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去你大爷的生活不和谐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见状,嫌弃的撇了撇嘴,“你丫的就是一个典型的双标狗,对待别人就是锱铢必较,对待自己就是宽容为大,我都不好意思说你啥了,你自己自行领会吧。”

    闻言,欧珊珊很是不服气,“腾”的一下子站起来,一步跨到她的面前,双手叉腰,气势如虹,“这两件事情本来就不能相提并论嘛,我和你什么关系,十几年的友情,基本上和亲姐妹没什么两样了,他呢?认识你才几年,还有好多年失去了联系,细算起来,就是一个路人甲的地位,拿什么和我争,他也得有那个资本。”

    说完将头往上一仰,一脸不忿的样子。

    宋轻笑见了,哭笑不得,连连摆手求饶了,“好吧好吧,你说啥都是对的,你最有理,我讲不过你。不过你刚才说的事情,我暂时真的都还没有想过,而且欧宫越的条件太好了,我一个离着婚又带着一个孩子的女人,只怕是配不上他。”

    “怎么就配不上,你丫的什么时候也学会妄自菲薄这个毛病了?”

    轻嗤一声,欧珊珊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忍着想要戳她脑门儿的冲动,没好气的教育道:“离过婚的又怎么样了,你一没杀人,二没犯法,凭什么就要觉得自己比别人矮一头?笑笑,不是我说你,你这个想法很危险啊。”

    看着她一副认真又严肃的模样,宋轻笑忍俊不禁,摆了摆手,笑着说道:“我也不全是这个意思,就是……哎呀,我现在也说不明白,但是欧宫越那边,还是算了,至少现在,我是不会考虑的。珊珊,无论怎么样,你也要考虑一下我,毕竟我是一个刚刚离异不长时间的人,陷在上一段感情中还没有走出来呢,哪里有心情去接受新的感情。”

    “都这么多天了,你竟然还没有走出来吗?”

    欧珊珊捂住嘴,一副惊讶的不行的样子,“你看看傅槿宴,人家可都是已经走出来了,还被媒体爆料说勾搭上了那个什么影后郑婉儿。你看看人家,你再看看你。明明是你提出来的离婚,结果到后来,却是你走不出来。”

    乍然听到她提起傅槿宴最近的桃色新闻,宋轻笑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僵在了脸上,上扬的嘴角慢慢的松懈了下来,逐渐抿成了一条直线。

    即使早就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可是每每听人提起,心里还是忍不住的抽痛,感觉就像是自己的一颗心,被人生生的掏出来放在了油锅上。

    欧珊珊半晌没有听到她的回应,低下头一看,就看到了她脸上的表情,瞬间了然,无声的叹了口气,坐在了她身边,搂着她的肩膀轻声安慰,“听到我说这个,心里不好受了是不是?明明就舍不得,明明还爱着,为什么一定就要闹到离婚的地步呢?原本你们的感情被多少人羡慕,连我都是一样的,现在呢,童话一下子就破碎了,你心里还不好受,你说你图个啥。”

    图个什么?

    宋轻笑曾经也这么问过自己,自己做的这一切的意义是什么?

    她曾经觉得,自己是为了给那个没有缘分的孩子“报仇”,可是后来才发现,并不仅仅是这样,因为“凶手”不仅仅是傅槿宴,还有……她自己。

    “大概就是图个……安心吧。”

    宋轻笑的语气有些淡,透着一股子虚无缥缈的感觉,“若是我们不分开,确实也能够相处,但是我不会安心,我会整夜整夜的做噩梦,难以平静,而我和他,更会引发各种各样的矛盾,在这样的过程中,无论我们的感情有多么深厚,都会被一点一点的消磨干净,到时候,剩下的就只有对彼此的怨恨。所以,为了不走到那一步,为了我们的记忆中还能留有一些美好,我只能离开他,放我们两个人一条生路。”

    闻言,欧珊珊紧抿着唇,却是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才好。

    有些事情,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可是有些事情,不是自身经历过,不能明白其中的辛酸苦辣。

    欧珊珊自诩对宋轻笑十分了解,知道她的性格,看似温柔中带着一点点的小糊涂,其实是个认死理,不愿意认输的死脑筋,很多时候,一件事情,不撞南墙不回头,甚至就算是撞了南墙,头破血流,她也还是不愿意轻言放弃。

    这样的性格,若是在职场上,说不定会有一番大的作为,但是在感情上,这样的性格实在是太容易吃亏了。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沉吟片刻,欧珊珊终究还是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搂着她的肩膀告诉她,“无论你做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会支持你,不过前提是你不要后悔,否则的话,到时候就不要怪我笑话你了。”

    “那是自然,我做事情还是比较有分寸的。”

    点了点头,宋轻笑终于又露出了些许笑容。

    突然,她对着欧珊珊,语气中带着感激:“珊珊,我还是要谢谢你,没有追问我离婚的原因究竟是什么,谢谢你让我保留了我的秘密。”

    “废话,你不想说的事情,难不成我还硬逼着你说呀,我又不是八婆,闲着没事就好钻研别人的家长里短,满嘴跑火车。”

    翻了个嫌弃意味十足的白眼儿之后,欧珊珊直接扔下一句狠话,当场雷得她外焦里嫩的,“反正你不说,我也不逼你,但我总是需要一个理由嘛,所以我就自己想了一个,应该是因为傅槿宴身体不行了,你们两个那方面不和谐,所以才导致矛盾生起,最后走上了离婚这条路。毕竟我们都是一个年纪的,你的需求我大致都能懂。而且这种事情确实是不好说出口,你害羞也是情有可原的。”

    宋轻笑:“……”

    去你大爷的生活不和谐!

    造谣是要负法律责任的知不知道?

    麻蛋,这要是被傅槿宴知道的,还不以为是自己说的,到时候恼羞成怒,将自己鞭尸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