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一朝破碎的感情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评论的风向渐渐的开始跑偏,慢慢的变成了粉丝之间的掐架,风起云涌,十分的激烈。

    但是这些宋轻笑已经不再关心了,她在意的只是傅槿宴。

    短短几天的时间,物是人非,他已经走出离婚的阴影,开始了自己新的生活了吗?

    可是自己呢,为什么还没有走出去?为什么一想到他的时候,心里还是疼得要死了一样?

    看着照片上傅槿宴和郑婉儿亲密相拥,携手离开的样子,宋轻笑就心痛得难以呼吸。

    为什么,明明当初是自己主动提出来的离婚,为了离婚,自己绞尽了脑汁,想尽了各种各样的办法,就是为了让傅槿宴死心。现在他死心了,签了离婚协议书,甚至还……有了新欢,那自己呢,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又算是什么呢?

    想起当初那个被他率先挂断的电话,是不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两人之前就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了。

    不得不说,她佩服傅槿宴心智的强大,在自己还在郁郁寡欢的时候,他都已经可以搂着别人谈笑风生,丝毫没有受到离婚的影响。

    自愧不如。

    握着手机的手慢慢的用力,越来越用力,终于,宋轻笑还是忍不住,丢开手机,将头埋在膝盖上,痛哭流涕,哭声撕心裂肺。

    韩潮原本还在厨房里面做饭,突然听到了客厅的方向传来一阵痛苦的哭泣声,吓得他连手中的菜刀都险些握不住,差点儿切到他的手。

    连忙放下刀,韩潮急匆匆的向着客厅走去,一眼就看到了窝在沙发上,哭得正伤心的宋轻笑,心里慌乱不堪。

    “笑笑,笑笑!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问了好几句,但是都没有得到丝毫回应,宋轻笑将自己关在自己的世界里面,独自悲伤。

    韩潮没有办法,只能干着急,眼睛四下打量了一下,突然看到了她还在亮着的手机,好奇的拿过来看了看,一眼就看到了上面的新闻,顿时陷入了沉默。

    傅槿宴……竟然已经找好了下家了吗?

    不应该啊,当初他表现得那么的深情,那么的不舍,怎么可能转眼之间就移情别恋了呢?

    可是……

    看着上面的照片,韩潮又实在是难以想象,那都是假的,因为真的太清楚了,连认错人的可能性都没有了。

    所以傅槿宴真的因为宋轻笑伤了心,彻底的决定放手,移情别恋了?

    一想到是这个可能,韩潮的心里突然涌起了巨大的狂喜的感觉。

    若是傅槿宴真的喜欢上了别的女人,那么他和宋轻笑之间就再也没有可能了,那么自己的希望就变得更大了。

    之前笑笑之所以拒绝自己,一定是因为她还对傅槿宴心怀幻想,觉得两人还能重归于好,即使是她提出来的离婚,但是女人的性格就是如此,阴晴不定,算不得准数。

    但是现在傅槿宴这边已经另有所爱,那么她就再也没有可能,这样的话,自己若是再对她温柔的照顾,悉心的呵护,总有一天,绝对会将她彻底感动的。

    毕竟论起来,自己和傅槿宴真的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两人完全是不相上下的。

    想到这里,韩潮都忍不住想要笑出声来,但还是被他拼命忍住了。

    放下手机,他扶着宋轻笑的肩膀,轻声地劝慰她:“笑笑,别哭了,新闻的事情……我也已经看到了,这种事情,谁都说不好,毕竟你们都已经离婚了,是两个独立的个体,所以他有了新的喜欢的人,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可是,可是,为什么才过了,过了这么久,他就忘记了我们,我们之间的感情了吗?”宋轻笑埋首在膝盖上,声音沉闷,抽泣的声音分外明显。

    闻言,韩潮长叹了一口气,“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当初为了让他同意离婚,我们用的办法,也是十分的绝情,不留一丝后路,他若不是被伤透了心,又怎么会那么干脆利落的签下离婚协议呢?而在这个时候,若是出现一个善解人意的女人在他身边嘘寒问暖,他难保不会被吸引。而且不得不说,郑婉儿确实是完美得几乎无可挑剔,这样的女人,谁又会拒绝的了呢。”

    宋轻笑听了,心里更是痛苦得难以言喻。

    这么多年的感情一朝破碎,终于从此一刀两断,各走一边,从此,彼此的喜怒哀惧,都与对方无关,冷暖都是自己的事情。

    这是自己当初选的路,早在下定决心的那一刻,心里就应该做好了准备。

    这个男人,再也不属于自己了。

    想到这里,宋轻笑更是悲从中来,抱着手臂,哭得难以自抑。

    韩潮听着她如此伤心难过的声音,心里也是一样的不好受,忍不住将她轻轻地拥入怀中,动作轻柔的拍打着她的肩膀,柔声的安慰着:“别哭了,笑笑,你这样哭,我的心都要疼死了。傅槿宴不懂得珍惜你,所以他失去了你,没有资格再拥有你,这是他的损失,你不应该这么悲伤,你应该高兴,因为他不值得你为他这么伤心。擦干眼泪,看看四周,总有人愿意呵护你,爱惜你,将你当成宝贝一样……”

    听着他在耳边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宋轻笑心烦意乱,咬了咬牙,缓缓的抬起头,脸上泪水肆意横流,眼眸红肿,悲伤清晰可见。

    见状,韩潮更是心疼得说不出来,抽出纸巾将她脸上的泪水擦了擦,双手捧住她的脸,深情告白,“笑笑,你看着我,看着我,傅槿宴走了,还有我呢,只要能够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在乎,我会护着你,宠着你,让你当我的小公主,再也不用受一丁点儿的委屈,更不会让你再流一次眼泪,相信我好吗?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向你证明我自己,用我的行动和你的感受来证明。”

    宋轻笑依旧是定定的看着他,没有说话,脸上除了悲伤之外,看不出来其他的表情。

    韩潮拿不准她是什么意思,是拒绝还是接受。

    想了想,他觉得,若是没有直接拒绝,那就是变相的默认了。

    一想到宋轻笑已经默许了自己,韩潮的心里就激动得难以平静。

    踟蹰了一番,他捧着宋轻笑的脸,缓缓的凑过去,想要一亲芳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