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章 玩具套路深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两个大人玩得一脸嗨皮,还是傅孟辰眼尖,瞅到了拎着大包小包的宋轻笑和顾晓依。

    “麻麻,姨姨,你们回来啦?”

    他开心的扑过去,像一只快乐的小燕子。

    “辰辰帮你们提吧?”

    他伸出小手,就要去接顾晓依手上的袋子。

    顾晓依不好拂了他的热情,连忙笑眯眯的把最小的一个袋子递给他——虽然他们马上就要走到茶几边上了。

    “你们玩得很开心哦。”宋轻笑调侃道。

    “必须的,这种玩具大小皆宜,尤其是像我们这些小时候没有得到满足的人,更像是有了一种寄托。”韩潮丝毫不以为耻的说道。

    闻言,宋轻笑顿时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说道:“所以你给辰辰买这个玩具,其实是你想玩,但又觉得不好意思?就假借辰辰的名义,来满足你那颗未被满足的……童心?”

    “嘿嘿……”韩潮摸摸鼻子,一笑,“这都被你发现了?分析得真透彻,佩服,佩服!”

    宋轻笑将手中的大包小包放到茶几上,感慨了一句,“啧啧,这年头,买个玩具套路都这么深,简直不得了啊!你们这些人才是真厉害,厉害!”

    玩具套路深,小盆友别认真!

    “过奖,过奖!”

    韩潮拱了拱手!

    宋轻笑:“……”

    这么理直气壮引以为荣的样子,实在是让她突然好想一托马斯从他脸上开过去!

    看看他的脸是不是真的很平坦厚实?

    “麻麻,韩叔叔要是真的很喜欢这套玩具,但又不好意思说的话,那辰辰就送给他,这样别人就不会笑话他啦。虽然这是韩叔叔送给辰辰的,但并没有规定说我不能再送回去,是不是?”傅孟辰听懂了他们的对话,当然那些互相恶心恭维的话除外。

    一脸蒙圈的韩潮发出了永恒的人生三问:我是谁?我在哪里?我要到什么地方去?

    而宋轻笑则是:“哈哈哈哈哈哈……”

    顾晓依将袋子整理归类完毕,特产蔬菜衣服分开放,无语的听着他们因为一个玩具引发的无聊对话,在看看宋轻笑那张狂疯狂癫狂的样子,好心的提醒了一句,“笑笑姐,小心你的喉结露出来了,这样就暴露了你的真实性别。”

    宋轻笑嘎的一声止住了,瞪了她一眼。

    帮完韩潮,傅孟辰小天使又来给自己的妈妈解围了,“姨姨,我麻麻是个女人呀,我是从她肚子里钻出来的,老师告诉我们,男人生不了孩子的。”

    顾晓依顿时起了逗弄他的心思,皱着眉头反问道:“可是辰辰,你怎么知道你是从你麻麻肚子里出来的呢?你又没有亲眼见到过。”

    “是麻麻他们告诉我的呀。”傅孟辰理直气壮的说。

    “可是万一他们是骗你的呢?”顾晓依笑眯眯的看着他,“没准你是充话费送的呢?”

    谁知道,傅孟辰很明显的翻了个白眼,用一副看弱智的表情看着顾晓依,“姨姨,这个谎话你欺骗三岁小孩还差不多,都过时了,还拿来骗我,幼稚不幼稚!”

    “……”顾晓依一脸被雷劈到了的表情,暗暗感慨,现在的小孩子呀,真是了不得。

    “哈哈哈哈,辰辰,你真是麻麻的神助攻。”宋轻笑再度不可抑制的笑了起来,然后得意洋洋的看着顾晓依,“怎么样?是不是很羡慕嫉妒恨呢?”

    顾晓依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只得撂下一句狠话,“走着瞧,以后我生他十个八个的,看你还是不是我的对手。”

    十个八个?

    不得不说,宋轻笑被顾晓依彪悍的话雷到了。

    小妞,不得了,这波操作真的是很呀。

    听到顾晓依要为他生十个八个,特别开心,并暗暗发誓,回去后就开始努力造人,争取早日实现自家老婆的美好愿望。

    顾晓依要是知道,自己因为这番话要受到多少甜蜜的“折磨”,那她宁可被宋轻笑嘲笑死,也不会这样说。

    “好了,你们聊,我去做饭。”宋轻笑看着这一屋子人,拎起那几袋蔬菜肉类就往厨房走。

    “我来做。”韩潮闻言,托马斯也不玩了,立马起身追了上去,夺过她手里的袋子,“你的手还没好完,我来做吧。你要是觉得闲得慌,可以拿起手机给我拍视频,让大家看看,我是一个多么贤惠全能完美的男人。”

    最后一句话配合着他脸上邪魅的微笑,让人看上去就……十分想揍他。

    这丫的这么自恋,以前怎么没发现?

    宋轻笑额头竖起三条黑线,暗搓搓的磨着牙,随即输人不输阵的调侃。

    “我要是真拍了这个视频,岂不是有更多小女生哭着喊着要嫁给你?除了小女生,还有大妈,万一她们穿着婚纱来势汹汹的要抢人,连你的保安也抵抗不住了,那你岂不是得被逼卖身了?”

    闻言,韩潮点点头,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你说得有道理,看来我这颗明珠还是要藏起来好,让你一个人欣赏就够了,人缺点多一些,也好少一些苦恼。”

    宋轻笑:“……”

    p,她不仅想打他,还想踹他了肿么办?

    炙手可热的大明星能踹不?在线等,挺急的。

    宋轻笑发现,一向伶牙俐齿的她竟然无言以对,脸皮这种东西,没有最厚,只有更厚。

    最后,她只能无奈兼无语的说道:“抱歉,明珠在我这里的下场就是磨成粉,敷在脸上做面膜!”

    韩潮回眸一笑,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宋轻笑被他的笑容晃瞎了自己那24k纯金的眼,不,确切的说,是被他那一口堪比牙膏广告模特的白牙晃瞎了眼,脑子里快速闪过一道念头:丫的这是用的什么牙膏,牙齿这么白?空了套套话,自己也去买。

    “你先忙着,我去去就来。”宋轻笑说完就急匆匆的出去了,没办法,尿急呀。

    韩潮看着她几乎是落荒而逃的背影,温柔的笑了笑,眼中的宠溺都可以化成水了。

    如果真的可以,他宁愿化成一堆粉末,与她肌肤相亲。

    也总好过现在这样备受煎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