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六章 男人靠不住,还是有姐妹的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欧珊珊的话,每个字都像是个钉子一样钉进了她的心里,令她想要忽视都难。

    确实,自己离了婚,辰辰就是一个单亲家庭的孩子,虽然说她对孩子的宠爱和关怀不会比原来少,可是有些事情,不是她一个人就可以做到的。

    多少单亲家庭的孩子,性格上都会有些缺陷,或者自卑,或者自大,无论什么样的性格,都是为了弥补生命中缺失的那一部分。

    “珊珊,你说的我都知道,我也都考虑过了。”

    咬着唇,宋轻笑的声音听起来还有些闷,鼻音很重,“与其让他生活在不断争吵冷战的家庭之中,单亲其实也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况且谁也不确定,我以后会不会再找一个,我年龄还不大,就算是离了婚,还带着一个孩子,但是相信也多的是人想要娶我,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了,自己的事情可以处理得很妥当。”

    “处理妥当个屁!”欧珊珊还是觉得气的不行,语气更加不善了,“我真的是想把你的脑袋撬开,看看里面装的都是什么废物垃圾。算了算了,事已至此,我说什么都没用了,反正你自己只要不后悔就行了,我不想和你说话了,再说下去,只怕我就要被你气死了。先这样吧,以后有什么事,记得找我,男人靠不住,还是有姐妹的。”

    说不感动那是不可能的。

    宋轻笑含着泪,嘴角噙着一抹浅浅的微笑,轻轻地“嗯”了一声,随后挂断了电话。

    不想再接到任何人的电话,她直接关了机。

    放下手机,宋轻笑双手抱住膝盖,蜷缩成一团,闷声哭泣。

    再次引起她注意的是响起的敲门声。

    “笑笑,你还好吗?”是韩潮的声音。

    “我做了一些吃的,你要不要出来吃点儿,你今天都没怎么吃东西,饿坏了身体怎么办?”

    听着他在门外喊了许久,宋轻笑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身体,缓缓走过去,推开门。

    韩潮还准备继续敲门,冷不丁门被打开了,吓得他一下子愣住了,手指差点儿敲到了她的脑袋上,好在最后关头将手收了回去。

    “笑笑……”

    看着宋轻笑哭得眼睛都肿得像个两个核桃一样,韩潮的心狠狠地疼了一下,喉咙都觉得发涩,“这样的结果不都是你想要的吗?现在梦想成真了,你为什么还要这么难过。看着你哭成这个样子,我的心疼得像是要死了一样。笑笑,你别这么折磨自己了好不好?”

    说着,他上前一步,想要将她拥入怀中。

    没想到宋轻笑却后退了一步,躲开了,顺便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韩潮向前伸出的手还停留在半空中,看着颇有些尴尬的感觉。

    “韩潮,很抱歉,我现在的心情很差,可能没有办法和你正常的聊天,你还是先回去吧,让我一个人好好的静一静,可以吗?”

    冷漠的语气,拒人于千里之外。

    韩潮闻言,脸色一下子就变得十分难看,顿时感觉一股郁气堵在胸口,吐不出来,也咽不下去。

    沉默了许久,他张了张嘴,终于还是艰难的吐出一句,“既然如此,那你好好休息,我就先不打扰你了。厨房餐桌上有我给你做的饭,你记得吃,不要饿坏了自己。眼睛记得用冰块儿敷一敷,不然明天会更肿的。明天我再过来。”

    说完,他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一步三回头的,终于还是恋恋不舍的离开了。

    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眼前,宋轻笑长叹了一口气,脸上浮现出了苦涩的笑容。

    韩潮,对不起,我知道你的心意,但是我对你,真的没有这方面的感情,而且我现在的心情很差,你若是在我面前,只会让我将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到你的身上,所以很抱歉,请原谅我对你的冷漠,但这或许是对你更好的一种方式吧。做不成恋人,我们还是可以做朋友的。

    在韩潮走后,宋轻笑一个人站了一会儿,回到房间去洗了洗脸,然后下了楼,看着餐桌上摆着的三菜一汤,散发着淡淡的香气,卖相诱人,很是勾人食欲。

    “咕噜”一声,肚子很不给面子叫了一声,发出了抗议。

    “不能委屈了自己。”

    如此想着,宋轻笑拉开椅子坐了下来,拿着筷子开始闷头狂吃。

    只是吃着吃着,有晶莹的液体从眼底溢了出来,掉落在碗里。

    于是原本香甜的白米饭,生生的增添了一份苦涩的味道,吃进去,盘踞在心头,难以消散。

    傅槿宴有一手好厨艺,自从两人在一起之后,给她做了无数的菜,每次自己都吃得无比开心,像是拥有了全世界。可是那样的饭菜,那样的经历,以后再也不会有了。

    有些味道,有些记忆,只能在午夜梦回的时候独自回味,聊以慰藉了。

    随手将眼底的泪水抹去,宋轻笑顽强的一口一口往自己的嘴里塞着饭和菜,总觉得这样,她就可以不去回想过去的种种,心就没有那么疼了。

    一桌子的饭菜被她吃了个七七八八,几乎没剩下什么东西。

    而宋轻笑,撑得已经是肚子圆圆,难受的直喘粗气,感觉肚子就像是要爆了一样。

    坐了两秒钟,她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冲进了卫生间,抱着马桶,将自己刚刚好不容易吃进去的东西都吐了出来。

    直到吐得肚子里面空空如也,再也吐不出来什么东西了,她才慢慢悠悠的撑着墙壁站了起来,挪到洗漱池旁漱了漱口。

    全都浪费了。

    苦笑一声,宋轻笑回到餐桌旁,将残羹剩饭收拾干净,又找了一些冰块儿,裹在毛巾里,然后敷到了眼睛上。

    冰凉刺骨的感觉使得她原本还有些混沌的头脑,渐渐地变得清明了不少。

    这一边,宋轻笑黯然神伤,而另一边,傅槿宴挂断了那个电话之后,狠狠地将手机摔在了地上,饶是铺着厚厚的地毯,但是因为巨大的冲击力,手机终究还是被摔得支离破碎,再也没有了修复的可能。

    ——就像是他的心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