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二十四小时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欧珊珊这句话让宋轻笑想起了傅孟辰的话,顿时觉得自己要是今天强行把儿子拉走了,即使十恶不赦的大坏蛋了,于是顺水推舟的点点头,“那好啊,就让辰辰跟越洋睡吧,我一个人睡客房就行了,他们两个这么久没见面,估计有好多话想说。”

    “怎么能让你一个人睡呢。”欧珊珊顿时不赞同的说道,“要睡也是我陪你睡呀。”

    宋轻笑顿时一脸诧异的看着她,“可是你家安德烈怎么办?”

    独守空房什么的……安德烈怕是要在这件事情上惦记她好久吧?

    “安啦,你想那么多干嘛!我和我自己的闺蜜‘秉烛夜游’,他一个大男人瞎掺和什么,该干嘛干嘛去,难不成一个人还睡不着觉了,他又不是三岁小孩,需要人哄着陪着睡觉。”

    欧珊珊毫不在意的说。

    “话可不是这么说的……”宋轻笑刚想说什么,就顿住了,眼里带着点惊诧,细看的话,还能发现其中的幸灾乐祸?

    欧珊珊丝毫没发现‘危险’已经来临,犹自在那里说个不停,“不是这样的,那还能是怎样?当然是闺蜜大过天,老公靠一边咯。”

    “姗姗吾爱,我就是那个靠边的人吗?”安德烈没什么起伏的声音突然响起。

    欧珊珊吓得立马往回看去,却发现某人正站在离她不远处,她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没好气的说道:“你属猫的吗,走路都没声音!”

    吓屎她了好不好。

    “是你自己说得太嗨了,没有听到我的脚步声而已。”安德烈抽抽嘴角,无语的看着这个跳脱的媳妇。

    顿了顿,他的眼神一深,意味十足的说道:“而且,关于你说的这句‘闺蜜大过天,老公靠一边’,等什么时候你空了,我们再来好好的探讨一下。”

    欧姗姗:“……”

    糟了,她仿佛嗅到了命运森森的味道,脊背有些发凉呢。

    安德烈风一样的飘来,又风一样的飘走了。

    留下宋轻笑与欧珊珊大眼瞪小眼。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宋轻笑看着欧珊珊那心有余悸的样子,突然爆发出一阵杠铃般的豪迈笑声,“哈哈哈哈……姗姗,看来,你在家里的地位也不过如此嘛,天天吹嘘得多么厉害,自己好像真的是女王似的。啧啧,我今天可算是见识到了,说一百遍都不如亲自见一见来得管用,你说是吧?”

    面对着宋轻笑明显的调侃,欧珊珊磨了磨牙,觉得不解气,又磨了磨牙……然后……

    “哎哟……”

    她蓦地捂住嘴,皱着眉头惊呼道。

    “你怎么了,姗姗?”宋轻笑一惊,关心的问。

    一道闷闷的声音传出来,“偶咬到斜头了(我咬到舌头了)。”

    宋轻笑:“……”

    请问她还可以再放声大笑一番吗?

    最终,良心及时回来,宋轻笑倒了一杯冷水给欧珊珊,示意她含在嘴里,然后一本正经的教育道:“你呀你,用得着这么激动吗?你家安德烈不就是要跟你讨论点东西嘛,哪里就值得你开心得咬自己的舌头呢。”

    嘴里含着冷水,说话不灵便的欧珊珊只得以眼神来证明自己的不服气。

    “哟哟哟,瞧瞧你这狂野的小眼神,大爷我最爱这个调调了。”宋轻笑摸着自己的下巴,往上挑了挑,邪笑道,“来,小妞,再给爷来一个。”

    欧珊珊:“……”

    来人呀,开门放旺财!

    晚上,欧珊珊没有那个胆子敢去跟吃飞醋傅安德烈睡一块,十分热情主动的揽着宋轻笑的腰就进了客房,姿势看上去十分别捏。

    欧珊珊比宋轻笑高挑一些,现在不由分说的就揽人家的腰,宋轻笑看上去像是被她挟持了一样。

    “呼……”欧珊珊关上门,长吁了一口气,一下子扑到在柔软的床上,“这下才终于感觉安全了有木有,话说笑笑童鞋,你在我家多住几天呗,我天天陪你,二十四小时贴身贴心服务怎么样?”

    欧珊珊一副“我陪你你应该十分荣幸”的样子,看得宋轻笑十分的……牙痒痒,想抽她。

    “得了,姗姗,我好歹也是结过婚的人,知道电灯泡是一种多么讨厌的存在,你家安德烈心里不知道对我有多少怨念,拜托你赶快去安抚一下。”

    “才不要呢,他那个小心眼,就该治治,什么飞醋都吃,还不得熏死人。”欧珊珊对此表示拒绝。

    “能有个人为你吃醋就不错了好吧,别太得意太傲娇太作了!哪像我现在这样,只有自己吃自己的醋。”宋轻笑黯然一笑,又想起了一些往事。

    傅槿宴曾经也是这样,别人只要有一点稍微越界的举动,哪怕对方是个女人,他都要吃上好一阵子的醋,然后晚上自己就被连夜折腾,第二天腰酸背痛的起不来。

    然而往事已矣,尤其是将往事与现在一对比,更觉得心痛难当。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欧珊珊看着宋轻笑突转直下的情绪,也叹了一口气,将她拉到自己身边坐下,语重心长的说道:“笑笑,你发自内心的告诉我,你现在是不是后悔了?”

    宋轻笑苦笑一声,“后悔吗?好像并没有多少这种情绪,只是做了一些我认为不得不做的事,至于这些后果,一部分在预料之中。”

    “一部分?那就是说还有一部分你是压根就没想过是吗?没预计到事情会朝这方面发展是吗?比如傅槿宴竟然这么快就跟别的女人约会?”

    见宋轻笑沉默的点点头,欧珊珊顿时恨铁不成钢的戳了一下她的脑袋,“你呀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至情至性不是这么个用法。我们这一生,真正要学习的,其实是取舍,女人就是太过感性,虽然感性也是一件好事,但凡事过了头,对我们来说就是一种束缚,感性也好,理性也罢,都是如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