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七章 要发疯请出去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来,笑笑,坐!”韩潮亲昵的朝她招招手,开心的交代着,“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暂时是情侣了,所以一举一动,甚至一颦一笑都要符合情侣该有的样子哦,不然会露馅的。”

    看着宋轻笑的样子,韩潮轻笑一声,补充道:“别这么不情愿啦,你的演技我一向是很佩服的,你要是进了演艺圈,哪里还有我什么位置!所以,为了你心中的目标,充分发挥出你的演技,让那个人铩羽而归。成败就在此一举咯?”

    要是这次没有让傅槿宴知难而退,甚至她还露出以往眷恋的样子,那他恐怕不会甘心的,后面还会陆续来纠缠。

    这不是韩潮想看到的局面,他求的就是一击即败,压倒性的取得胜利。

    “好吧,我大概能猜到你想做什么,毕竟,可用的也就那么几招。”宋轻笑洒然一笑,顿时抛开心中的顾虑焦躁和悲伤,全身心的投入当下,优雅的坐了下去。

    韩潮招手叫来侍应生,点了红酒和牛排,又亲自为宋轻笑和自己倒了红酒,举起酒杯,笑意温柔中带着显而易见的缠绵缱绻。

    “为了我们这次的计划,干杯!”

    “heers!”

    宋轻笑的纤纤玉手端起酒杯,在灯光下,人美如玉,白皙的手也透着一丝暗红的诱惑,似乎在引诱人去抚摸。

    浅浅的喝了一口红酒,宋轻笑便一边斯文的切着牛排,一边跟韩潮轻松的聊着天。

    画面看上去不要太美好,活脱脱一副情侣约会的样子。

    傅槿宴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番场景,自己心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言笑晏晏的约会,笑容甚至比跟自己在一起时还灿烂,顿时心如刀绞,痛得快无法呼吸了。

    笑笑,你当真这么狠?这么绝情?当真要抛弃我跟别人在一起?

    他到底有什么好?

    不,他不信,这一定是假的!

    傅槿宴眼神一沉,浑身的气场不复刚来时的期待与轻松,变得狠厉、冰冷、怀疑和暴戾。

    他冷着一张脸,大步向这两人走去。

    “笑笑……”他以为自己会恶狠狠的吼出来,没想到,这两个字在他舌尖打了一个滚,最终温柔中带着一丝无奈的说道。

    宋轻笑刷的一下回过头,很好的掩饰住了内心的真实情感,淡淡的问道:“你来做什么?是嫌上次弄得我不够痛,要再来一次吗?”

    没想到她一开口不是问自己旅途是否疲惫,最近身体是否健康,出口就是带刺的话,傅槿宴的心痛得都快麻木了。

    “你当真要跟别人在一起吗?”

    “傅先生,这话你就说错了。”韩潮站起身,走到宋轻笑身边,将她珍惜的搂在怀里,“你们现在已经没关系了,现在男未婚女未嫁,笑笑和谁约会,和谁在一起,跟你又有什么关系?你是不是管得太宽了?”

    傅槿宴狠狠的一转头,冰冷的看着他,二话不说,一拳头就挥了过去。

    “傅槿宴,你干什么!”

    宋轻笑吓得立马站起身,旁边的两个男人已经打得不可开交了,她急得额头都冒出了冷汗,一张小脸煞白。

    “停下,傅槿宴,你给我停下,要发疯请出去发,不要在这里打人。”

    服务员被这一幕场景吓坏了,都傻愣愣的站在一边,不敢上前拉开他们——那个叫傅槿宴的男人太可怕了,出手快很准,以他们这点武力值,上去就只有挨揍的份。

    其他用餐的情侣也纷纷停下手里的动作,惊愕的望着这一幕。

    毕竟,两个大帅哥打架,旁边还站着一个女人,原因是什么猜都不用猜了,还不都是感情上的事。

    见两人纠缠在一起,韩潮逐渐落了下风,虽然傅槿宴脸上身上也挨了几拳,但韩潮身上的伤更多,宋轻笑干脆不再旁边干嚎,直接冲了进去,站在韩潮的面前,丝毫不畏惧的迎接着面前的狂风暴雨。

    见傅槿宴的拳头就要落到宋轻笑的脸上,韩潮惊恐的大喝一声,“笑笑,让开。”

    他的心已经提到嗓子眼了,这一拳下来,以宋轻笑那个小身板,绝对承受不住,甚至当场昏迷都是有可能的。

    这一念快速闪过,一切都只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就在傅槿宴的拳头离宋轻笑的脸只有几厘米的时候,就在拳头携带者的风拂过她脸颊的时候,拳头突然堪堪停住了。

    宋轻笑看见傅槿宴脸上的表情,像是绝望,又像是什么都没有,他就那样淡淡的放下了拳头,然后二话不说,转头就走。

    “傅槿宴,你……”

    她话音未落,便听到傅槿宴头也不回的冷淡的说:“离婚协议的事,如你所愿。”

    事情终于达成,宋轻笑的心里终于落下了大石,莫名的轻松,那些绑缚着她的东西似乎都随着这句话消散在风里。

    然而,随之而来的,是深入骨髓的寂寞……以及疼痛。

    她从来没有这么深刻的体验过这种疼痛,就像是被人用尖锐的刀子,一刀一刀的往肉里割,刀刀扎心,血流不止。

    傅槿宴,我们终于还是成了陌路,天涯路远,从此保重。

    “嘶……”身后传来的声音唤回了宋轻笑的注意力,她立刻紧张的回过头,一脸关切的看着韩潮,“韩潮,你没事吧?伤到哪里了?”

    韩潮咧开嘴一笑,鼻青脸肿的样子仍旧掩饰不住他脸上的笑,他没说话,一把就将宋轻笑搂进了怀里。

    “你干嘛,放开我!”宋轻笑的脸立刻羞得像是天边的红霞,同时又伴随着一阵恼怒,“这里还有这么多人,按照我们的关系,这样做不合适。”

    韩潮不管不顾的箍紧了手,像个小孩子终于得到自己心爱的玩具一样,不肯撒手,他闷闷的说道:“我不管,我现在是伤员,而且还是工伤,我有义务要求得到心灵的抚慰。”

    十足十的无赖样子。

    “工伤”、“心灵的抚慰”这些字眼雷到了宋轻笑,她额头的太阳穴欢快的跳了跳,差点没忍住一巴掌将韩潮拍成重伤。

    “抚慰也不是这样抚慰的,再不放手,信不信我抽你丫的。”宋轻笑恼羞成怒的推了推他,没想到,这一下还真让自己给推开了。

    看着毫无形象摔倒在地的韩潮,宋轻笑一阵愕然,“……你怎么?”这么的脆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