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章 红袖添香,自荐枕席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哎,退回去就退回去吧,你的选择我自然只有支持了,只是这样,你会过得比较难一些,毕竟一个人还带着儿子,什么都要你自己去赚。”顾晓依叹息着,眼里是浓浓的怜惜,这个傻瓜……

    “只是,在觉得撑不下去时,你一定要告诉我,我别的没有,钱还是有的。”

    “谢谢你,晓依。”宋轻笑抱了她一下,感动的说道。

    这一幕,被恰好路过厨房的看到,心里的醋缸子顿时又忍不住打翻了,你想想,两个女人在厨房里深情相拥,一个一脸怜惜,一个一脸感动,要说没有点猫腻,鬼才信!

    但是理智告诉他,顾晓依是他的媳妇,爱的是他,她和宋轻笑只是好闺蜜,好闺蜜而已。

    but,去你的好闺蜜,哪有动不动就抱在一起,就差没有亲亲抱抱举高高的好闺蜜!

    天人交战中的没有看到顾晓依已经和宋轻笑抱完了,正向着他走来。

    “额……老公,你的脸看起来怎么像调色盘似的?你在想些啥?”

    被自家媳妇的呼喊声喊回了神,愣愣的说道:“啊?我没想什么呀?我就是在想你们抱在一起干啥?”

    他这句话可以说是问得很耿直了。

    顾晓依闻言,当即就赏给他一个白眼,“我们抱在一起还能干啥!当然是取暖了!”

    说完,就扭着水桶腰袅袅婷婷的走了。

    留下一脸懵逼。

    透过玻璃窗,他抬头看了看外面艳阳高照的天空,觉得自己的媳妇简直是太调皮了。

    这大热天的,取个毛线的暖呀!

    “你不要误会啊,,我和晓依是清白的。”宋轻笑也打趣的说了一句十分容易让人误会的话,然后开始动手准备今天的晚餐了。

    猜得没错,她就是没事瞎开心,逗他玩的。

    :“……”

    他觉得自己堂堂男儿,竟然被人调戏了,还是两个女人,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婶也不能忍!

    在心里放了一通狠话,于是,我们婶也不能忍的郑先森摸了摸鼻子,灰溜溜的走了,找自家媳妇培养感情去了——这年头,结了婚都不够安全,不仅要防着男的,还要防着女的,尤其是那些打着闺蜜旗号的女人最危险,随时都有可能把自己的心肝宝贝抢走了。

    防火防盗防闺蜜20版本新鲜出炉!

    晚饭的时候,韩潮掐着点又来蹭饭了,厚脸皮的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哇塞,今天的饭菜好丰富呀,笑笑你真是贴心,知道我爱吃这个。”

    说着,韩潮就忍不住动起了筷子。

    “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好伐,这菜是晓依和辰辰爱吃的,哪有你什么事!”没有外人在的时候,宋轻笑也不给韩潮留面子了,面子是个啥?能吃吗?能当钱用吗?

    反正都吃了这么多顿饭了,大家都熟悉了,该怎样就怎样好了。

    韩潮吃得津津有味,一点都没有被伤到的样子,“反正我就是吃上了,不管怎么说,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这养伤期间实在是太幸福了,简直让我乐不思蜀。”

    顾晓依闻言,忍不住笑了,“那你的意思是,还想再挨几下,然后继续养伤咯?”

    “……”韩潮夹菜的筷子一顿,然后露出一副被戳穿了的囧样,“可以不拆穿我吗?”

    人间不拆啊大兄dei!

    顾晓依顿时捂着嘴,笑得不可自抑。

    这个韩潮,也是很有趣了,之前她还不了解他的时候,总觉得这个人高高在上不可接近,只能在电视屏幕上看着他又唱又跳,现在接触了几天,渐渐看到了他有趣幽默又无赖的一面,有趣得很——至少比他家呆板的那位有意思多了。

    看着顾晓依望着别的男人笑得一脸春花的灿烂样,心里的酸气咕噜咕噜的往外冒,差点没把他给熏死,不由得在心里暗暗磨牙,今晚一定要让自己吃过醋,都加诸在始作俑者身上,床上见分晓。

    乐着乐着,顾晓依突然觉得后背一凉,有种被人惦记的感觉,她狐疑的看了一眼,发现他正低着头认真的吃着饭,又放下心来。

    哎,家里有个醋王也是很无奈的。

    吃完饭后,宋轻笑就开始赶人了,“韩潮,你先回去吧,我要开始工作了,怕是没有时间来招待你了。”

    “工作什么?”韩潮皱起了眉头,疑惑的问道。

    “自然是我的设计工作呀!”宋轻笑说得一脸的理所应当,“不工作难道等着别人双手将钱捧上来吗?我也是要吃饭还要养孩子的呀,连主席都说了,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要撸起袖子加油干!我懒惰了这么久,是时候继续奋斗了。”

    闻言,韩潮嬉皮笑脸的说道:“我愿意双手将工资全部奉上。”

    “……”宋轻笑被他耿直的话弄得十分尴尬,“得了,你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作为新时代的女性,怎么可以成为男人的附庸呢,我们要独立自强,生命不止,奋斗不息,为实现伟大的社会主义社会添砖加瓦,为和谐社会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韩潮知道宋轻笑有个毛病,就是浑身不自在的时候,要么骂人,要么就是胡说八道,就像现在这样子,说得这么正义凛然一脸大义,其实就是不自在了。

    “好吧,你工作是没问题,我也十分支持。”韩潮耸耸肩,突然狡黠的一笑,“古有红袖添香,我一直十分向往那样的场景,要不,我自荐枕席,给你当使唤的小厮?”

    自荐枕席?

    p,这么丧心病狂的话你也说得出口!

    还要不要脸了!

    宋轻笑心里的草泥马一经刺激,立马抓狂了,愤怒着冲出了栅栏,势要踏平这青青草原。

    “韩大明星屈尊纡贵来给我当书童,我可不敢使唤,我怕被你那群粉丝的唾沫淹死。您还是打哪儿来就回哪儿去吧,好好养伤早点恢复工作才是正道,不知道你那个导演抓狂成什么样子了,遇到你,也算他倒霉啊,啧啧。”

    宋轻笑半开玩笑半严肃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