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八章 你对我爱得如此深沉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后面的话她没说出来,但韩潮一下子就领悟了她的意思,顿时苦笑一声,“你以为我说伤员是开玩笑的?说实话,我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仅有的一点,刚刚也都拿来抱你了。”

    见宋轻笑愣愣的样子,韩潮双肩一耸,两手一摊,又化身无赖的说道:“所以咯,你现在可以对我为所欲为了,来吧,我绝对不反抗!”

    他就差没说出:来吧,使劲蹂躏我吧,我绝对不反抗!

    他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够附近几桌的人听见。

    于是在下一刻,宋轻笑听到周围不约而同的响起了一阵轻笑声,她的脸更红了,鸡蛋打在上面都可以熟了。

    从来没有哪一刻,她这么后悔自己听力太好,不该听的都听了个全。

    不敢去看周围人的表情,她怕身后有一个手机正对着自己拍,那就成送上门的新闻了。

    看着韩潮那副样子,嘴角破了,流了些血,两个眼睛都被打了个乌眼青,衣服也是皱皱巴巴,整个人看上去十分的狼狈,哪里还有往日里大明星的光鲜亮丽。

    想到他今天遭遇的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不然的话,以他的身份,谁敢打他,宋轻笑心中充满了愧疚的感觉,倒是将刚才心痛的感觉冲散了许多。

    “行了,别嘴贫了,我带你去医院包扎一下吧。”她说着,上前将他搀扶了起来。

    好不容易站稳了,宋轻笑直接喘着粗气,翻了一个白眼儿。

    明明看着身材也不胖,怎么这么沉!差点儿把她脆弱的小肩膀给压坏了。

    而韩潮,充分发挥出了一个“伤患”有利的地方,整个身子都靠在她身上,一边走得像是个上了岁数的老爷爷一样,一边还在不停的“哎呦哎呦”的叫个不停,不知道情况的,还以为他这是受了多重的伤一样。

    宋轻笑听他叫唤听得心烦意乱的,皱着眉头,十分的不耐烦,“你能不能别叫了?人家受了伤,早就疼的说不出来话了,偏偏就你,受了伤嘴也不闲着,你是唐僧吗?”

    “这你就不懂了,那些受了非常严重伤势的人,早就昏迷了,就算是疼,也喊不出来了,顶多是呻吟两声,可是我这不一样啊,虽然我受伤也重,但是架不住我意志坚定,就算是疼的要疯了,也依旧坚挺着清醒着,但是因为意志还在,所以自然要想办法将这种疼痛感释放出去,所以……你懂得。”

    说着,韩潮还对她抛了一个媚眼儿,嘴角的笑容怎么看怎么觉得贱兮兮的。

    “我懂个屁!”

    宋轻笑用一个白眼儿表示了自己对他的嫌弃,但是搀扶着他的手始终都紧紧的,没有松开。

    他是因为自己受的伤——这个她一直铭记在心。

    不过好在出了门没几步就是停车场,车子就停在那里,不然的话,让宋轻笑一直扛着这么一个庞然大物,那她宁愿选择狗带。

    费劲巴力的将韩潮塞进副驾驶位,宋轻笑觉得,自己有一种渡劫成功的感觉。

    ——如释重负啊有木有!

    “韩潮,我上辈子一定是欠了你的!”

    气呼呼的扔下一句话,宋轻笑转身走到驾驶位。

    韩潮听了这句话,嘴角咧开一个明显的笑容。

    没错,你上辈子就是欠了我的,所以这辈子才要用你整个人来偿还,我不介意等了多长时间,只要能等到你,就算是我已经白发苍苍,也在所不惜。

    两人一边开车,一边还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所以没有注意到,距离自己身后不远的地方,始终都有一辆车跟着,车上面坐着的是——傅槿宴。

    今天的阳光不错,很明媚,但是不刺眼,照耀在身上,都是柔柔的感觉。

    可就算是这样温柔的阳光,透过玻璃照亮傅槿宴的脸的时候,他脸上的冷冽和阴沉,却显得更加的深刻。

    他从餐厅出来之后,并没有立即离开。

    他的心中还抱有幻想,希望刚才都是假的。

    宋轻笑之所以会帮着韩潮,也是因为他于她而言,是外人,自己才是她的亲人,亲人之间,任何的麻烦都可以轻易地解决,但是外人比较麻烦。

    所以她刚才的举动,不是为了保护韩潮,而是为了维护自己。

    如此想着,傅槿宴的心情渐渐地好了一些,心头上的冰霜也在渐渐地融化。

    直到他看见那两个相扶相携走出来的人,刚刚好不容易自我催眠忍下去的怒火,再一次汹涌出来,而且更加的凶猛,几乎要将他的理智全都淹没。

    为什么?

    为什么要和他那么亲密?

    他受伤了,难道不可以叫救护车吗?为什么一定要亲自扶着他,还让他的手搭在你的肩上。

    笑笑,你当真已经对他产生了感情吗?那你当初和我说的,跟我保证的那一切,都是假的?

    不,我不相信!

    近乎要崩溃得失去理智的傅槿宴跟在他们的车子后面,看着他们一路上欢声笑语,看着他们去了医院,看着宋轻笑再一次体贴入微的将韩潮扶了进去,从傅槿宴的角度看来,就像是两个人紧紧的拥抱在一起一样。

    手握成拳,慢慢的用力,手背上的青筋一根一根的爆起来,指骨间发出“嘎嘣嘎嘣”的清脆的声音。

    傅槿宴觉得,这个声音,就像是他的心碎了的声音一样。

    真疼。

    笑笑你呢,你的心,是不是像我一样,也很疼?

    “韩潮,我觉得你是不是骗了我?”宋轻笑一边费劲巴力的扶着他,一边抱怨,“他打的是你的脸和肚子,又不是把你的腿打折了,你为什么不能自己走!还非要我扶着你,你丫的你知道你有多沉吗?”

    ——简直就像是扛着一头牛一样。

    韩潮闻言顿时瞪大了眼睛,像是两个亮闪闪的灯泡一样,闪烁着不一样的光芒,捂着嘴差点儿就要上演一场大呼小叫,“我的天哪,笑笑,你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呢,我都挨揍了,疼的要死要活的,你不心疼心疼我也就算了,可是你居然盼着傅槿宴把我的腿打折了,你居心何在!”

    说着,还没等宋轻笑说话,他自己就不甘寂寞的接了下来,表情还异常的生动。

    “我知道了,是不是其实你已经爱惨了我,爱我爱到不舍得我离开你一分一秒?所以想要打断我的腿,让我走不了,这样你就能一直陪在我的身边了,还能贴身照顾我。不得不说,笑笑,你这个想法真的是很危险啊,但是没关系,我喜欢,毕竟这是你爱我的另一种表现方式嘛,你对我爱得如此深沉,我怎么忍心拒绝你……哎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