑更听不到,可是他需要一个宣泄的方式,即使是自言自语,只要能将自己沉闷的心情宣泄出去,也是好的。

    正在发呆,突然放在副驾驶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傅槿宴拿过来看了看,当他看到上面显示的“郑婉儿”的名字的时候,眉头下意识的皱了起来。

    不想接。

    但是转念一想,傅槿宴还是将电话接了起来,声音平淡,没有什么起伏,“喂,有什么事吗?”

    “槿宴……”郑婉儿的声音不同于宋轻笑的甜美清脆,有些哑,有些低,类似烟嗓,这样的嗓音若是唱歌,绝对能吸引一片粉丝,然而此刻被她用来撒娇,就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但是郑婉儿并不在意这些,或者说,她没有觉得自己这样有什么问题,继续软着嗓音说道:“槿宴,人家今天九点半的飞机,要去外地拍戏,你要不要来送送我啊。”

    “不去,没有时间,我一会儿还有会议。”傅槿宴十分干脆的拒绝,说起谎来半点儿都不含糊。

    “怎么会没有时间,淼淼明明告诉我……”话说到一半,郑婉儿才惊觉自己说错了话,连忙捂住了嘴,结果还是迟了一步。

    闻言,傅槿宴的眸光蓦然一冷,语气也瞬间降了下来,“你找人调查我的行踪?”

    郑婉儿知道瞒不过,索性大大方方的承认,“人家也是不得已的嘛,每次找你,你每次都说在忙,我都好久没有见过你了,更别提和你吃饭了。槿宴,你怎么了,是不是不喜欢我了,为什么我感觉你在躲着我呢?”

    “没有,你想多了,我是真的在忙。”

    揉了揉眉角,傅槿宴感觉有些疲倦,突然脑海中灵光一闪,眼睛下意识的看了看工作室的方向,一个想法在心中渐渐成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