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他那是别有所图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好吧,先给你攒着,一会儿要是你回答的不好,我就直接上满清十大酷刑,到时候就算你跪在我脚边,抱着我的大腿哭着叫爸爸,都没用,听见了没!”

    面对欧珊珊的威胁,宋轻笑很没骨气的点了点头,正襟危坐,等待着她的审判。

    对于她的表现,欧珊珊还算是比较满意,“行了,就刚才我的那几个问题,你来跟我陈述一下你的解释吧,要是敢骗我,我就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刚才的问题……”

    宋轻笑皱着眉头,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却什么都想不起来,不由得懊恼的瘪了瘪嘴,很是委屈的说道:“你刚才问的啥我都忘了,我就记着你一直在戳我的头了。”

    欧珊珊:“……”

    这个回答也真的是非常棒了,让我有一种想要对你来一段三字经的冲动呢。

    深吸一口气,努力使自己体内汹涌流窜的真气平静下来,欧珊珊对她露出一个职业假笑,说话的时候,感觉每个字都像是从牙缝里面挤出来的一样。

    “我问你,你和傅槿宴离婚,是不是因为这个韩潮?你们两个谁先勾搭上谁的?”

    “你瞧你说的是什么话。”

    皱了皱眉,宋轻笑十分不赞同她的表达方式,“我和韩潮之间什么都没有,他确实是喜欢我,但是我和傅槿宴离婚和他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也不能说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毕竟傅槿宴最终愿意签下离婚协议书,还是靠着韩潮帮了我一个忙。之前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嘛。”

    当初离婚的消息刚传出来的时候,这位女王就已经给她打过电话了,她也如实的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她——只是依旧隐瞒了离婚的主要原因。

    那件事情,是她心中的一个伤疤,现在好不容易有所愈合,若是再被揭开,只怕就再也无法痊愈了。

    “我是知道了,但是我当时没有在你身边,不是很了解情况。”欧珊珊翻了一个白眼儿,语气不佳,“可是现在,这可是我亲眼所见,韩潮巴巴的还把你们亲自送过来,这个殷勤劲儿……你可别说什么都没有啊,你记得你跟我说过,你这段时间住的那个地方,距离市挺远的,韩潮现在的主要事业都在这里,若是没有一点儿情况,他一天闲得没事往返这么远的路程,脑子有坑啊。”

    “没准他脑子真的有坑呗。”宋轻笑超级小声的嘀咕了一句,没有让她听见。

    轻咳一声,宋轻笑耸了耸肩,满脸无奈,“其实这件事情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韩潮喜欢我,这么多年都在坚持,而我也明确的告诉他,我不喜欢他,甚至前两天,我对着他说了特别狠的话,将他都气走了,原本以为他总应该死心了,结果没想到第二天,他竟然又来了,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对于这种性格十分执着的人,她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欧珊珊闻言,皱起了眉,语气更加的不好,“这样的人,简直就是一块狗皮膏药,甩也甩不掉,真是恶心人恶心到家了。”

    “话也不能这么说。”抿了抿唇,宋轻笑的神情有些无奈,“毕竟韩潮帮了我太多的忙了,又是帮我找住的地方,又帮着我一起骗傅槿宴,还帮我做饭收拾家务,基本上能帮的他都帮了,他对我有恩,我不能忘恩负义。”

    “他帮你,又不是平白无故的帮你,那是别有所图。”

    冷哼一声,欧珊珊脸上写满了不屑,夹杂着些许的嘲讽,“他就是吃准了你这个性格,知道你念着人情,不会让彼此之间难堪,所以才会这么的变本加厉,他是想将所有的事情都帮你做了,最好是最后能帮到你的床上去,那他的目的就算是真正的达到了。”

    “珊珊!”

    宋轻笑没想到她说话说得这么露骨,顿时尴尬得不行,眼睛向着周围看了一下,正好看到傅孟辰在陪着元宝玩儿,连忙说道:“辰辰,你带着元宝先去你的房间,妈妈和珊珊阿姨谈一些事情,好吗?”

    “好。”

    带着软萌的童声很是干脆的应了一声,傅孟辰抱着元宝便进了房间。

    看着门被关上,宋轻笑才松了一口气,瞪了她一眼,嗔怒道:“你说话能不能注意着点儿,辰辰还在这里呢。”

    “怕什么,他又听不懂,”欧珊珊撅了撅嘴,一脸的不以为然,“再说了,早晚都要知道的事情,现在提前学习学习也是情有可原的,省得他以后仗着那张小脸出去随便骗女孩子。”

    宋轻笑被她这番话气得忍不住笑了起来,“别扯淡,我儿子天性纯良,可不是那样的人。”

    “得了吧,你儿子就是缩小版的傅槿宴,蔫坏蔫坏的,表面上看起来纯良无辜,背地里一肚子坏水儿。”

    宋轻笑:“……”

    扯淡!

    轻哼一声,欧珊珊身体微微向前倾,盯着她的眼睛,又问道:“那你的想法呢?你和傅槿宴离婚了,总不能一直自己这么单身的过下去吧,就算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辰辰想想,没有爸爸陪伴的童年,是残缺的。”

    “这个问题我也想过。”

    沉吟片刻,宋轻笑有些不好意思,“其实这两天我也在想,韩潮也挺不错的,毕竟他对我是真的好,对辰辰也好。这段时间我忙着工作,都是他帮我看着孩子,有的时候还要哄他睡觉,我……”

    “所以你就感动了?”

    话没说完,就被欧珊珊一句话打断了。

    她的脸色很是不好看,至少不是什么高兴的表情,看得宋轻笑心里直突突:,“珊珊,怎么了你这是?”

    “没怎么,我就是觉得你的脑子里面可能也是进了水,想着要不要带你去医院,把里面的水抽出来。”欧珊珊没什么好气的说道。

    “……”宋轻笑张了张嘴,觉得自己无辜得不行,她什么还都没做呢,就被损了一顿,多冤。

    “你找谁都可以,但是这个韩潮,我看不上他,你要是真的找了他,信不信我一辈子都不理你了?”欧珊珊直接摞下狠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