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章 男保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希望落空,韩潮很是沮丧,垂头丧气的开着车,终究还是恋恋不舍的离开了。

    听到院子里面传来汽车引擎响动的声音,宋轻笑知道他已经离开了,便也揉着腰,回了自己的房间,关灯,睡觉。

    后来几天里,因为担心她的手上的伤,韩潮每天都是早早的就来了,主动揽过了家里洗洗涮涮的工作,顺带着还有一日三餐,服务得简直不能更到位了。

    开始的时候,宋轻笑十分的不好意思,想要拒绝他的帮忙。

    毕竟是没什么太大关系的孤男寡女,这样的相处模式总是有些怪怪的,若是被不知道情况的人知道了,指不定要乱想些什么呢。

    但是奈何她说不过韩潮啊!更是抢不过他。

    开始的时候,宋轻笑正准备要拖地,他来了就说要帮忙,“你的手还有伤,不能沾水,放着我来,你去休息吧。”

    宋轻笑直接拒绝了他,结果没想到他竟然二话不说,直接将拖布夺了过来!而且在自己想要夺回去的时候,更是直接窜得没了影。

    不得不说,腿长就是有好处,迈一步就相当于她迈两步了,之前网上说的什么“腿短倒腾的快”,都是骗人的!在韩潮面前,她根本就是个辣鸡!

    于是宋轻笑只能看着他提着拖把,站在她不远的前面,摇摇晃晃,一副嘚瑟得不行的样子。

    ——就好像他手里拿的不仅仅是一个拖把,而是命运的权杖一样。

    宋轻笑也不是什么认死理的性格,既然抢不过,那就不抢了,还落的个清闲呢。

    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韩潮不仅想要帮她拖地,还想将她所有的工作都做了,简直就像一个男保姆一样。

    而且他似乎是get到了宋轻笑的“弱点”——腿短,于是每次在自己想要帮忙,而她不让的时候,他抢过东西就跑,有一次刷碗的时候,甚至连锅都给端起来,然后跑了。

    宋轻笑在他背后看得目瞪口呆,一脸的惊恐。

    这丫的不会其实是一个傻子吧?

    于是在屡次抗争屡次无效的情况下,宋轻笑终于举着白旗投降了,“行,你能耐,你闲得慌,你腿还长,我抢不过你,你想要干活你就干吧,我不拦着你了,还乐得个自在呢。”

    另外“一家三口”照例跑出去玩了,因为附近已经被他们几乎都玩遍了,所以三个人决定走得远一些,看看周边的人土风情,直到晚上了才回来。

    一进家门,顾晓依动了动鼻子,闻到了一股诱人的饭菜香气,连忙换上拖鞋,一路小跑着朝厨房飞奔而去,嘴里还不停的磨叨着:“笑笑姐,你今天做了什么好吃的,这么香……我靠!怎么又是你?”

    闻言,韩潮头顶滑下几条黑线,随即淡定的将锅里的菜盛到盘子里,端到餐桌上,才掀起眼皮,瞥了她一眼,表情似笑非笑:“怎么了,你在这里见到我也不是第一次了,怎么还是这么一副惊讶的表情,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见鬼了呢。”

    “说是这么说,但毕竟最近见你的次数太勤了,所以……”后面的话顾晓依没有继续说,但是其中的意思大家都懂。

    韩潮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轻笑了一声,在厨房做着收尾工作,语气满是不以为然:“那么你以后更会经常看见我了,笑笑的手受了伤,不能沾水,所以这段时间,家里的家务活都由我承包了。”

    说着,在顾晓依惊讶的眼神儿中,他走上前,微鞠一躬,装出一副一本正经的姿态说道:“以后还请多多关照啊。”

    多多关照……你个大头鬼啊!

    顾晓依嘴角不停地抽抽着,像是中了风一样,干笑了两声,转身跑去了客厅。

    宋轻笑正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白天的时候又是一直在忙着工作,刚刚才好不容易将工作告一段落,准备休息休息,结果就看到某个不明物体像是火箭炮一样朝她冲了过来,吓得她抱着抱枕,整个人和元宝炸毛的时候一毛一样。

    “笑笑姐!”

    一声凄厉无比的呼唤,使得宋轻笑有一种自己在看“白毛女”话剧的感觉——那个悲壮的语气真的是太像了。

    “咳,这位兄台,不知道你有何冤屈需要申诉,坦白讲,不需要有所顾虑。”

    顾晓依:“……”

    这特喵的是什么诡异的画风?

    冤屈?我有个大头鬼的冤屈啊!

    撇了撇嘴,顾晓依一屁股坐在她的身边,紧挨着她又使劲的凑了凑,两个人几乎都要贴在一起了。

    “笑笑姐,那个韩潮,和你,你们之间……”顾晓依吞吞吐吐的,却是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清楚。

    不过即便如此,宋轻笑也听明白她想要表达的意思,顿时摇了摇头,十分干脆的否认:“你可不要多想,我和他什么事情都没有,他要来帮忙,我是拒绝了,但是没有用,所以他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吧,我不管了。”

    顾晓依紧盯着她的眼睛,看她一副无比坦然,不像是说假话的样子,便也放下心来:“不是就好。”

    见状,宋轻笑倒是有些不明所以,好笑的问道:“我倒是有些不明白了,假如我真的要和韩潮在一起了,难道你还不看好吗?”

    话音刚落,她就看到顾晓依缓缓的点了点头,语气肯定:“很不看好。”

    这下宋轻笑更加的好奇了:“为什么?说说理由。”

    “理由很简单。”

    顾晓依半扭过身子和她面对面,一条一条的和她分析:“第一,你是一个离了婚,还带着孩子的女人,韩潮是一个还没有结过婚的黄花……大小伙子,在这一点上,你们两个就不合适。我不是说离了婚的女人就不能寻求自己的第二春,但是现在的社会对待女人还是有着偏见的,若是你和韩潮的性别互换一下,那就是一个乐见其成的结果,可惜你是个女的,而他是男人,你们若是在一起,势必会惹来众多非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