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想睡多久睡多久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一顿饭很快就做好了,宋轻笑吃得一点都不斯文,在这一大一小两个男人惊恐的眼神中,一口气吃了三碗米饭。

    将最后一粒米放进嘴里,一口气喝干了碗里的汤后,宋轻笑放下碗筷,打了一个嗝,擦了擦嘴巴,淡定自若的说道。

    “我吃好了,你们慢慢吃。”

    看着空了一半的盘子,傅孟辰担忧的问道:“麻麻,你吃这么多,胃不会难受吗?”

    宋轻笑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无所谓的说道:“没事,你麻麻的胃就是一个无底洞,不怕会撑坏,这点都是小菜一碟。”

    失恋了当然要用吃来发泄情绪了,所以那些失恋的人才会越来越胖,然后……越来越找不到对象。

    想到这里,宋轻笑不禁一阵毛骨悚然,自己再这么胖下去,以后打光棍的几率很大呀,毕竟,谁都不是傅槿宴,喜欢她身体健康一点圆润一点。

    想到傅槿宴,她的心又是一痛,很想再放纵自己再吃上一碗的。

    然而看了看桌子上所剩不多的菜,再看看韩潮和傅孟辰碗里还没怎么动的米饭,宋轻笑打消了这个损人不利己的想法。

    算了,还是去吃巧克力吧,听说吃点甜食会让人开心起来。

    “对了,笑笑,你明天回市打算住哪里?我那里正好有一套房子空着的,虽然在市中心,但也很安静,离你的公司也不远。”

    韩潮关心的问道。

    “不用了,我已经租好了地方,明天搬过去就好了,就不去你那里了,毕竟你的名气太大了,容易惹上是非。”宋轻笑干脆利落的就拒绝了。

    开玩笑,在这么敏感的时候,她还怎么敢和韩潮走太近,外面那一大邦子记者媒体和吃瓜群众都紧紧盯着她的反应呢。

    毕竟,现在“事实”已经证明,是她被傅槿宴抛弃了,是她被离婚了,所以那些人一定对她现在的生活很敢兴趣,想要迫切的知道,灰姑娘脱下水晶鞋后,是不是真的回家继续捡豆子干活去了?

    “好吧。”韩潮闻言,心里一阵失落,不过又很快打起精神,“如果你有什么需要的话,就跟我说,千万不要客气知道吗?拿我当朋友看待也行,反正朋友之间就是相互麻烦的。”

    现在进一步不成,那就退一步好了,先从朋友慢慢做起,更深的了解彼此后,说不定宋轻笑会不可自拔的喜欢上他呢?

    晚饭后,韩潮非常自觉的收拾干净了厨房,然后恋恋不舍的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在这里,他割了最多次手,做了最多次饭,洗了最多次碗,也被拒绝了最多次,成了他一个十分难忘的地方。

    第二天一大早,宋轻笑就起来了,不需要自己儿子喊她的那种。

    因为这里的房子是当时韩潮给租下的,所以退房时也不需要找房东,只需要给韩潮说一声,并把钥匙交还给他就好了,剩下的事,他自己会处理的。

    宋轻笑右手拖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左手抱着元宝,把东西交给韩潮之后,就准备出发去机场。

    “笑笑,我送你们吧,你们有行李,还带着一个辰辰,不方便。”

    韩潮建议道。

    宋轻笑考虑了一下,觉得不用那么矫情,毕竟这个人真是打也打不走,骂也骂不走的,还不是只能随他去。

    “那好吧。”

    上车之后,傅孟辰就开始兴奋了,自从昨晚知道他们母子俩就要回市之后,他就开始兴奋得睡不着觉,叽叽喳喳的问东问西。

    要见粑粑了,好兴奋好激动好开森——这是他最真实的写照。

    “麻麻,这次回去我们是不是要待很久呀?”

    宋轻笑笑了一下,“要是不出什么意外的话,我们应该要待好长一段时间。”

    “哇塞,那我可不可以去找越洋哥哥玩啊?这么久没见越洋哥哥了,我都想他了。”傅孟辰人小小的,说出来的话却很成熟,像个大人一样。

    闻言,宋轻笑有点诧异,问道:“你们不是经常视频的吗?”

    自从他们来到这个小镇后,傅孟辰隔三差五的就跟安越洋视频,比她和欧珊珊视频的次数还多,搞得宋轻笑一度以为自己的儿子其实心里是喜欢男孩的?

    不过这个想法也只是一闪而过,她虽然没有传统的那些观念,但也更希望自己的儿子能拐一个美美哒的媳妇回来。

    “经常视频是一回事,见面时候的感觉又不一样,你又不是不知道。”傅孟辰撇撇嘴,无奈的说道。

    什么叫见面的时候感觉不一样?

    宋轻笑的脑海里立刻出现了一个答案:可以亲亲搂搂抱抱举高高?

    hn!

    下一秒,她给这个想法打了个大叉叉,对于这种场面,她是拒绝的。

    “好吧,等回去一安顿好,我们就去你姗姗麻麻家里玩好不好?”

    宋轻笑宠溺的笑道,没有提什么时候见傅槿宴的事。

    对此,聪明乖觉的傅孟辰也没有问,他知道不能在麻麻面前提粑粑,不然她会伤心的。

    再想,也只能憋在心里。

    “好哇,我要在姗姗麻麻家里住两天,我要和越洋哥哥睡一块。”

    闻言,宋轻笑嘴角抽抽,又联想到某些不可言说的画面了。

    看来,不是人家两个小孩子有问题,是她自己的思想有问题,不管什么都会联想到那方面去。

    哎,自己最近一定是经历了太多事,对异性之间的爱不抱希望了,要好好的洗洗脑。

    “睡吧睡吧,想睡多久睡多久。”她无奈的回道。

    驾驶座上认真开车的韩潮听着这母子二人之间的对话,不由得轻笑出声,忍不住插了一句,“笑笑,我怎么听着你这话有点酸酸的呢?”

    “酸?我有什么好酸的,我也有可以想睡多久睡多久的朋友呀,比如晓依,比如姗姗。”

    宋轻笑不服气的反驳道。

    “好好好,是我会意错了,是我小人之心了。”韩潮立即十分乖觉的道歉,心里暗搓搓的想:我也是一个你想睡多久睡多久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