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八章 触逆鳞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挂断电话,傅槿宴的脸色阴沉得像是能够滴出水来。

    今天他的心情本来就已经差到了极点,偏偏那些媒体却还不知死活的来招惹,真的是为了一点儿新闻,连命都不要了!

    冯妈接到了傅槿宴的指示,没有半分犹豫的就打了报警电话,说明了情况,还特别的表示了,这里是傅槿宴的家,希望他们可以快一点儿来。

    接到电话,警察局顿时也是十分紧张,毕竟傅家在市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怎么可以轻视。

    于是,警察局拿出了从未有过的速度,紧急派了人出发。

    打完电话,冯妈听着外面还没有停歇的敲门声,狠下心,扯着嗓子喊道:“你们不要再敲门了,先生和太太都不在家,家里只有我这个保姆。你们这是扰民,是犯法的,我已经报警了,要是不想被警察带走,就不要再敲了,赶紧离开。”

    闻言,门外的敲门声戈然而止,不久之后,响起了不算太小的窃窃私语的声音,“怎么办,里面的人说已经报警了,那我们还要继续等下去吗?”

    “怕什么,咱们什么都没做,只是敲了敲门,不是什么大事,就算是报警了,警察都未必会理会,只怕是那个女人在危言耸听,吓唬咱们呢,没有事的。”

    “既然如此,那我们绝对不能走,毕竟这次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大新闻,若是错过了,下一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遇到这样的新闻,加薪升职就靠它了!”

    “对,不能走,今天来的时候,主编就说了,若是拿不到这个新闻,我也就不用再待下去了……我守在傅氏集团的同事给我回消息了,他们说傅槿宴已经离开公司了,看着方向,应该向着家这边走的,我们再等等,一定能够等到他回来的。”

    “好……”

    冯妈听着外面的交流声,不由得愁得直跺脚。

    这些人,怎么就这么的不知好歹,非要去触先生的逆鳞,已经警告过他们了,竟然还不走,到时候若是碰到了先生,只怕后果他们都无法承担。

    真是闹心!

    冯妈正在发愁的时候,门外响起了一阵喧嚣声,隐隐约约的能够听到他们在说什么“傅槿宴回来了”、“那是傅槿宴的车对吧”之类的话,不由得心里一喜。

    先生回来了。

    这下好了,自己不用像一个无头苍蝇一样乱转了。

    傅槿宴下了车后,果不其然,一大群扛着长枪短炮的记者一下子就围了过来,各种问题也纷纷砸来。

    “请问傅先生,您这次和宋轻笑小姐离婚是因为什么原因呢?”

    “原因出在宋轻笑小姐身上吗?”

    “还有傅先生,外界有传言说是您喜新厌旧了,请问这个问题您怎么看?”

    “那你们的孩子是跟着宋轻笑小姐的吗?”

    ……

    傅槿宴被围得举步维艰,眉头狠狠的皱起,毫不怯弱的看着这些镜头,冷声说道:“抱歉,这是我的家事,恕我无可奉告。这里是我的私宅,请你们尽快离开。”

    虽然那些记者被他冰冷的气场吓得有些退缩了,但一想到这个大新闻,却是怎么都不肯走,走了,就太不划算了。

    这一个新闻就够他们吃好几个月呢,谁舍得轻易放弃。

    所以纵然他们内心已经瑟瑟发抖,却仍旧不死心的继续发问。

    “请问傅先生,您是否将名下的所有财产都给了宋轻笑小姐,是不是表示您对她有着一定的亏欠?”

    “听闻你们私下里的生活并不和谐,是这样的吗?”

    傅槿宴额头狠狠的抽了抽,蓦地大吼了一声,“你们给我滚,没听到吗?”

    那些人顿时吓得像只受惊的小白兔,似乎被这样子暴戾的他骇到了。

    “最后再警告你们一次,警察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你们要是还不走,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傅槿宴冷冷的看着这群记者,警告道,“还有,今天的事情,你们谁要是敢发出来,那公司就等着改姓吧。”

    像是为了印证他的话,话音刚落,警察就赶来了。

    为首的一人穿着警察制服,恭敬的走了过来,“傅先生,我们接到您家保姆的报警电话,说这群记者扰民,私闯民宅。”

    “是的,他们的行为已经严重打扰到我的生活了,有劳你们了。”傅槿宴点点头,客气的说道。

    “这是我们的职责。”警察一说完,立即招呼着自己的手下,强行将这群人驱逐出别墅。

    那些记者见此情景,也知道大势已去,他们得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了,便干脆收拾好摄像机等东西,垂头丧气的离开了。

    走之前,还有人感慨着这世道不公,有钱人家的一个报警电话一打,警察不一会就赶来了,那些老百姓报警后,警察总是以蜗牛般的速度赶来,来的时候,所有的事情都已经搞定了。

    见别墅里一下子就清净了,傅槿宴道谢了一番,警察也收队离开了。

    进门后,冯妈这才长呼了一口气,拍着胸口说道:“吓死我了,先生,还好你回来了,不然这些人,还真的是镇压不住。”

    “以后再遇到类似的场景,你只管报警就是,冯妈,我们本来就是占理的一边,不用心虚。”傅槿宴交代着,脸上露出一抹些微放松的笑。

    冯妈也跟着他们好几年了,几乎是认识宋轻笑没多久的时候,冯妈就来别墅照顾他们的起居了,这么多年下来,也有了一定感情。

    他们两人都是拿冯妈当自己人看待的。

    所以现在,在空荡荡的别墅里看见一个熟悉的人,这个熟悉的人跟宋轻笑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傅槿宴的下意识里是放松的。

    “是的,先生!”冯妈恭敬的点点头,随即转身去沏了一杯茶,放在傅槿宴面前,“先生,你喝口水吧。”

    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冯妈自然也是知道的,虽然对细节不甚清楚,但她能感觉到傅槿宴和宋轻笑之间的氛围不太对劲,后来某一天,她休假回来,别墅里就空荡荡的了,宋轻笑和傅孟辰不知道去了哪里,傅槿宴也只是偶尔才回来住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