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五章 晚上那么累,很消耗体能的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合着事情闹得这么大,你居然还什么都不知道,你脑子里面装的都是浆糊吗?”

    一口郁气憋在胸口,吐不出来,咽不下去,宋清蓝觉得太憋屈了。

    “昨天晚上的时候,韩潮发了一个微博,上面照片上的人,我一眼就看出来是你了,你们两个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又闹到一起去了?”

    闻言,宋轻笑顿时就惊住了,也不管她在电话里的声声质问,拿过平板打开微博看了看,顿时神情纠结。

    耳边还时不时地传来宋清蓝训斥的声音,她抿了抿唇,强装淡定,“姐,我和傅槿宴马上就要离婚了。”

    宋清蓝的声音戈然而止,半晌之后,才听到她有些沙哑的声音响起,“为什么?”

    “事情有些复杂,事关我们的,很抱歉不能告诉你,但是你只要知道,我马上就要和傅槿宴没关系了,所以我之后再和谁有什么牵扯,你也不必这么激动。”

    “不想让我激动,你他妈的倒是给我说个明白啊!”

    宋清蓝难得的爆了出口,显然是被她气得口不择言了,“原来不是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要离婚了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他欺负你了?要是这样,你告诉我,我去给你出气,但离婚是大事,你可千万不要意气用事!”

    “姐,我没有冲动,我已经想了很久了,这是最好的办法了,只有这样,我以后才不会一直活在痛苦之中,”宋轻笑的眼眸中隐隐含着泪水,“这件事情我真的不想说,你就当我是任性了吧,求求你不要再问了。”

    闻言,宋清蓝更是愤怒,扯着嗓子喊:“当你是任性?宋轻笑,你还真以为你是十六七岁的时候吗,出了什么事,都凭着自己开心来,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你也不是小孩子了,能不能不要让我们一天到晚的为你担惊受怕。”

    “我没有找你们管我,我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好的,不需要你们费心。”擦了擦脸颊上的泪水,宋轻笑强装着淡定的说,“好了,姐,我还有事,先不和你聊了,以后有机会再说吧,我先挂了。”

    “哎,我还没说完呢,你……”

    挂断手机,所有的喧嚣在一瞬间消失,周围安静得听不到其他声音。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边突然响起了一个胆怯的童声:“麻麻……”

    听到声音,宋轻笑连忙扭过头去,就看到傅孟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正跪坐在她的面前,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

    “辰辰,是不是妈妈打电话吵到你了,对不起哦。”宋轻笑强颜欢笑的摸了摸他的头,面带歉意。

    “麻麻,你真的要和粑粑离婚吗?”傅孟辰小声问了出来。

    闻言,宋轻笑一下子就愣住了,咬了咬唇,对着他轻轻地笑了笑,“辰辰,大人之间有的时候会产生一些矛盾,若是矛盾解决了,还能继续在一起生活,若矛盾无法解决,那就只能分开,否则的话,对彼此都是一种伤害。麻麻这么说,你能明白吗?”

    傅孟辰迟疑的点了点头,“你的意思是说,你和粑粑有了矛盾,解决不了,所以才要分开,是吗?”

    “对。”宋轻笑点了点头,眼中含泪,“所以麻麻也是没有办法,才会选择和他离婚的。”

    看着她眼中的泪,傅孟辰连忙站了起来,抱着她,小脑袋靠在她的肩上,奶声奶气的哄她,“麻麻不哭,不哭,以后还有辰辰陪着你呢,不会让你难过的。”

    宋轻笑搂着他小小的身子,终于还是没有忍住,哭了出来。

    哭了一会儿之后,心情有所缓解,她才缓缓的放开傅孟辰,轻轻地笑了笑,柔声的说着:“辰辰,麻麻以后只有你了,你放心,麻麻会让你生活得更好的。”

    傅孟辰用力点了点头,拿过纸巾帮她擦掉眼泪。

    母子两个走出房间的时候,顾晓依和也正从房间里面走出来,四个人刚巧打了一个照面。

    看着宋轻笑红肿的眼睛,顾晓依咬了咬唇,却还是什么都没有问,故作轻松的笑着问道:“笑笑姐,早上我们吃什么啊,我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这就饿了?”宋轻笑瞪圆了眼睛,摆出一副惊讶的模样,“昨天吃的那些东西,难不成都吃到猪肚子里去了。”

    说起这个,顾晓依就觉得很不服气,梗着脖子反驳,“那是昨天晚上吃的,都过了这么久了,况且晚上那么累,很消耗体能的。”

    “累?我也没让你干活啊,你累什么?”宋轻笑挑了挑眉,一脸的揶揄。

    顾晓依这才惊觉,自己刚才一激动说错了话,顿时闹了一个大红脸,羞得恨不得在地上找个缝儿钻进去。

    然而羞着羞着,顾晓依反而淡定了——自己又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又没妨碍到他人,凭什么就要害羞啦?

    自己好歹也是一个留过学,接受过西方自由文化的人,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就害羞,这不是砸招牌嘛。

    最后,她十分光棍的回了一句,“反正我就是做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你想怎么着吧!”

    潜意识就是,不管你想怎么着,反正我是不动如山的。

    宋轻笑不吃她这一套,依旧十分有乐趣的说道:“我不想怎么着,只是我觉得自己的膝盖又中了一箭,你说怎么办吧,晓依?”

    顾晓依瞅着宋轻笑这副敲诈人的模样,淡定的说道:“你的膝盖中箭,只能说你的躲避技能没练好,怎么能怪别人呢,是吧?”

    反正她们两人之间,差不多已经完全没秘密了,这点羞羞的事,完全就不是个事。

    而且他们是法律承认的,国家都没说啥,这又有啥!

    作为一个已婚已育妇女,宋轻笑这害羞的行为,实在是叫她鄙视。

    “好吧,大清早的,不跟你聊这么上火的问题,毕竟友情诚可贵,生命价更高,若为单身故,二者皆可抛。”

    宋轻笑摇头晃脑的,随口吟了一句诗。

    顾晓依:“……”

    关于这随时卖弄文采的行为,她是十分鄙视的。