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五章 烂俗剧情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笑笑,你告诉我,是不是傅槿宴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是不是他在外面有人了,所以你们才离的婚,是他提出来的对不对?”

    一想到离婚是傅槿宴提出来的,欧珊珊就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现在扑到他面前,将他的脸抓花!

    谁让他长了一张招蜂引蝶的脸,还不懂得检点!

    “不是他,是我,是我提出来的……”

    久未出声的宋轻笑终于说话了,但是开口的第一句,就令她膛目结舌。

    “卧槽!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是谁提的离婚?”欧珊珊觉得一定是自己最近工作太辛苦了,精神恍惚,导致她都开始幻听了,居然连这种话都能听错,简直是太可笑了。

    可惜她的自我安慰没有什么用,因为下一秒,她又听到宋轻笑带着明显哭腔的声音,坚定不移的重复了一遍,“你没有听错,是我提出来的离婚,是我主动提的!”

    这一次,欧珊珊是真的惊呆了,张了半天的嘴,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毕竟,若是傅槿宴提出来的,她还能帮着骂骂什么臭渣男见色忘义不要脸之类的,可是现在是她的好闺蜜提出的离婚,这让她怎么骂?之前想好的那些台词,就像是消失不见了一样,甚至连正常的说话能力都消失了。

    两个人之间谁也没有说话,耳边只能听到微弱的电流声,还有宋轻笑捂着嘴,拼命不让自己哭泣声传出来的动静,隐忍而憋屈。

    半晌之后,欧珊珊终于缓过神儿来了,握紧了手机,急忙问道:“怎么回事,怎么会是你提出来的,你到底在抽什么疯,过得不是好好的吗,为什么要离婚?难不成……”

    想到某一种可能,她顿时瞪圆了眼睛,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明明身在自己独有的休息室中,但她还是潜意识的压低声音,凑近了话筒,小心翼翼的问道;“笑笑,你和我说实话,是不是你和韩潮……所以你才要和傅槿宴离婚的?”

    除了这一种可能,欧珊珊实在是想不出来,还有其他的原因,只能是她变了心,爱上了别人,才会在这个时候选择离婚,甚至都不顾傅孟辰小小年纪,能不能承受得住父母离异的痛苦,还是坚持要离婚。

    闻言,宋轻笑愣了一下,抽了抽鼻子,说话时带着浓浓的鼻音,“当然不是,我和傅槿宴离婚,是我们之间出现了问题,和别人无关。韩潮和我只是朋友,我当初对他没有感觉,现在就更不会了,他虽然帮了我很多忙,但是你不要想歪了,不要误会,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

    她的意思是要澄清她和韩潮之间的清白,但欧珊珊显然是抓重点的时候抓错了,当时就问了出来:“帮忙?他又帮了你什么忙?笑笑,你坦白的告诉我,你这次离婚能够这么顺利,是不是因为有韩潮的缘故,是不是你和他串通好了,给傅槿宴造成了一种错觉,所以他才会同意离婚的?”

    字字珠玑,针针见血。

    宋轻笑听了,当时就愣住了,脸上布满了诧异的表情,“你、你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

    “废话,你也不看看我是谁!身为当红导演,什么样的剧本没有见过。”

    欧珊珊没好气的哼了一声,恨铁不成钢的抱怨,“就这种狗血言情剧之中才会出现的烂俗剧情,没想到竟然还真的让我在现实中遇到了,要我说,也就是傅槿宴是一个钢铁直男,再加上他对你太在意了,所以才会相信了你的所作所为,否则的话,但凡换成另外一个局外人,早就一眼识破你的小计谋了。”

    所以说,总是爱得最深的那个人受伤最重,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宋轻笑听了,陷入沉默之中,久久都没有言语。

    确实,这个计谋破绽百出,只要是有心之人,一眼就能看出其中的猫腻。可是傅槿宴已经被她逼得方寸大乱,心心念念的只有她,根本就顾及不到其他的事情,才会一脚踏入陷阱,再也爬不出来。

    咬着唇,宋轻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感觉眼睛有些发涩,熟悉的感觉再一次涌上来,似乎有什么温热的液体几乎就要倾流而出。

    这时,她听到电话里欧珊珊问他们为什么会离婚,原因是什么。

    为什么离婚?

    因为她失去了一个孩子,一个她都不知道其存在,知道的时候已经失去了的孩子。

    因为对于对她的担忧,傅槿宴擅自做主,瞒着她做掉了她的孩子。

    她明白这是对她的维护,可是这样带来的结果,带来的伤害并不会少,反而会更加的多。

    可是——

    这些理由,宋轻笑不会说,也说不出口,对于她来说,那几天,是她一生中最痛苦的时光,心中承受着丧子之痛,身边却还有心爱之人无微不至的关心,双重折磨着她的身心,令她痛不欲生。

    杀人诛心,是不是也就是这样的感觉了?

    “珊珊,原因你还是不要问了,我是不会说的,你只要知道,我和他离婚,不是因为不爱了,只是我们的心中都有一根刺,不大,但就扎在那里,不一定什么时候,它就要动一动,然后我们就要痛得死去活来的。这样的过程,我不想再经历,所以我选择了放手,放我们彼此一条生路,没有谁会因为离开谁而活不下去,我们也一样。”

    “你——”

    欧珊珊简直要被她的言论给气炸了,可是偏偏又找不出能够反驳的话。

    她算是听出来了,这两个人之间是发生了什么事,想不开,冲动之下选择了离婚,这样的理由让她很是无语。

    想了想,欧珊珊不客气的说道:“笑笑,今天这些话我只跟你说一次,以后都绝对不会再说。当初你和傅槿宴也不是一见钟情,经历了多少磨难,也算是九死一生,终于能够相守在一起,这些年来,你们的感情有多好,我们这些局外人看得是清清楚楚,他对你的维护,对你的宠爱,你自己心里也有数,现在你们离婚了,我觉得很可惜,毕竟像他这样能够抵挡得住所有的诱惑,一心一意只向着你的人,可遇不可求,放弃了这一个,以后你能够遇到什么样的人,我们谁也不知道。”

    “但是话又说回来,如果你真的觉得你忍无可忍,根本就受不了了,那你离婚,我没有任何异议,人生在世,就是要活一个潇洒,不然的话,那该有多憋屈。归根结底,这都是你们之间的私事,我们所有人,包括你的父母,都是外人,无权参与,更无权发表意见,只要你自己觉得不后悔,不会在午夜梦回的时候哭得像个傻逼一样,那你想做什么就做好了,不过还有一点,你想想辰辰,他才多大,就失去了父亲的关怀,他的心里会是什么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