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是不是想要和我撇清关系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韩潮闻言,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僵在了脸上,显然,他也没有想到,居然会听到这么绝情的一番话,饶是他心理再强大,终究还是有着几分心高气傲的,宋轻笑如此不留情面的驳了他的面子,他真的是有些受不了。

    “笑笑,你一定要说这么狠心的话吗?我以为我们之间……”

    “你以为什么?”宋轻笑抢在他的前面说了出来,“韩潮,我已经不是第一次跟你表明过我的态度了吧,可是从始至终,你都没有放在心上,觉得我是在开玩笑,是在欲拒还迎,觉得我是在吸引你的注意力,韩潮,在你的心里,我就是这么一个不知深浅的人,是吗?”

    韩潮听了,心中一惊,连忙摇着头否认,“不是,我没有,你误会我了……”

    宋轻笑再一次打断了他的话,看着他,嘴角噙着一抹冷笑,“不是吗?那你告诉我,在我和傅槿宴感情还好的时候,在我们还没有离婚的时候,你的所作所为都是什么意思?我是一个已经结了婚的女人,而你单身一人,总是不断地出现在我的周围,制造出各种各样我们关系很亲密的样子,从来都不在意这些事情会对我造成什么样的伤害,那些流言蜚语有多么的可怕,你也不在意,你就是要一意孤行的做着你开心的事情,不顾及别人的死活。”

    “笑笑,不是这样的,我……”韩潮心中越发的慌乱和不安,他从来没有见过宋轻笑这么生气的样子,顿时紧张得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宋轻笑没有理会他的手忙脚乱,只是想要将自己心里的想法都说出来。

    原本这些话,她都不想说的,但是一旦开了头,后面就像是决堤的洪水一样,拦都拦不住。

    “你敢说你没有吗?你的所作所为,哪一点不是凭借着你的心情,而不顾及我的死活,还是说在你的字典里面,没有‘避险’两个字?当初我们刚认识的时候,我就已经告诉你我结婚了,什么意思你不明白吗?若是当朋友,我完全没有问题,但是你的动机,从一开始就和我是不一样的,你但凡有一点儿在意我这个朋友,就不会做出那些令人怀疑的举动,当初我被你的粉丝围住,我和傅槿宴因为你吵架,种种的种种,都是因你而起。”

    一口气说到这里,宋轻笑只觉得自己胸口一直堵着的那口恶气总算是吐出来了,莫名的有了些许放松的感觉。

    看着韩潮脸色难看的样子,她咬了咬牙,却还是继续说道:“韩潮,你也不是一个小孩子了,你都这么大了,总要为自己的言行举止负责,不要再想到什么就做什么,你可以不在乎,但是麻烦你为别人想一想,不是每个人都有你那么强大的承受能力的。”

    说完,宋轻笑微微垂下眼眸,没有再看着他。

    她总觉得有些尴尬,毕竟自己说话确实是不客气,但是有些事情,若是态度不坚决些,只怕更是后患无穷。

    沉默了半晌之后,韩潮突然笑了一声,笑声短促,还有些尖锐,听起来带着浓浓的讽刺的感觉,令人有些胆战心惊。

    “笑笑,你说这么多,是不是就是想要和我撇清关系?你和傅槿宴离了婚,目的达到了,所以就将我一脚踢开了,是这个意思吗?”

    闻言,宋轻笑皱起了眉,面露不悦,“韩潮,我不是那么背信弃义的人,你帮了我,我很感谢,但是这……”

    “你不要再说了!”

    韩潮大喝一声,阻拦住了她未说完的话,精致的脸庞上,流露出失望和痛苦的表情,看起来很是受伤,“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我也明白的告诉你,我不会就这么放弃的。当初有傅槿宴,我没有机会,但是现在傅槿宴已经离你而去了,你孤身一人,我就更加有机会了。笑笑,我就不相信你的心是石头做的,总有一天,我会把你的心焐热,将你彻底的感动的!”

    说完,他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声音有些轻,有些飘,“好了,我想起来我还有事情要处理,先走了,你和辰辰注意安全。”

    转身就走,头一次没有像平时那样,一步三回头的恋恋不舍。

    应该是心里受了打击吧。

    看着眼前被打开又被关上的门,宋轻笑愣了一会儿,突然轻轻地笑了起来。

    对于这样的结果,她的心里总有一种放下了一块大石头的感觉。

    这些话,她已经在心里酝酿了很久,但始终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时机跟他说,今天却是阴差阳错的全都说了出来,但是结果……似乎没有她想的那么美好,韩潮临走的时候说的话还在她的耳边回荡。

    这个人怎么就这么的执着呢,自己一个已婚已育还离异的女人,到底是哪一点儿让他念念不忘,这么多年都没有放弃。

    你告诉我,你看上了我哪一点,我改还不行吗?

    仰天无声的长啸之后,宋轻笑颓然的坐在沙发上,沉默的思考了许久,还是决定……先收拾行李,反正离开是一定要离开的,至于韩潮那边……他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总不能还想要限制她的自由吧,那可真的是给他能耐坏了。

    傅孟辰知道他们准备离开的时候,高兴得边拍手边蹦,脸上兴奋的笑容都抑制不住。

    虽然这里挺好玩的,但是对于他来说,也就是几天的新鲜劲儿,他还是怀念市,那里有他的小伙伴们,有他的越洋哥哥,还有……他粑粑。

    想到傅槿宴,傅孟辰的小脸上有些难过,小小的人藏不住情绪,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宋轻笑察觉到了他的心情似乎是有些不好,放下手中的衣服,拉着他到自己面前,柔声的询问:“辰辰,怎么了,要回去了,不开心吗?”

    “也不是。”摇了摇头,傅孟辰低着头,小声的嘀咕了一句,“我就是,有点儿想粑粑了。”

    说完,他抬头看了看宋轻笑,又连忙伸出手,比量了一段小小的距离,“真的只是有点儿,一点点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