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九章 麻烦你再说一遍呗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韩潮正说得兴高采烈,眉飞色舞的,没想到宋轻笑一声招呼都不打,扯着他的胳膊就将他甩到了走廊的座椅上,正好撞到了他的手臂,疼得他龇牙咧嘴,脸上再也看不到刚才兴奋的模样。

    “说呀,继续说呀,刚才说的不是挺来劲的吗,现在怎么一个字都蹦不出来了?”

    看着他捂着手臂疼得皱眉的样子,宋轻笑只觉得胸口堵着的气总算是发泄了出来。

    天知道,韩潮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啰嗦,又这么的话痨,说起话来没完没了,还都是一些着三不着四的话,听得她实在是觉得无比的闹心,烦的要死。

    尤其是听到他说,想要打折他的腿是自己的主意的时候,差点儿把她给气炸了。

    于是宋轻笑觉得,自己对他还是不要太温柔了,不然的话,他容易蹬鼻子上脸!

    韩潮坐在座椅上,揉着手臂,委屈得脸都皱在了一起,“笑笑,你干什么呀,这是要杀人灭口吗?我好冤枉啊,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刚消停了没两分钟,这货又开始要鬼哭狼嚎,宋轻笑直接一个白眼儿就翻了过去,指着他的鼻子吼道:“你给我闭嘴!再嚎信不信我找护士将你的嘴直接缝起来,让你不仅说不了话,连饭都吃不到!”

    闻言,韩潮“嗖”的一下子就闭上了嘴,还在嘴上做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表示自己绝对不会再说话了。

    宋轻笑见状,这才算是松了口气,揉了揉有些发疼的眉角,又把他给扯了起来,找到护士站,敲了敲门。

    进行了伤口包扎之后,又开了一些消炎化瘀的药,宋轻笑拿着收费单,告诉韩潮,“我去拿药,你在这里乖乖的等着我,听到没有?”

    韩潮点了点头,模样要多乖巧有多乖巧,就像是一只大金毛一样——只是没有说话,一个字都没说。

    刚才包扎的时候也是,明明看他都已经疼得皱起了眉头,额头上冷汗淋淋的样子,偏偏就是一声都没吭。

    看着他这幅模样,宋轻笑也是感到又好气又好笑,没好气的说了句,“行了,我也没有说让你什么都不许说,只要你别抽风,随便说话,我不管你。”

    说完,她转身走出了护士站。

    拿到了一小袋子的药,宋轻笑按照原路往回走,走着走着,她渐渐地停下了脚步,看着手里的药,陷入了沉思之中。

    刚才傅槿宴离开的时候,脸上也是挂了彩的,不知道他有没有及时去处理伤口,会不会也很疼?

    转念一想,他好歹曾经也是一个军人,这样的小伤对于他来说,应该不算什么吧,就算是没有去医院,自己回家也能处理好了。

    自己现在是在瞎担心什么呢?明明他们马上就要成为最熟悉的陌生人了,还想这些做什么。

    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容,宋轻笑深吸一口气,忽略了心中疼痛的感觉,快步向着护士站走去。

    将“伤患”韩潮领走,两人回到车上,离开了医院。

    一直等在一边的傅槿宴看到他们有说有笑的走出来,一起驱车离开,心脏狠狠地疼了一下。

    不经意的照了照后视镜,看到自己脸上的伤时,他才不由得苦笑一声。

    以前哪怕自己是被蚊子咬了一下,宋轻笑都要大呼小叫的心疼个半天,可是现在自己受了这么重的伤,她却无动于衷,将所有的关怀和贴心都给了另外一个男人。

    这种被抛弃的感觉,还真的是令人发狂。

    狠狠地捶了一下方向盘,傅槿宴咬紧了牙,脚踩着油门,车子像是离弦的箭一样射了出去。

    和宋轻笑他们离开的是相反的方向。

    宋轻笑将韩潮带回了家里,因为时间还早,出去玩的那三个人还没有回家,只有独守空房的元宝见到终于有人回来了,也不矜持了,也不高冷了,连滚带爬的冲了过来,顺着她的腿就爬了上去,搂着她的脖颈要抱抱。

    突然被元宝这么热情的对待,宋轻笑简直是受宠若惊,将它抱在怀里亲了又亲,笑眯眯的说:“哎呀,元宝小可爱,麻麻已经回来了,有人陪着你了哦。”

    看着一人一猫互动的有爱场景,韩潮心里像是长了草一样,痒痒的。

    p,怎么办,突然开始嫉妒一只猫了。

    劳资也想钻她的怀里去,劳资也想要亲亲抱抱举高高,劳资也想……啥都想啊!

    不过依着目前的情形来看,这一切还都只能是幻想。

    革命还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你先坐着休息会儿,我去烧水,你把药吃了。”

    说着,宋轻笑就抱着元宝进了厨房,不一会儿,端着一杯热水走了出来,放在了他面前的茶几上。

    “水还有些热,先放这里凉一凉,一会儿再吃。”

    她又将刚才拎回来的一袋子药都摆在桌子上,一样一样的指给他看,告诉他每个药的疗效,“这个是消炎的,每天吃两次,一次一片;这个是化瘀的,是外用的,每天三次,涂之前,记得清理一下表皮的卫生;还有这个,这个是……都记住了吗?”

    韩潮看着她,嘴角噙着浅浅的笑意,缓缓地摇了摇头。

    宋轻笑:“……”

    忍着气,她笑得十分僵硬的问道:“那你是哪个还没有记住的,告诉我,我再给你讲一遍。”

    “都没记住。”韩潮回答的十分坦然。

    “你说啥?”宋轻笑以为自己听错了,掏了掏耳朵,不相信的又问了一遍,“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我都没记住。”韩潮依旧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样,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做作死。

    闻言,宋轻笑了然的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在桌子上不知道在翻找着什么东西。

    “笑笑,你找什么呢?”韩潮看着她翻翻找找,不解的问道,“用不用我帮你一起找?”

    “不用了,我已经找到了。”

    说话间,宋轻笑从抽屉里面掏出一把水果刀,“唰”的一下子抽了出来,刀身泛着清冷的光。

    她拿着刀,左晃晃,右晃晃,慢条斯理的问道:“刚才你说记没记住?不好意思,我可能是上了岁数,记性有些不太好了,麻烦你再说一遍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