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七章 媒体围堵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其实在打给宋轻笑那个电话的时候,傅槿宴的心中还是隐隐的有着期盼和奢望,他希望能够听到宋轻笑告诉他,她不想离婚了,之前都是她没有想通,但是现在她已经想明白了,也释怀了,所以不想要离开他了。

    傅槿宴知道,这是一个奢望,可是他还是心存幻想,但现实依旧教会了他什么叫做残酷。

    那份签了他们两个人名字的离婚协议,就像是一把剪刀,将他们夫妻之间的情分一刀剪断,再也没有修复的余地。

    多年的感情付之东流,这样的感受,谁能够明白?

    没有人。

    不是当事人,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是体会不到这种撕心裂肺的感受的。

    傅槿宴抱着头,突然发出了一声嘶吼,就像是受伤的野兽一样,充满了悲怆的感觉。

    此刻的他,就是一个受了情伤,难以痊愈的脆弱的人而已。

    “咣咣咣”响起一阵敲门声,随后陈盛推门走了进来,看着眼前坐在办公桌后面,抱着头,散发着浓浓悲伤的傅槿宴,再低下头看着脚边碎成碎片的手机残骸,张了张嘴,声音有些哑:“总裁,您还好吗?”

    听到声音,傅槿宴缓缓抬起头,双眼通红,脸皮紧紧地绷在一起,声音发闷,“什么事?”

    他的眼神实在是太可怕了,陈盛差点儿承受不住,稳了稳心神,努力使自己不要腿软,强撑着淡定说道:“是这样的,现在有许多记者围堵在楼下,想要见你一面,采访你……”

    具体想要采访什么内容,他不说,也能明白。

    傅槿宴一听,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

    下一秒,桌子上的一个镇纸就被他抓在手里,狠狠地丢了出去,若不是陈盛躲得快,只怕就要砸在了他的脚上。

    “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他们能随意捣乱的吗?公司里面的安保部是不是都是吃闲饭的?把人给我赶走,不许一个记者出现在公司,否则的话,所有的人全都给我滚蛋!”

    闻言,陈盛连忙点头应了一声,俯身捡起镇纸,放回到了桌子上,转身连忙出去了。

    不一会儿,他又拿了一个崭新的手机放到了傅槿宴面前,这才彻底离开。

    老大离婚了,心情正是极度暴躁的时候,自己是不是不想活了,竟然还要到他的面前说这些事,真的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

    陈盛啊陈盛,是不是最近的生活太悠闲了,没有什么紧迫感,所以你才这么的疏忽大意!

    用力捶了捶自己的头,陈盛连忙去通知安保部撵人,这要是再慢了一步,大魔王一个迁怒,他们全公司上上下下都没有好果子吃。

    看着眼前的门再次被关上,傅槿宴的心情越发沉闷。

    从他们离婚的消息发出去的时候,他就知道,那些媒体不会放过这个大新闻的,一定会抓住一切机会,想要从他这里挖到一些内幕。

    网上的评论是什么样的,他还没有看,但是说得有多难听,他也能够想象的到。

    当初宋轻笑嫁给他的时候,就有许多人不解,不明白他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个家世平平的女人当妻子,更有人直接唱衰,觉得他们一定撑不了多久,就得分手,要不然也是有一方会出轨,还多半是男方。

    但是傅槿宴完全没有理睬,喜不喜欢,是他自己的事情,他自己选的妻子,一定是他最喜欢的。

    可是现在面临的结果,却是狠狠地打了他一巴掌,将他所有的幻想都打破了。

    咬紧了牙关,傅槿宴拿起外套,推开门就走了出去。

    这里的空气太压抑,再待下去,他只怕就要疯了。

    走在路上,时不时地会遇到公司的员工,见到他的时候,都是一副心虚得不行的样子,看都不敢看他,打了一声招呼就赶紧跑开了。那个样子,仿佛他是一只凶猛的野兽一样,一个不慎就会扑过去将他们全都咬死!

    不过此时的傅槿宴对于这些事情已经不在意了,他只想离开这个令他窒息的地方。

    乘着电梯直接到了地下停车场,开上车,傅槿宴直接离开了公司。

    经过公司的大门的时候,他还能看到不少媒体堵在公司门口,而安保部的人正在奋力的驱赶着。

    不知道是哪一个看到了他的车子,连忙和同伴一起开着车追了上来,其余的媒体见状,也纷纷效仿。

    一时间,傅槿宴的车子后面跟着不少车,像是追捕逃犯一样。

    透过后视镜看到身后的情景,傅槿宴冷笑一声,“很好,我现在正好是心情不好的时候,既然你们不知死活的招惹上我,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到时候是死是活,都是你们自找的!”

    说话间,脚下油门用力一踩,车子像是离弦的箭一样飞了出去,身后的车也连忙加速,紧紧地跟着他。

    一溜的车排成一个长队,在路上驰骋,像是在比赛一样。

    经过一个红绿灯的时候,傅槿宴再次提了速,赶在绿灯变成红灯的时候超了过去。

    但是他身后的车子到底是性能不行,再加上时间不够,没有闯过去,硬生生的停了下来,紧接着,后面的几辆车都来不及刹车,全都撞了上去。

    一时之间,七八辆车撞在一起,场面一度十分混乱,马路上乱成一团。

    而始作俑者傅槿宴,早已经开着车,消失在众人眼前。

    哼!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

    向着家的方向走了一半,傅槿宴突然接到了冯妈打来的电话,电话里,她的语气很是慌乱,明显的陷入了惊慌之中,“先、先生,家门口突然堵了好多人,不停地在敲门,我问了是谁,却又不说,只说要找您还有太太,简直太可怕了,我、我该怎么办?”

    傅槿宴一听,更加的怒不可遏。

    “岂有此理,去公司闹了还不够,竟然还敢闹到家里去,真的当我傅槿宴是吃素的不成……冯妈,你先别慌,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要开门,直接报警,就说有人强闯民宅,蓄意行凶,我现在正在往家赶,马上就快到了。”

    “好,好,先生,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