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而我,是值得原谅的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闻言,顿时心里一惊,面带惊讶的看着她,“珊珊,为什么呀,我刚才就在好奇,你对韩潮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敌意?之前我记得你们相处的时候还是比较融洽的啊?发生什么事了吗?”

    “你也说了,那是以前。”

    撇了撇嘴,欧珊珊语气透着一股子漫不经心,“以前我也知道他喜欢你,但是至少还没有影响到你的生活,你和傅槿宴的关系也好的不行,身边有爱慕者这种事情,我也经历过,所以觉得还不算什么。但是现在这货明显的都已经开始干涉你的生活了,为了让你们离婚,不择手段,这样的人,三观都有问题,所以我坚决反对你们在一起。当朋友可以,当恋人,我一巴掌呼死你!”

    闻言,宋轻笑又往后面躲了躲,生怕她真的一激动,一巴掌就呼过来了,那自己这个如花似玉的小脸……

    看着她一脸惊恐的模样,欧珊珊连白眼儿都懒得翻了,“你丫的甭这么瞅我,我跟你说的是认真的。我最讨厌的就是那种破坏别人家庭的人,什么‘我爱你是我的事,与你无关’。靠!你的所谓的‘爱情’,就已经影响到别人的生活了好不好,还能说出这样不负责任的话,简直就是不要脸到了极致!对于这样的人,让我对他能有好脾气?想都不要想!”

    “可是他也没破坏我的家庭啊,我和傅槿宴会离婚,是我们之间出了问题,不是因为他……”宋轻笑有些底气不足的解释着。

    结果,欧珊珊还是送给她一个嫌弃满满的白眼儿,“你敢说在离婚之前,你们两个之间没有因为韩潮而闹过矛盾?也不知道当初是谁,因为生气,自己带着辰辰跑出去,结果被人贩子盯上,差点儿就没了命。”

    听她提起这个,宋轻笑更加心虚不已。

    当初确实是因为韩潮的缘故,自己才会和傅槿宴吵架,引发了后面的事情,当时为了救自己,傅槿宴几乎都快要疯了,而且还有她姐夫,也因为这件事受了伤。

    现在回想起来,真的是感慨颇多。

    “傅槿宴为了救你,命都快不要了,你不念着他的好,出了事就闹离婚;韩潮呢,没事就给你们上眼药,还装得人畜无害的样子,对你献献殷勤,你就感动得鼻涕泡都要冒出来了。不是笑笑啊,我说你现在都已经这么肤浅了吗?一点小恩小惠,就能把你打动?我还真是没看出来啊。”

    宋轻笑被她一顿连损带骂,说得面红耳赤,无措的咬着唇,急于辩解,“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对于韩潮,我也只是说有这么个想法,但是目前为止,我对他还是什么感情都没有,所以你现在不用这么激动,来跟着我深呼吸,放平心态。”

    “深呼吸个屁。”

    欧珊珊很是不给面子的啐了她一口,端起杯子喝了口水,润润喉,继续说道:“反正我就是觉得,韩潮这个人三观有问题,说白了就是太自我,想要的不管是东西还是人,想尽一切办法都要得到,也不管自己的所作所为,会不会给别人造成困扰。这样的人,能远离就远离,离不开,那也只能是你自认倒霉,平时多防范着点儿吧,别到时候,自己什么都没做,却惹了一身的腥。”

    闻言,宋轻笑微垂下头,唇角抿成一条线,没有说话。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欧珊珊轻咳一声,突然说道:“其实你真的要是想要找一个依靠的话,我这里倒是有一个更合适的人选。”

    宋轻笑茫然的抬起头看着她,不知道她想要说什么。

    “其实你也认识的,就是我哥。”看着她一脸茫然的样子,欧珊珊笑嘻嘻的扔出来一个重磅炸弹。

    欧宫越?!

    猛然间想起这个人,宋轻笑顿时就愣在了原地,明显的一副被轰炸得反应不过来的样子。

    “怎么样,相对于韩潮,我哥是不是一个更好的选择,你看,身材好,气质佳,关键还不会像韩潮那样招蜂引蝶,天天有人哭着喊着要给他生猴子。能力一级棒,还是设计师,和你多般配啊。怎么样,要不要好好的考虑一下?”

    欧珊珊兴致勃勃的“推销”完之后,就感觉宋轻笑盯着自己的眼神儿明显的开始不对,她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有些心虚,不敢看她的眼睛。

    片刻之后,才听到宋轻笑意味深长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原来你刚才跟我说了这么多,就是在为这个做铺垫,是不是?”

    “这个……”

    欧珊珊下意识的想要否认,但是一接触到她已经洞察一切的眼神,便决定放弃抵抗,认命般的点了点头,“也可以这么说。”

    想了想,她又连忙补救着解释:“但是我说的也是事实啊,而且你也知道,我哥之前也很是喜欢你,而且在你之后,他一直都没有谈过女朋友,到现在了还是孤家寡人一个,多可怜啊。”

    宋轻笑看着她,扯着嘴角露出一抹讥笑,十分不客气的说道:“你要是不说我都快要忘了。当初我和傅槿宴刚在一起没多久,你却成天给我和欧宫越制造机会,想让我们两个在一起,踹了傅槿宴,现在你居然和我谴责韩潮的行事作风不地道。欧珊珊同学,你不觉得你有些太过于双标了吗?”

    没想到被她察觉出来,欧珊珊顿时尴尬得不行,咬着唇,笑得比哭好看不到哪里去,“也不能这么算啊,毕竟当初是你说的,你和傅槿宴之间没有感情,都是被逼无奈才在一起的,我为了你的幸福着想,自然是希望你可以过得更好了。后来你们两个感情好了之后,我不是就再也没有过这方面的举动了嘛。可是韩潮就不一样了,他是在你们夫妻感情好的时候出现的,一直都没有消停过,所以他的行为是需要受到谴责的,而我,是值得原谅的。”

    说完,她对着宋轻笑眨了眨眼睛,表情要多谄媚就有多谄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