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四章 终于自由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网上这一切宋轻笑不知道,傅槿宴也不关心,他们仍旧在各自的轨迹中生活着。

    直到傅槿宴给宋轻笑打电话,宋轻笑才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

    傅槿宴看着自己签上名的协议,淡淡的说:“笑笑,离婚协议我已经签了。”

    闻言,宋轻笑拿着电话的手一抖,手机差点掉在地上,她使了很大的劲,才忍住了自己的情绪,轻声说了一个字:“嗯。”

    “我名下的所有财产,以及公司的股份,给你八成。”傅槿宴仍旧是那副波澜不惊的语气,只是只有他才知道,他心里有多么痛。

    “这算是分手费?”心里一痛,宋轻笑略带讥讽的反问了一句。

    她留下的协议上,并没有提财产分割的事,她权当自己净身出户了。

    傅槿宴眉头一皱,像是被这句话刺到了,然而他也无力再去解释了,光是签一个名字,就耗尽了他全身的力气。

    “你说是就是吧。以后多保重了,照顾好辰辰。”

    他如是说道,随即挂了电话。

    他怕自己再说下去,会暴露自己的情绪。

    “喂,傅槿宴?傅槿宴?”

    宋轻笑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心里一阵茫然,此刻,她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他以前从来都不会这样先挂我电话的……从来都不会的……

    突然觉得一阵茫然,似乎前途一片灰暗,看不到希望,也没有方向。

    宋轻笑陷入了一阵恐慌中。

    “笑笑?”韩潮担忧的摇着她的胳膊,试图把她从走神中唤醒。

    “嗯,什么事?”宋轻笑艰难的一笑,刚才的电话她并没有回避韩潮,毕竟现在该知道的他都已经知道了,没必要再避讳什么了。而且,他还促进了这件事情的发展。

    韩潮忍住心里的欢喜,强装淡定的问道:“傅槿宴他签了离婚协议了吗?”

    其实他从刚刚的对话中已经知道了,他们已经离婚了,也就是说,在法律上,他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只要一想到这个,他就忍不住高兴,宋轻笑现在终于是自由身了,他更有权利去追求她了,并且在法律和道德上不会遭受谴责。

    “签了。”宋轻笑言简意赅的说道,她现在一点都不想说话,她只想一个人静静,想到这里,她抱歉的看着韩潮,“韩潮,我有点累,想上楼去休息下,你一个人在这里自便吧。”

    不等他回答,她便拖着沉重的步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将门狠狠关上,然后把自己埋在被子里,眼泪“唰”的一下就流出来了。

    他们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没有任何关系……

    只要一想到这个认知,她的心就痛得狠狠的抽搐。

    之前知道是一回事,现在事情发生了,真正处于这个状态时,又是另一回事,另外一种感觉,真的是痛彻心扉呀。

    她,终于自由了,呵……

    那个孩子,她算是为它报仇了吗?

    孩子,你走吧,不要出现在我的梦里了,来生不要再找这样无情的父母了。

    韩潮看着宋轻笑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拳头紧紧的握起,心里有一丝不甘,但他也知道,现在就让宋轻笑接受自己,是非常不现实的。

    他唯有慢慢等,耐心的呵护她照顾她,直到她再次打开心门。

    反正这次,他一定会把握好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笑笑,你注定是我的,任何人都不能从我手中将你抢走。”韩潮自言自语的说。

    想到宋轻笑现在的状态,韩潮觉得自己很有必要主动揽下所有的家务活。

    于是他立刻打了鸡血似的站起来,将房间收拾得整整齐齐,然后又跑出去买了一堆食材,准备给宋轻笑做自己的拿手好菜,也好在傅孟辰面前加点印象分。

    要征服一个吃货的心,就要先征服她的胃,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

    宋轻笑躲在房间里,却是连哭都不敢放开声音。

    这条路是自己选的,既然如此,结果如何,她都应该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可是……

    咬着唇,宋轻笑只觉得泪水已经快要将自己全部淹没了,无法呼吸,心脏像是被一只手紧紧地攥住,疼得要命。

    哭泣中,放在一旁的手机正在不甘寂寞的响着,誓有一种她不接电话,对方就不放弃的架势。

    最终,还是宋轻笑耐不住这个夺命连环all,将手机拿了起来。

    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珊珊女王”几个字,她有些紧张,小心翼翼的按下了接听键。

    手机刚放到耳边,就听到了欧珊珊像是连环炮进攻一样的质问,“宋轻笑,你长本事了是不是!居然敢不接我的电话!你知不知道我都已经给你打了多少个电话了!我问你,你和傅槿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会突然就分手了,之前不是一直都是好好的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是说,你们要过愚人节?可是这日期也不对啊!”

    看到网上爆出来的消息的时候,她正在片场忙活,顿时就愣在了原地,整个人都是懵逼的状态,那一瞬间,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堪称是模范夫妻,基本上比她和安德烈的感情还要深,每天都是浓情蜜意的两个人,竟然一声不吭的就离了婚,这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奇闻,令人十分不解。

    而且欧珊珊还记得,不久前宋轻笑刚刚得了肠胃炎,身体不好,傅槿宴每天像是哄着一个小宝宝一样的哄着她,陪着她,就是希望她能快点儿好起来,不要再受这样的折腾,为了她,连公司都没有去,众多工作更是搁在一旁,只为了陪着心爱的妻子。

    这样相爱的两个人,到底能因为什么样的事情而分手,欧珊珊实在是想不明白,她也懒得想,直接给宋轻笑打了电话,势必要问个明白。

    结果没想到,电话打了无数个,开始的时候是忙线,后来就是无人接听。

    欧珊珊了解她的性格,知道她每次遇到什么事情的时候,都喜欢自己躲起来默默地委屈难过,等到什么时候心情好一些了,才会再出现。

    若是别的事情,她也就无所谓了,让宋轻笑自己去想个明白就好了,但是这次不一样,这么严重的事情,怎么能让她像只鸵鸟一样的躲起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