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一章 知易行难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而宋轻笑,则早就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尤其是看到韩潮一张几乎黑如锅底的脸的时候,更是笑得肚子都疼了。

    她就知道,顾晓依这么古灵精怪的性格,一定是藏着什么猫腻,现在一下子就出来了。

    “韩潮,你想要将罪名嫁祸到我的头上,可惜如意算盘打的不太响,所以,可惜了,辜负了你的期盼,真的是不好意思哟。

    闻言,韩潮轻哼一声,扯着嘴角,神情不以为然,“无所谓,反正我的伤也都是因为你受的,这和你打的,也没有什么两样。”

    顾晓依一听,顿时八卦之火熊熊燃起,迫切的想要问询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看到宋轻笑有些不太对劲儿的脸色的时候,一下子就恍然大悟了。

    ——恐怕又是和傅槿宴有关吧?

    想到这里,顾晓依不愿意再去戳她的伤口,打了个哈哈,伸着手张牙舞爪的喊:“哎呀,笑笑姐,有什么话待会再说,我要饿死了,你做饭了吗?”

    “从你来我这开始,说的最多的就是吃吃吃,你是难民营过来的吗?在家里都不让你吃饭的吗?”

    “还不是因为你做的好吃,一般人想让我吃他们做的饭,我还不一定乐意呢。”

    “行行行,就你有理,还说是来看望我的,结果我倒成了你们的厨娘了……”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边说边向厨房走去,给某个贪吃鬼弄些吃的先,省得她一会儿又要鬼哭狼嚎的,实在是闹心的很。

    晚饭过后,韩潮便准备离开,宋轻笑照例送他出门。

    “笑笑,这几天我还是会过来的。”韩潮看着她,轻轻一笑,“我现在这个样子,也没法拍戏,估计也是要暂停几天,而且依着傅槿宴的性子,这一次的刺激,还不一定能够让他彻底死心,所以我们还需要再接再厉。”

    “不应该吧,槿……他走的时候不是已经说了,离婚的事情会如我所愿的吗?”

    韩潮轻笑了一声,摇了摇头,“他当时已经处于愤怒到极点的状态,说了什么做了什么,都有着很大的冲动成分在里面,可是等他冷静下来,只怕又会反悔。我是男人,所以我了解男人的心情,更加明白他的感受。而且这都已经过了一天了,他若是真的决定离婚,只怕离婚协议书早就丢过来了,可是你看,你有收到任何消息吗?所以,相信我,他还是没有彻底的死心。”

    闻言,宋轻笑陷入了纠结之中,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继续下去。

    今天傅槿宴临走的时候,那个备受伤害的表情始终在她眼前晃来晃去,扰乱她的心绪,使得她不得不拼命的找事情做,否则的话,一旦静下来,就会止不住的想他。

    情之一字,害人不浅。

    咬着唇想了许久,宋轻笑终究还是没有下定决心,只是给了他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这件事情,到时候再说吧。”

    看着她的样子,韩潮知道有些事情不能操之过急,便也没有强迫她,点了点头,“好,我尊重你的想法。行了,快回去吧,外面蚊子多,我走了。”

    挥了挥手,他开着车,消失于夜色中。

    宋轻笑望着他离去的地方,陷入了沉思,心中愁绪万千。

    在门口待了不知道多久,突然一阵脚步声传来,她扭头一看,正好对上顾晓依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就感觉十分的机灵可爱。

    “你干什么?”

    “我来看看,你是不是被粘在门口的地板上动不了了,”顾晓依看着她,眼睛笑成了月牙一样,“要是的话,我赶紧去找铲子,把你给铲起来。”

    听她这么一说,宋轻笑忍俊不禁,伸手在她的头顶敲了一个爆栗,看着她捂着头一脸委屈的模样,没好气的说道:“那还真是让你失望了,我还能走,不过你要是希望的话,我可以把你给粘在这里,让你尝试一下,怎么样?”

    闻言,顾晓依连忙摇了摇头,拒绝得很是坚决,“不用了笑笑姐,我这个腿还酸着呢,还是想要回去好好的休息一下,外面蚊子多,我可不想给他们晚上加餐。”

    看着她缩着脖子,一副怂得不行的样子,宋轻笑轻哼一声,扭着头准备回去。

    “笑笑姐。”

    在她的身后,顾晓依突然喊了她一声,语气有些严肃,有些难过,“无论事情的经过和结果是什么样的,你都要快乐一些,我相信你做出的这些决定,都是经过你深思熟虑,考虑过利害关系的,既然如此,那就不要让自己后悔。”

    “我知道。”宋轻笑的声音有些哑,嘴角噙着笑,却显得有些苦涩,“可是这么多年的感情,终究是有着很深的影响,若是让我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我做不到,但是我可以慢慢的去调整,慢慢的去适应,没有谁缺了谁就活不下去了,我也一样,过去的二十几年没有他,我也活得好好的,现在不要他了,我照样可以活得更加精彩。”

    往后的岁月中,没有你,我会心痛,会难过,但这些都是暂时的,总有一天,我能够笑得云淡风轻,再提起你的时候,心中不会有任何波澜。

    时间会抚平一切的。

    听着宋轻笑这故作轻松的语调,顾晓依叹了一口气——说是这么说,但真正做起来的时候却是很困难很煎熬的,这其中的心酸滋味,怕是只有当事人自己才能深刻体验了。

    世事大多知易行难。

    不过,正因为这样,人才能从内在发生深刻的改变,变得好像……都不是自己了一样。

    “放心吧,晓依。”宋轻笑回头,看了顾晓依一眼,发现她双眼放空的望着前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眉头皱得紧紧的,“总要给我时间,我才能更强大不是,不惧风雨,独自前行。所有打不倒我的事,终将使我更加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