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不给他面子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一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了一个地方。

    几人的行李依旧是韩潮帮忙提着,只有元宝和一些零碎的东西,是他们母子两个拎着。

    一打开门,就听到一声女王气息十足的声音在屋子里面响起,“哟,我们宋大小姐终于愿意露面,终于愿意回来了呀。”

    韩潮没想到屋子里面还有人,猛地一抬头,正好看到欧珊珊闲庭漫步的走过来,靠着墙壁,正好和他对上眼。

    后者眨了眨眼,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语气也是一样的别有深意,“哟,这不是韩大明星吗?今天怎么也有空到这里来了?我记得你最近不是工作挺多的嘛,而且刚刚被黑了一波,不好好的去经营你的形象,怎么还有时间陪着我们的‘失踪人口’啊?”

    一句一句都是满满的嘲讽和奚落,偏偏让人从中挑不出一点点的错来。

    毕竟她既没说脏话,语气也没有什么过分的地方。

    不得不说,说话真的是一门学问,学好了,分分钟杀人于无形。

    杀人诛心!

    对于欧珊珊的话,韩潮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但脸色也没有刚才那么好看,低着头将行李拿了进去。

    一旁的傅孟辰见到欧珊珊,顿时小脸绽放出明媚的笑容,对着她甜甜的喊了一声“珊珊麻麻好”。

    欧珊珊看到他,脸上堆着笑容,和蔼可亲的和他打了招呼,再抬起头时,脸上笑容尽失,还是刚才那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令人看了,心里十分的不舒服。

    倒是宋轻笑有些看不下去了,连忙瞪了她一眼,陪着笑说:“那个韩潮,是不是看到珊珊在这里吓了一跳?其实是因为我租的房子就是珊珊的房子,这里正好空下来,所以就便宜我了。”

    被这么强行的解释了一波,韩潮心中的疑惑解开,抬起头对着欧珊珊微微的笑了笑,语气友好的说:“是这样啊,那真是谢谢你照顾笑笑了。”

    闻言,欧珊珊的眼睛一下子瞪得滚圆,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很不客气的发出一声嗤笑,“拜托,大明星,你替她感谢我,你以什么身份能够代替她啊?要是论感情,我和笑笑可是十几年的好闺蜜,总比你认识的时间长得多吧。”

    韩潮原本的意思也只是想要感谢一下,当然其中也有着他的私心,毕竟这样说,能够给人一种他和宋轻笑的关系已经非同一般的错觉,面前的又是宋轻笑的好闺蜜,有的时候,闺蜜的一句话,就十分的有效,若是她能帮着自己劝一劝,说不定事情就可以事半功倍了。

    可他却万万没想到,欧珊珊居然对他抱有这么大的敌意,连他说句感谢的话,都要讽刺很久,十分不给他面子。

    韩潮不管在哪里都是被人追捧着,恭维着,早就已经习惯了这种感觉,只有在宋轻笑那里才屡屡受挫,可是毕竟他对宋轻笑的感情不一样,所以他愿意被她像对待普通人一样对待。

    但是这种特例仅仅只限于宋轻笑一个人,若是换了其余的不相干的人,他的自尊就有些受不了了。

    但是也没有办法,欧珊珊的身份摆在那里,再加上她老公安德烈的影响力,光凭自己,根本就无法反抗,所以韩潮就算心里不舒坦,但也一个字都没有说——全都表现在脸上了!

    宋轻笑看着他们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十分不对劲儿,仿佛两人之间有火焰在燃烧——不是爱情的火焰,是仇视的火焰,明显的就是气氛不对,她的心里就“咯噔”了一下,连忙上前一步,挡在了两人之间,对着韩潮嘿嘿笑了两声。

    “那个,韩潮,你看珊珊也在这里呢,我的东西也不是很多,剩下的我们就自己处理就好了,你还是赶紧去忙你的事情吧,别因为我耽误了你的事业,有机会我们再聚哈。”

    干脆利落的下了逐客令。

    毕竟和欧珊珊相比,他的重要性低了不是一个档。

    韩潮闻言,心中很是受伤,紧抿着唇,看了她一眼,眼眸中情绪万千,似乎有千言万语,但是最终,都化成深深的无奈,以及一个“嗯”字。

    “那好,那我就先不打扰你们了,你收拾完记得好好休息,不要太累了,我有时间就过来看你。”

    说完,他又是留恋的看了她许久,终于还是恋恋不舍的推开门走了出去。

    “咣”的一声,门被关上,宋轻笑也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这两个人是怎么回事,怎么一见面就……

    正想着,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十分不客气的“哼”的一声,吓得宋轻笑立刻缩起了脖子,缓缓的转过身来,小心翼翼的抬着眼皮看了欧珊珊一眼。

    在看到她脸色明显不善的时候,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那个,珊珊,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火气这么大?”

    宋轻笑记得她和韩潮也是见过几次面了,每次见面的时候,气氛都挺和谐的,有说有笑,可是今天为什么就这么奇怪,火药味这么浓?

    话说,她已经好久没有见过欧珊珊这么怼人了,风采不减当年啊!

    “为什么?你还好意思问我为什么?”

    轻嗤一声,欧珊珊丢给她一个白眼儿,转身坐到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抱着手臂,微扬着下巴,眼睛瞥着她,一副准备兴师问罪的模样,气势十足。

    见状,宋轻笑更是心里发毛,搓了搓手臂,连忙迈着小碎步走到她面前,在她的旁边坐下,屁股都没敢完全坐上去,只堪堪的坐了三分之一,低垂着头,双手放在膝上,捏着衣角,忐忑不安。

    看着她这么一副受气小媳妇儿的模样,欧珊珊感到又好气又好笑,直接不客气的伸出手指,戳着她的脑门儿,边戳边问:“你告诉我,你和傅槿宴离婚,是不是因为他?你移情别恋喜欢上他了,还是他穷追不舍,终于把你攻陷了?”

    她的指甲刚刚做过,修整得有些尖,而且上面还粘着水钻,戳在脑门儿还真的是挺疼的。

    宋轻笑挨了几下,实在是受不住了,连忙捂住脑门儿向后躲了躲,瘪着嘴控诉,“不要再戳了,头都要被你戳破了。”

    闻言,欧珊珊定睛一看,确实,她的脑门儿都已经有些红了,再加上她皮肤本来就白,显得更加的触目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