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章 缘分未尽,同去同归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认真开你的车吧,韩大明星,虽然你是一个老司机了,但也不要分心。”为着几人的生命安全着想,宋轻笑好心的提醒道。

    老司机?

    韩潮挑了挑眉,从镜子里看了一眼自己的形象,觉得自己怎么着都跟老司机沾不上边。

    不过韩潮也没有再说什么,扯着嘴角笑了笑,视线依旧稳稳的看着前方,将车开的又稳又快。

    没过多久,车子停在了机场。

    “你回去吧,韩潮,我和辰辰自己走就行了。”宋轻笑将傅孟辰牵下车,拿上自己的行李,朝韩潮感激的挥挥手。

    谁知道,韩潮斜靠在车门处,双手抱胸,一脸调侃的看着她,“怎么?用完就扔?”

    tf!

    宋轻笑像元宝一样,差点被他这句惊天泣鬼神的话弄得炸毛。

    什么叫用完就扔?韩大明星,你这是把自己当某某斯了吗?要不要这么语出惊人?

    仿佛没有看到宋轻笑快要翻上天的白眼,韩潮依旧一副笑吟吟的样子看着她,眼中满满的都是期待——他就差没说出“带我走”三个字了。

    宋轻笑对此视而不见,无语的说道:“我怎么敢这么做,我还想安稳的再活几年呢。好了,不耽误时间了,我们去换登机牌了。”

    韩潮神秘的笑笑,然后像变戏法似的,一下子拿出一张东西,在宋轻笑面前晃晃,“看来,缘分还没尽,我们要同去同归了。”

    宋轻笑定睛一看,发现是跟自己同一个航班的。

    卧槽卧槽卧槽……

    一连串不带含义的国骂在她脑海中飘过,这丫的什么时候买了跟自己一个航班的机票?

    他这是要将狗皮膏药誓死贴到底吗!

    好想拒绝怎么办?

    “笑笑,你这是什么表情?好像不开心呀?”韩潮眨眨眼,一(shi)脸(fen)关(de)心(yi)的问道。

    他真是机智,及时查到宋轻笑的航班,并且果断的买了机票,这边剩下的事就交给手下去办吧,不需要他来操心了,毕竟,该他操心的那个人都要走了。

    闻言,宋轻笑磨了磨牙,暗搓搓的说:“哪!有!你!想!多!了!”

    其实她心里已经十分草泥马了。

    这人实在太难缠,什么方法都试过了,然鹅都没用,她完全搞不定嗷……

    求高手支招。

    “既然你没意见的话,那我们就走吧。”韩潮十分开心的将自己的行李后从后备箱里拿出来,然后打了一个电话,好像是叫人过来拿车钥匙什么的。

    宋轻笑已经无力吐槽了,飞机又不是自家的,她能阻止吗?

    况且,就算她不同意,这人也有办法跟自己一起走吧?

    韩潮刚挂完电话,宋轻笑就看到一个男人朝他们这边走来,那气势汹汹的样子,看起来就有几分骇人。

    他走到韩潮面前,站定,然后鞠了个躬,“少爷,我恭候多时了。”

    宋轻笑:“……”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像个阴谋?

    连他送自己来机场都安排好了人手。

    她想爆粗可不可以?

    韩潮瞥了一眼宋轻笑,见她乍青乍白乍红的脸色,心里有几分想笑,这丫头,什么心理活动都写在脸上了,还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真是太可爱了。

    韩潮将车钥匙和房钥匙递给他,淡淡的交代了一句,“你自己看着安排就行了。”

    “好的,少爷。那我就先退下了。”那人点点头,然后转身迅速的离开了。

    “好了,这边的事情都了结了,咱们安心的走吧。”韩潮拍拍手,喜笑颜开的提上自己的行李,又十分主动的将宋轻笑的行李箱拉着,就朝机场内走去。

    “p,怎么有一种赶鸭子上架的感觉,我就是那只鸭子。”宋轻笑嘴角抽抽,低声说道。

    耳尖的傅孟辰一本正经的说道:“麻麻,骂脏话不是好孩子哦。”

    宋轻笑看着自家儿子天真无邪的小脸,顿时感到十分惭愧,觉得自己没给儿子做好榜样,于是连忙补救,抱歉的看着他,“是麻麻错了,麻麻改,以后麻麻再也不说脏话了。”不在你面前说脏话了。

    最后一句话她默默的在心里补上了。

    傅孟辰当然十分相信宋轻笑的话,乖巧的点点头,拉着宋轻笑的手就往里面走,“麻麻,快点,我们要去帮韩叔叔拿东西,不然他一个人拿这么多,很辛苦的。”

    好贴心的乖儿子。

    宋轻笑咧嘴一笑,心里十分满足,她儿砸是她这辈子最值得骄傲的。

    手续办好之后,宋轻笑依依不舍的将元宝托运了。

    “宝贝儿,你要好好的知道吗?很快我们就能见面了,你一个人……猫在笼子里不要怕哦,睡一觉就到地方了。”

    宋轻笑絮絮叨叨的说着,抱着元宝蹭了又蹭。

    一开始,她对猫是没多少感觉的,后来慢慢的养出了感觉,像是自己的亲人一样,割舍不下。

    “喵……喵……”

    元宝似乎能听懂人话,轻轻的叫着,大眼睛里一片纯真。

    韩潮看着这一人一猫依依惜别的场景,两泡眼泪差点飚出来了——混到现在,人不如猫。

    这都是些什么世道啊麻蛋!

    “好了,再耽误下去就没时间了,笑笑,我们把元宝交给他们吧,元宝不会有事的。”韩潮掩饰住自己语气里的冲天酸气,淡淡的说道。

    宋轻笑闻言,只好将元宝交了出去,有一种肉痛的既视感。

    元宝的内心s:主人,咱们又不是生离死别,洒脱一点好不!

    飞机在长达数小时的飞行后,终于在市机场降落了,听到空姐甜美的语音播报,宋轻笑立马像打了鸡血似的,从迷糊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看着外面的景象,宋轻笑在心里苦涩一笑:终于回来了,傅槿宴,不知道能不能在再见你一面?

    她心里期待着能与他再见上一面,但她又十分害怕跟他见面。

    那种物是人非的感觉会把人弄崩溃的。

    宋轻笑现在就处于种种纠结之中。

    下了飞机,将行李和元宝提出来后,韩潮执意要送宋轻笑母子二人去他们新的住处。

    宋轻笑无奈,又撕不掉这块狗皮膏药,只好随他去了。

    于是三人出来后,随手招了一辆出租车,报了地址后,就出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