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学不会走路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但是我走不出那些噩梦般的梦魇,你知道吗姗姗。”宋轻笑的语气十分低沉,透着沉重的无奈。

    “所以呀,你真的需要成长,这几年你顺风顺水习惯了,尤其是在感情上,傅槿宴凡事宠着你,以你为先,你过惯了这总日子,就很难度过那些让你难过的事情,或者情绪。阴阳失调了。”

    闻言,宋轻笑顿时翻了一个白眼,在心里暗暗吐槽:你才阴阳失调呢,你还内分泌失调!

    对于宋轻笑内心的想法,欧珊珊不知道,但她清楚她的性子,所以继续说道:“你别不服气,我这样说你也是为了你好,吸取这次的教训,免得下次还掉进相同的坑里了知道不!”

    “嗯,所以我在总结经验。”宋轻笑淡淡的说道。

    “你需要的不是总结经验,是要拨开那些缭绕在外面的迷雾,看清楚你心里真正最在意的东西,不要被那些迷惑了,从而做出让自己以后后悔万分的举动。”欧珊珊苦口婆心的说着,“有些选择,当下看来是正确的,而且是不会让自己后悔的,可是从长远来看,慢慢的那种后悔的感觉就出来了,它并不强烈,但是却能像毒素一样,腐蚀着自己的心。”

    “当时觉得不后悔,很多时候,是被情绪蒙蔽了,从而做出了不理智的行为,但是事后,这种情绪一旦散去,就会知道自己做的到底是对是错了,所以人呀,在自身修炼得还不够好的情况下,真的是身不由己,就像被情绪操控的木偶人,或者机器人,它让干什么就干什么。”

    欧珊珊很少这么长篇大论的说话,这一切还不都是因为宋轻笑是她几十年的铁闺蜜,她才这么掏心掏肺。

    她总觉得,宋轻笑的这件事情理透着一股不对劲的味道,她是真的有可能后悔,很后悔。

    宋轻笑自然也明白她的苦心,所以只是默默的点点头,将她的话记在心里。

    “谢谢你,姗姗,我知道,经此一事后,我好像突然长大了很多。也许,这是命运馈赠给我的礼物?”

    但如果这份礼物非要以这种方式呈现的话,她想,她宁可不要。

    “礼物?”

    欧珊珊喃喃的重复了一遍,点了点头,心有戚戚然,“或许也可以这么说吧,毕竟上天送来的礼物,不一定是你想要的,但是对你的意义是重大的,俗话说的好‘不摔几次,你永远都学不会走路’,现在就是给你摔跤的机会,只是不知道,你还能不能再站起来。”

    站起来吗……

    宋轻笑陷入沉思,面露迟疑。

    当时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她未曾犹豫过,因为心中有亏欠,所以觉得,如果不这样做,就会一辈子寝食难安。

    可是诚如他们所言,有些事情,现在不后悔,可是难保以后会不会生出别的想法来,毕竟世事无常,后面还有发生什么事情,谁都无法预料。

    就像傅槿宴,原本以为他会因为自己的离开而伤心难过,至少也要颓废一段时间,可是万万没想到,这才过了多久,他就已经另结新欢,生活过得有滋有味,别提多快乐了。

    反观自己,却整天沉浸在过去的悲痛中走不出来,每天对着各种各样的东西胡思乱想。

    现在若是将他们两个人拉到一处来观察,就会发现,相对于春风满面的傅槿宴,她自己才更像是那个被抛弃的人,双眼无神,死气沉沉。

    情况完全掉了个个!

    绝对不能再这样了,自己应该振作起来,无论以后会不会后悔,会不会难过,但是现在,一切都是自己的选择,所以绝对不能再这么颓废下去了。

    “珊珊,我会坚强起来的,我还有辰辰,为了他,我也不能再这么自怨自艾。傅槿宴有了新欢,那就有呗,毕竟他的年龄在那里摆着呢,有需求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再说了,我们已经离婚了,我不能再去干涉他的任何决策。不过我自己的生活,毕竟还是要继续下去的,否则的话,我就真的要成一个废人了。”

    嘴上说着容易,可是心里的苦,只有她自己知道。

    每每提起傅槿宴已经另有所爱的时候,宋轻笑依旧会感到心如刀绞,难以平复,可就算是再心痛又能如何,终究还是要继续面对生活,继续向前看。

    生活中多的是过不去的坎,若现在就被绊住了脚步,那以后的路,还怎么走?

    看着她眼神坚定的样子,欧珊珊也是心疼,搂着她的肩膀和她一起加油打气,“我相信你是可以的,你那么坚强,不会被这么一点儿小伤害所击倒。况且,就算是走了一个傅槿宴,还有其他人呢是不是?一辈子这么长,谁知道你还会不会遇到更疼你更宠你的人呢?到时候一对比,你就会发现,傅槿宴根本就是个渣渣,不值一提,完全没必要放在心上。”

    “说得对!”

    用力的点了点头,宋轻笑与她对视一眼,语气坚决,“所以,珊珊,你一定要帮我找一个好男人,比傅槿宴好一千倍一万倍的那种,到时候我牵出去,一定能气死他!哼,不就是臭显摆吗,好像谁还不会是的。”

    “牵出去……”欧珊珊十分嫌弃的翻了个白眼儿,“你丫的以为是狗吗?还牵出去,我看你是当铲屎官当久了,精神上已经开始出现问题了。”

    被嫌弃的宋轻笑摸着鼻子,嘿嘿干笑了两声,“口误,口误,不要太在意。”

    “不过你说得也对。”欧珊珊摸着下巴想了想,“毕竟你和那个郑婉儿相比,还是差了点儿,若是找的男人再不如傅槿宴,那你岂不是输得很彻底?”

    闻言,宋轻笑额头上划过几条黑线,语气不善,“什么叫做我比那个郑婉儿还差一点儿?我哪里不如她了,她可是整过容的,虽然改动不是那种翻天覆地,但微整绝对是有的。”

    “所以这一点你就比不上人家啊。”

    欧珊珊摇了摇手指,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不能否认的是,人家整完是真的漂亮,身材又好,气质更是没的说。你和她相比,也就胜在一个真实,毕竟都是原装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